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1936隴南分裂的危機

張保平 · 2019-09-27 · 來源:烏有之鄉
收藏( 評論( 字體: / /
這段話清楚地證明了中共中央日后對張國燾畏敵如虎做出的批評結論是正確的;也清楚地表明了四方面軍高級干部中少數部分人對張國燾畏敵如虎的避戰態度是產生了共鳴的。即,四方面軍高級干部中少數部分人當時沒有克服張國燾錯誤路線的影響;否則,不可能出現落實和執行中共中央一系列指示電文精神的“岷州會議”決議被少數人粗暴推翻的結果。

     1、中共中央領導人關于占領寧夏的部署

    1936 年 9 月 14 日,中共中央領導人根據共產國際來電指示向朱德、張國燾、任弼時發出電文如下:

  • 中共中央領導人關于占領寧夏的部署致朱德、張國燾、任弼時電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1936 年 9 月 14 日)

朱、張、任三同志:

(甲)國際來電同意占領寧夏及甘肅西部,我軍占領寧夏地域后,即可給我們以幫助。

(乙)胡宗南部第一師及四十三師、七十八師、九十七師十號從長沙開動,先頭十八號 到咸陽,月底集中定西,其補充旅已由靜寧向定西開,其目的不外控制蘭州地區,妨礙甲乙兩軍打通蘇聯,使聯俄后蘇方接濟歸其壟斷,并于某種時機策應綏遠。

(丙)為堅決執行國際指示,準備在兩個月后占領寧夏,擬作如下部署:

⑴一方面軍主力九、十兩個月仍在海原、固原地區、十月底或十一月初開始從同心城預 旺之線攻取靈武、金積地區,以便十二月渡河占領寧夏北部,一方面軍之其余部隊保衛陜甘 北蘇區。

四方面軍以主力立即占領隆德、靜寧、會寧、通渭地區,控制西蘭大道,與一方面軍 在固原西部硝河城地區之部相當靠近,阻止胡宗南西進,并相機打擊之,十月底或十一月初 進取靖遠、中衛南部及寧安堡之線,以便十二月渡河奪取寧夏南部。

⑶二方面軍在陜甘邊積極活動,吸引胡宗南于咸陽、平涼之線以南地區,與四方面軍互相策應,并聯絡陜南游擊區。

⑷由陜北派出游擊支隊,經關中蘇區出至涇水以南活動,牽制胡宗南之側后。

(丁)以上部署主要是四方面軍控制西蘭大道,不便胡宗南切斷并不便妨礙爾后一、四 兩方面軍奪取寧夏之行動,當一、四兩方面軍奪取寧夏時,二方面軍仍在西蘭大道以南,包 括陜甘邊與甘南,擔負箝制敵軍之任務,至于占領甘肅西部,候寧夏占領取得國際幫助后, 再分兵略取之。在這一對于中國紅軍之發展與中國抗日戰爭之發動有決定意義的戰略行動 中,三個方面軍須用最大的努力與最密切的團結以赴之,并與甲軍取得密切之配合。

后略----------------------------------------------------------------------------------

育英、洛甫、恩來、博古、澤東

    電文中明確要求:四方面軍以主力立即占領隆德、靜寧、會寧、通渭地區,控制西蘭大道,與一方面軍在固原西部硝河城地區之部相當靠近,阻止胡宗南西進,并相機打擊之,電文中還對張國燾希望占領甘肅西部的建議作出回答為:至于占領甘肅西部,候寧夏占領取得國際幫助后, 再分兵略取之。——甘肅西部主要是黃河以西的武威、張掖、酒泉等甘、涼、肅三洲,顯然與西蘭大道上或大道兩側的隆德、靜寧、會寧、通渭地區相去甚遠。電文特別強調指出了一、二、四三個方面軍分別擔負的任務是對于中國紅軍之發展與中國抗日戰爭之發動有決定意義的戰略行動。并要求三個方面軍須用最大的努力與最密切的團結以赴之,并與甲軍(東北軍)取得密切之配合。

2、漳縣會議和徐向前的一份電報

    中共中央領導人9 月 14 日電文發出第二天,徐向前在漳縣前敵指揮所向朱德、張國燾、陳昌浩發出一份電文和建議如下:

  • 徐向前對作戰部署的意見致朱德、張國燾、陳昌浩電(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1936 年 9 月 15 日 19 時)

朱、張、陳:

A、據二十三年度甘省建設月刊載,永靖之蓮花渡有浮橋和渡船,各縣人口河州二十七

萬、靖遠六十一萬、古浪十三萬、民勤十三萬、永昌五萬五千、涼州二十萬。

B、 建議我軍出青馬敵后, 宜速集兵取或圍河州,搶蓮花渡,便爾后行動。敵騎宜活動

地區,我步兵不便游擊,應速擴展騎兵活動。(后略)

-----------------------------------------------------------------。

    應該注意的是:徐向前該電報發出時間9 月 15 日 19 時,正值中共中央西北局"岷州會議"召開前一天(1936年9月16日至18日),后面的分析可以看到該電報建議的內容與西北局"岷州會議"決議形成的內容背道而馳。其中河州是今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青馬指青海馬步芳、馬步青,青馬敵后指甘肅省西部靖遠、古浪、民勤、永昌、涼州等馬步芳、馬步青傳統統治區。這一區域正是西路軍后來渡黃河后首先擴大占領的區域,也是漳縣會議后、少數人粗暴推翻“岷州會議”決議,西退避戰行動所希望占領的區域。徐向前在其回憶錄中對該電報只字未提,后面的分析可以看出該電報的建議對日后“漳縣會議”形成錯誤之西退避戰行動以及推翻西北局"岷州會議"正確決議都產生了重大不良影響。徐向前建議四方面軍出兵搶永靖之蓮花渡,蓮花渡遠在距離西蘭大道上會寧縣西部200公里以上的位置,西蘭大道上隆德、靜寧和大道南側的通渭就離蓮花渡更遠了。這個建議的行動方向是與四方面軍以主力立即占領隆德、靜寧、會寧、通渭地區,控制西蘭大道”中共中央電文的要求相背離的。

    西北局"岷州會議"是為了落實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連續發出的一系列電報——“中共中央領導人關于占領寧夏的部署致朱德、張國燾、任弼時電 (1936 年 9 月 14 日)”、“毛澤東、周恩來、彭德懷關于紅四方面軍宜以主力控制隆靜會定大道致朱德、張國燾、任弼時電 (1936 年 9 月 15 日)”、“毛澤東、周恩來、彭德懷關于紅四方面軍速占隆靜大道致朱德、張國燾等電”(1936年 9 月 16 日)、“毛澤東、周恩來、彭德懷關于紅四方面軍主力務須進占界石鋪地段致朱德、張國燾電” (1936年9月17日12 時)的指示精神和要求而召開的。會議與會者多數經過與張國燾激烈地爭論后,1936 年 9 月 18 日 20 時,形成落實上述中央一系列電報指示精神和要求的"岷州會議"決議制定的“靜會戰役計劃”主要內容如下:

  • “朱德、張國燾、陳昌浩關于靜寧會寧戰役綱領致徐向前等電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1936 年 9 月 18 日 20 時)

 向、純: 

甲、決定靜寧、會寧戰役綱領如下:

 A、敵我情況另告。

 B、 四方面軍在胡敵未集中靜寧、會寧以前先機占領靜、 會及通定西大道,配合一方面 軍在運動戰中夾擊該大道上之胡敵與靜寧之騎七師,相機占領靜寧,爭取與一方面軍會合 為目的。

乙、部署:

 A、九軍、三十一軍為第一縱隊,由九軍首長孫(玉清)、陳(海松)指揮,以速擊靜寧方向之敵,相機占領靜寧為目的。九十三師二十二日前,集中通渭,先以兩團以上兵力占界石鋪,以小部向靜寧及以東游擊。九十一師以一團封鎖武山與隴西。八十九師同日撤收兩團集中武山附近,待命經通渭至界石鋪。九軍二十五、二十七兩師、軍直十九日由大草灘開通渭 約二十五、二十六日集界石鋪。海松所部,解舊城圍后約一日到界石鋪。

 B、五軍為二縱隊,二十四日大部集梅川,即經通渭、馬營向翟家所進,以策應一、三 縱隊為目的。 

C、四軍為三縱隊,獨師、十師解圍后二十三日由洮州經下城開渭源。該縱二十六日全集渭源。二十七日經內官營或定西、馬家河間向定西、會寧大學開進,以占領該路對定西警戒為目的。 D、三十軍為第四縱隊。待五軍通過鴛鴦鋪線即以一師移隴西東北面,約二十七、二十八日經馬營、向翟家所、太平店開進,以阻止毛部并相機增援一、二縱隊為目的。

 (后略)------------------------------------------------------------------

  上面“岷州會議”決議電文中第二縱隊由“梅川,即經通渭、馬營向翟家所進” —— 洮河邊的梅川鎮進到“西蘭大道”上的翟家所,需要從西面向東北方向開進約200公里左右。離“西蘭大道”最遠的第三縱隊由西面“洮州經下城開渭源”——經“內官營或定西、馬家河間向定西、會寧”到“西蘭大道”上的會寧,需要向東北方向開進約200公里左右。第四縱隊由隴西到馬營、翟家所、太平店開進,需要向東北方向開進約100公里左右。依據地圖測距分析知道:西北局“岷州會議”決議制定的各部隊具體行動部署都是由西面向東北方向的“西蘭大道”大范圍開進。最重要的開進部署是第一縱隊“九十三師二十二日前,集中通渭,先以兩團以上兵力占界石鋪,以小部向靜寧及以東游擊。”——界石鋪是“西蘭大道”上會寧到靜寧之間最東部的制高點,靜寧位于葫蘆河河東邊谷地最低位置,界石鋪位于葫蘆河河西距離靜寧約20公里相對的最高位置;界石鋪到靜寧之間約20公里長下坡地形上——屬于葫蘆河西面的華家嶺山脈東坡——可以設置多處居高臨下的防御陣地,依托十分有利的地形對西進之敵軍進行有效阻擊和打擊。以小部向靜寧及以東游擊。——靜寧以東到隆德約40公里上坡地形屬于葫蘆河東面的六盤山西坡,有多處可以對由隆德向靜寧行進處于下坡路段之敵軍進行側擊和尾擊的有利地形;隆德到“西蘭大道”上的華亭、隴縣又有很長的下坡路段,以營的規模向東游擊前出到隆德,可以提前發現華亭、隴縣沿“西蘭大道”西進的敵軍,隨時襲擊隆德、靜寧敵軍之間沿“西蘭大道”的后勤補給線,使處于谷地的靜寧之敵前后受敵、地形及形勢居于極其不利的態勢。總之,“靜會戰役計劃”要達到的目的就是“配合一方面軍在運動戰中夾擊該大道上之胡敵與靜寧之騎七師,相機占領靜寧,爭取與一方面軍會合為目的。”

 "岷州會議"決議中指明的行動方向是集中靜寧、會寧及爭取與一方面軍會合為目的,行動重點部署區域是通渭、界石鋪、翟家所、太平店等地。“集中通渭,先以兩團以上兵力占界石鋪,以小部向靜寧及以東游擊。”行動方向是東北面的界石鋪為中心點。徐向前電中“宜速集兵取或圍河州,搶蓮花渡“行動方向是西北面的青馬敵后。而永靖縣“蓮花渡口",是河州(今甘肅省臨夏)北路通往蘭州方向青馬敵后的必經之路。顯然,徐向前建議的行動方向和目的地與"岷州會議"決議制定的靜寧會寧戰役綱領內容背道而馳。

    特別需要指出的是:徐向前的建議是在接受到1936 年 9 月 13 日張國燾發給他與周純全的一份密電后提出的。密電全文如下:

  • 張國燾對紅四方面軍迅向西北進之大計方針指示致徐向前、 周純全電”(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1936 年 9 月 13日) (中國人民解放軍歷史資料叢書編審委員會主編《紅軍長征·文獻》中注為密譯) 

向、純(指人密譯): 

(甲)我們大計以快向西北進為宜(徐向前顯然是在接受密電該處指令后,按照指令意圖對青馬敵后進行了非常粗淺的調查——僅根據甘省建設月刊載。),同時在有利時機不放棄迎擊胡敵。 

(乙)二方面軍仍在照計出陜甘邊,牽制遲滯敵人壯大自己,一方面軍似有先頭向海源, 會靜行動模樣,恐根本仍照毛計。 

(丙)朱、張、陳我們目前一面加速準備,一面大動員打胡敵。四軍、三十軍、九十一 師仍原計行動,九軍全部抽了后,可位首陽、何家溝,相機以一部去襲擊通安與馬家河之敵, 并準備策應通渭方面九十三師。可以九團位榜羅、通渭、馬營各一營,葉、柴帶兩團及電臺, 即向會寧、靜寧大道、音家鎮或界石鋪突擊,截擊交通與解決資材。以隴西、川義、崗川、 雷陽鎮、蔡家鎮為主要活動地區,誘靜寧敵出來,夜襲與伏擊。但必多帶秘密機巧,運動自 如,萬不可與優勢及守城碉之敵硬拼。尤須加意學會巧打騎兵,力不太分散。

     月 15 日 19 時“徐向前對作戰部署的意見致朱德、張國燾、陳昌浩電”實際是在對青馬敵后情況初步調查基礎上接受張國燾“向西北進之大計方針”做出的具體建議。該建議明顯是與中革軍委“速占界石鋪”的指令相悖而行,徐向前在其日后回憶錄中對這些問題采用了避而不談的態度。

    再看“岷州會議”中關于:“配合一方面 軍在運動戰中夾擊該大道上之胡敵與靜寧之騎七師,相機占領靜寧,爭取與一方面軍會合為目的”。——其中一條具體實施的規定為:“九軍、三十一軍為第一縱隊,由九軍首長孫(玉清)、陳(海松)指揮,以速擊靜寧方 向之敵,相機占領靜寧為目的。”——其中速擊靜寧方向之敵,相機占領靜寧”必然要采取突然果斷地攻擊行動、堅決主動的戰術消滅胡敵與靜寧之騎七師。這就為張國燾極力避戰的想法所忌諱,與9月12日密電中:“誘靜寧敵出來,夜襲與伏擊。但必多帶秘密機巧,運動自 如,萬不可與優勢及守城碉之敵硬拼。——明確表示出不要急于直接去攻擊占領靜寧方向之敵的意思,與速擊靜寧方 向之敵”意愿不相容。而“岷州會議”中關于“取與一方面軍會合 為目的”的行動指令,更是令張國燾極不愿意接受并于“岷州會議”上極力反對的一個重大心病。

    徐向前在其回憶錄中對“岷州會議”結束以后的情況有這樣一段描述:“我們正忙著調動隊伍北進,張國燾匆忙趕來漳縣。進門就把周純全、李特、李先念等同志找來,說:我這個主席干不了啦,讓昌浩干吧!我們大吃一驚,莫名其妙。問了問情況,才知剛開完岷州會議。(注:9 月 18 日 20 時,張國燾尚未趕到漳縣時,徐向前就收到了上述“靜會戰役計劃”的電文,張國燾到達漳縣時,已經觀看過電文內容的徐向前、周純全、李特一定提前有了一個擁護或反對的態度,怎么會大吃一驚,莫名其妙呢?)會上陳昌浩和張國燾的意見不一致,陳昌浩得到與會多數人的支持,張國燾的意見被否決。分歧的焦點是:陳昌浩主張立即北上靜、會地區,會合一方面軍,與敵決戰。張國燾則認為,既然一方面軍主力不能南下,四方面軍獨力在西蘭通道地區作戰,十分不利,主張西渡黃河,進據古浪、紅城子一帶,伺機策應一方面軍渡河,奪取寧夏,實現冬季打通蘇聯的計劃。這是張國燾與陳昌浩共事以來,第一次發生尖銳爭論,加上他有個另立“中央”的包袱壓在身上,所以情緒很激動,還掉了淚。他說:“我是不行了,到陜北準備坐監獄,開除黨籍,四方面的事情,中央會交給陳昌浩搞的。”我覺得,陳昌浩在這個時候和“張主席”鬧得這么僵,似乎有點想“取而代之”的味道,也不合適。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勸了張國燾一通。關于軍事行動方針問題,我們說,可以繼續商量。”——多數人通過的“岷州會議”決議、少數人可以不執行而繼續商量嗎?若如此弄權,共產黨可以打得天下嗎?

    其中,“進據古浪、紅城子一帶”正是徐向前1936 年 9 月 15 日電文中建議的“出青馬敵后地區”,徐向前在其回憶錄中把這個責任全部轉交給了張國燾。實際情況是:張國燾在“岷州會議”前一天就知道了徐向前“出青馬敵后地區”的具體建議,而這一建議正中張國燾下懷,“岷州會議”后,張國燾甚至沒有告知朱德、陳昌浩、就連夜從三十里鋪趕去80公里以外的漳縣鹽井鎮,就是要去尋求徐向前、周純全、李特的支持,并且重點對李先念等軍級干部提前開展思想工作,達到抵制、推翻“岷州會議”決議及堅決不執行“與一方面軍會合并夾擊胡敵”的目的。

    再看徐向前回憶錄中這一段表述:“加上他有個另立“中央”的包袱壓在身上,所以情緒很激動,還掉了淚。他說:“我是不行了,到陜北準備坐監獄,開除黨籍,四方面的事情,中央會交給陳昌浩搞的。”——在漳縣會議還沒有召開前就與少數高級指揮員講這樣的話,不僅反映了張國燾個人當時懼怕會合后失去控制權利的緊張、急切心情,并且欲達到挑動、激起周純全、李特等一些人的隱憂和共鳴之效果;因這些人長期盲目、積極地追隨張國燾,在張國燾被迫取消偽中央后,他們在很大程度上與張國燾保持著極其類似的心理特征,這些話收到了張國燾非常想要的預期效果。

    徐向前回憶錄中的另一段描述反映了他本人在“漳縣會議”前后的真實心情和態度:“我仔細考慮了這個方案(“靜會戰役計劃”),認為主要問題是在西蘭通道地區與敵決戰,我們沾不到便宜。據情報說,胡宗南的第一師、第十八師十八日即可抵咸陽,第四十三、四十七兩師隨后跟進,再加上王均第三軍和毛炳文師及川軍的兵力,敵優我劣的態勢相當明顯。而戰場選在西蘭公路附近,敵人運輸方便,調兵迅速,我軍南北夾擊不成,反會遭到敵人的左右夾擊。同時,三個方面軍都向陜甘北集中,那里人口稀少,就糧困難,不便大部隊久駐,也是嚴重問題。因此,我向朱、張建議,以一部兵力速圍馬步芳的家鄉河洲,吸引馬敵,主力乘虛從永靖以南的蓮花渡過黃河,進據古浪、永登、紅城子一帶,與蘭州的東北軍配合,控制這一戰略樞紐地區,休整補充,為策應一方面軍西渡黃河,共取寧夏,打通蘇聯,創造有利條件。但是,我的建議沒有被接受。”(實際發生的歷史情況已經證明徐向前提出的與中共中央一系列指示要求相悖的西退避戰建議完全被張國燾、周純全、李特等一批人采納。)

    上面這段話明明白白地表示出徐向前當時與張國燾的想法是高度一致的,他也不贊成前面已經寫明的與中共中央一系列指示保持一致的“岷州會議”制定的關于靜寧會寧戰役綱領的決議——陳昌浩也極力主張的“立即北上靜、會地區,會合一方面軍,與敵決戰”這段話清楚地證明了中共中央日后對張國燾畏敵如虎做出的批評結論是正確的;也清楚地表明了四方面軍高級干部中少數部分人對張國燾畏敵如虎的避戰態度是產生了共鳴的。即,四方面軍高級干部中少數部分人當時沒有克服張國燾錯誤路線的影響;否則,不可能出現落實和執行中共中央一系列指示電文精神的“岷州會議”決議被少數人粗暴推翻的結果。上面這段話也明確地表示出徐向前當時支持張國燾反對“靜寧會寧戰役計劃”并與之唱反調的真實態度。“岷州會議”上陳昌浩和張國燾發生激烈沖突,陳昌浩得到西北局與會多數人的支持,張國燾畏敵避戰的意見被否決;說明與會者多數是擁護中共中央指示精神,贊成在“西蘭大道”夾擊敵人的“靜會戰役計劃”、反對畏敵避戰態度的。徐向前幾十年后的這一段表述,白紙黑字、明明白白也是擁護和贊成張國燾畏敵避戰態度的——發電文建議西退避戰在前、漳縣會議擁護西退避戰在后。

據時任西北局組織部長的傅鐘將軍1987年12月回憶文章《西北局的光榮使命》(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中對“漳縣會議”有這樣的敘述:"陳昌浩比我們早到一步,可能已經受到指責了,情緒不好,表示不想當方面軍政委。”“這次會上,前敵指揮部的同志談得較多,表示支持第二方案(這明確指出:前敵指揮部的徐向前、周純全、李特在“漳縣會議”上是支持張國燾的第二方案,反對“岷州會議”決議第一方案的,而且部隊已經行動,要張國燾收回成命是不可能的。”

    這里必須重點強調提出的是:隊已經行動”發生在漳縣會議”還沒有召開之前。即,張國燾在獲得前敵指揮部的徐向前、周純全、李特等少數人支持后,便公然指揮部隊做出了反對“岷州會議”西北局多數人決議的實際行動;在中共中央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采取否定對抗“岷州會議”決議的實際行動,反映出他們這個掌握權利的小團體對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一系列電文指示精神,有著強烈地非組織抵制和逆反情緒。1936 年 9 月 21 日 21 時(請注意:該時間“漳縣會議”尚未召開),張國燾給朱德的其中一份電報說明了這一歷史事實和本文這一觀點。電報全文如下:

  • “張國燾關于反對靜會戰役計劃令部隊停止待命致朱德電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

    朱總:

    向、純、李三同志均照,堅決反對靜會戰役計劃,自主即速采取第二方案。“漳縣會議”尚未召開,“岷州會議”決議制定的“靜會戰役計劃”就被支持張國燾的少數人利用手中掌握的權利粗暴推翻,并且制定了一個反其道而行之的第二方案。此處的向、純、李即徐向前、周純全、李特。

    乙、請你負責本夜令軍委縱隊電告停止待命。

    丙、五軍仍在該地,萬不可放棄岷城。(與“靜會戰役計劃”電文中:“五軍為二縱隊,二十四日大部集梅川,即經通渭、馬營向翟家所進,以策應一、三 縱隊為目的。”——相比較可知:原定五軍從岷州進至會寧與靜寧大道間的翟家所(現會寧縣翟家所鎮)行動部署被粗暴取消)

    丁、請你即來漳縣面商。(此句也明確了“漳縣會議”尚未召開)

    國燾     廿一號廿一時

    事實是:“漳縣會議”在1936 年 9 月 23 日 召開,張國燾提前兩天采用非組織、軍閥主義作風的手段,利用少數高級將領對他的盲目崇拜,對抗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一系列電文正確精神及“岷州會議”決議的正確作戰方針,其錯誤行為暴露無遺。電文明確采取“堅決反對靜會戰役計劃”的強烈逆反語氣和三、四個人制定的所謂第二方案行動部署,在此面臨強敵進攻的關鍵時候,明明白白是一種抵制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集中統一指揮,分裂紅軍的小團體山頭主義行為。盡管如此,為了保持與紅四方面軍廣大指戰員的團結與統一,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對四方面軍少數高級將領的危險、且錯誤行為,始終表示出同志式高度善意耐心地等待和忍讓。

    接到1936 年 9 月 21 日21時張國燾發來的電文后,朱德總司令需要立即發電報,向中共中央領導人及正在根據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命令,向兩當、鳳縣方向攻擊前進的紅二方面軍領導人通報如下:

  • 朱德關于少數人擬推翻西.北局決定之靜會戰役計劃原案致中共中央領導人等電(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

英、洛、毛、周、彭、賀、任、劉: 

(甲)西北局決議通過之靜會戰役計劃正在執行,現又發生少數同志不同意意見,擬根本推翻這一原案。 

(乙)現在將西北局同志集漳縣續行討論,結果再告。 

(丙)我是堅決遵守這一原案,如將此原案推翻,我不能負此責任身經百戰的總司令這一堅決態度不僅表明了維護“靜會戰役計劃”的決心,總司令的堅定決心也襯托出西北局多數與會者通過的“靜會戰役計劃”的正確性。闡明總司令不可能去維護少數人粗暴堅持的一個危險且錯誤計劃。

 朱德    九月二十二日       (這一時刻后中革軍委才得知四方面軍“靜會戰役計劃”發生變故

    1936 年 9 月 21 日 21 時在漳縣,張國燾發出“關于反對靜會戰役計劃令部隊停止待命致朱德電 ”同一時間,他又專門增發了另一阻止或延遲朱德總司令向中共中央領導人通報的電文如下:

  • 張國燾關于未經他簽字的電報一定不準發出致周子昆等電(《紅軍長征·文獻》(中國人民解放軍歷史資料叢書編審委員會)) 

子昆、潘同、廣化同志:

 所有朱[未]經我簽字的電報一定不準發出,請兄等絕對負責。 

國燾   廿一號廿一時 

    張國燾的這一惡劣行徑當時產生了什么樣的后續不良影響?1987年12月,傅鐘將軍在《西北局的光榮使命》一文中是這樣論述的:“不想電稿送到電臺,電臺拒絕發出,說:'張主席有指示,沒他簽名的電報一律不發。’幾次派人做工作,答復還是:'不能發,不能違抗張主席的指示。’又是一個嚴重情況,總司令被剝奪了發電報的權利,何以指揮部隊?看來人們對張國燾那套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手段,心有余悸,不敢稍有違反。總司令很著急,最后對我說:你是四方面軍的,又是西北局的組織部長,你出面吧,給他們講講組織原則。”這樣的情況就導致了1936 年 9 月 21 日21時、朱德總司令接到張國燾電文后、立即向中共中央領導人通報的電文被延遲了幾個小時發出。電文當時沒有被及時發出的實際情況請看傅鐘將軍在《西北局的光榮使命》一文中接續論述如下:這是我義不容辭的,我說話方便,人又熟,正想自己去做工作,朱總這一說,我立刻就去電臺。電臺同志也感到問題嚴重,也許有分歧,可能還爭論過。我進門時氣氛仍較緊張,個個面無笑容,直盯著我。為了緩和氣氛,我先說了幾句閑話,然后才轉入正題:“有人要推翻“岷州會議決議,總司令不同意,要向中央報告,也要召集人繼續討論,這是關系紅軍前途的大事,也是關系黨的原則的大事。總司令有命令應該執行。每一個共產黨員都要遵守黨的紀律和原則,維護黨的決議,下級服從上級。我現在代表西北局組織部問問大家,怎么辦?”沉默了一會,電臺負責人王子剛同志首先站起來表態:“給總司令發報。”電臺同志一致響應,我才松了口氣。發出三封電報,看了看表已是二十二日臨晨了(這也是前面總司令電報發出時間延遲標注在九月二十二日的原因)。朱總司令帶我們連夜出發,乘馬直奔漳縣。”讀者通過這一段論述,可以深刻感受到張國燾當年是采取怎樣的手段威嚇控制四方面軍電臺工作人員,達到隔斷朱德總司令與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之間正常而必要的通訊聯系。

     接到朱德9月22日電報后,在1936 年 9 月 24 日16時,毛澤東向彭德懷發出下列電報以應對“靜會戰役”出現突然變化的緊急情況。

  • 毛澤東關于張國燾動搖北上方針致彭德懷并告聶榮臻電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

    彭并告聶:

    甲、接朱電,國燾又動搖了北上方針,我們正設法挽救中(對外守密)。

    乙、為使胡敵不占去先機,請加派有力部隊南下,交一軍團指揮,增加界石堡[鋪]并分兵至隆、靜道游擊至要。

    毛        九月二十四日十六時 

    其中:“為使胡敵不占去先機,請加派有力部隊南下,交一軍團指揮,增加界石堡[鋪]并分兵至隆、靜道游擊至要。”——這一句所反映的既定戰役行動任務,早在1936 年 9 月 15 日 12 時,毛澤東給彭德懷的電文中已經下達。電文如下:

  •  毛澤東關于聶榮臻部應南下策應紅四方面軍致彭德懷電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1936 年 9 月 15 日 12 時)

    彭:

    甲、李毅(張學良)無被刺事,他應與南京保持統一,但應準備萬一時的防御陣地。

    乙、胡師補充旅進蘭州,不是去甘、涼、肅,胡宗南主力前進甚速,故令四方面軍速控制靜寧、會寧大道。

    丙、聶榮臻部應直下靜寧、隆德間策應,爾后應迫近固原、華亭線活動,使該線敵不敢 北進。

    比較上面兩個電文可知,靜寧、會寧大道上最重要的關鍵控制點、界石堡不得已改由紅一軍團加派有力部隊占領——由于向、純、李三同志均照,堅決反對靜會戰役計劃”,原來部署九十三師以兩團以上兵力占界石鋪的任務無法實現。他們一意孤行、鬧獨立山頭的強勢抵制行為,直接造成中革軍委指揮范圍內的四方面軍部隊被強行分離,中革軍委和“靜會戰役計劃”已經下達的行動指令被抵制拖延或無法及時執行到位,給了胡敵占去先機、先據靜寧、會寧大道的極好機會

    1936 年 9 月 15 日 12 時到1936 年 9 月 15 日 19 時,毛澤東給彭德懷的電文發出僅七個小時,徐向前就給張國燾發出了“建議我軍出青馬敵后, 宜速集兵取或圍河州,搶蓮花渡”的電文。徐向前電文當時反映出的內心想法和思考是與毛澤東及中革軍委的策劃截然不同、背道而馳的。讀者可以分析判斷出:張國燾、徐向前、周純全他們在“岷州會議”或“靜會戰役計劃”制定前,就存在不與一方面軍會合的隱秘愿望與約定,“岷州會議”決議是引發這一隱秘約定和想法的爆發點,之前僅僅是沒有公開表露出來。

    再進一步研究的實際情況是:1936 年 9 月 14 日,中共中央領導人致朱德、張國燾、任弼時的電文就明確下達了一、二、四方面軍的行動任務(1936 年 9 月 18 日西北局會議發布制定“靜會戰役計劃”的主要依據)。電文如下:

  • 中共中央領導人關于占領寧夏的部署致朱德、張國燾、任弼 時電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1936 年 9 月 14 日)

    朱、張、任三同志:

    (甲)國際來電同意占領寧夏及甘肅西部,我軍占領寧夏地域后,即可給我們以幫助。

    (乙)胡宗南部第一師及四十三師、七十八師、九十七師十號從長沙開動,先頭十八號 到咸陽,月底集中定西,其補充旅已由靜寧向定西開,其目的不外控制蘭州地區,妨礙甲乙 兩軍打通蘇聯,使聯俄后蘇方接濟歸其壟斷,并于某種時機策應綏遠。

    (丙)為堅決執行國際指示,準備在兩個月后占領寧夏,擬作如下部署:

    ⑴一方面軍主力九、十兩個月仍在海原、固原地區、十月底或十一月初開始從同心城預 旺之線攻取靈武、金積地區,以便十二月渡河占領寧夏北部,一方面軍之其余部隊保衛陜甘 北蘇區。

    四方面軍以主力立即占領隆德、靜寧、會寧、通渭地區,控制西蘭大道,與一方面軍 在固原西部硝河城地區之部相當靠近,阻止胡宗南西進,并相機打擊之,十月底或十一月初 進取靖遠、中衛南部及寧安堡之線,以便十二月渡河奪取寧夏南部。

    ⑶二方面軍在陜甘邊積極活動,吸引胡宗南于咸陽、平涼之線以南地區,與四方面軍互相策應,并聯絡陜南游擊區。

    ⑷由陜北派出游擊支隊,經關中蘇區出至涇水以南活動,牽制胡宗南之側后。

    (丁)以上部署主要是四方面軍控制西蘭大道,不便胡宗南切斷并不便妨礙爾后一、四 兩方面軍奪取寧夏之行動,當一、四兩方面軍奪取寧夏時,二方面軍仍在西蘭大道以南,包 括陜甘邊與甘南,擔負箝制敵軍之任務,至于占領甘肅西部,候寧夏占領取得國際幫助后, 再分兵略取之。在這一對于中國紅軍之發展與中國抗日戰爭之發動有決定意義的戰略行動 中,三個方面軍須用最大的努力與最密切的團結以赴之,并與甲軍取得密切之配合。

    略----------------------------------------------------------------------------------

    育英、洛甫、恩來、博古、澤東 

    1936 年 9 月 14 日,中共中央發出的這封電報,徐向前當時( 9 月 15 日)可能沒有看到,因為有一天之隔;但是,當張國燾連夜趕到漳縣后,他不可能不知道這封電報的內容,也不可能不知道這是中共中央為堅決執行共產國際指示做出的重要決策;而在9 月 23 日“漳縣會議”之前,他與周純全就明確地采取了堅決支持張國燾反對“靜會戰役計劃”的態度。幾十年前的這些重要問題,徐向前回憶錄沒有做出任何反思或給出可信的解答。尤其是“漳縣會議”召開前,他們如何與張國燾取得一致,怎樣組織李先念等軍級以上干部,對陳昌浩進行所謂批評(如傅鐘所述),沒有一點回憶或透露。

    一、二方面軍按照上面電文規定的任務迅速采取行動后,為促使四方面軍按中共中央上面電文規定的任務及早采取行動,1936 年 9 月 15 日(“岷州會議”召開前一天),毛澤東、周恩來、彭德懷發出了下面催促四方面軍行動的電文。

  •  毛澤東、周恩來、彭德懷關于紅四方面軍宜以主力控制隆靜會定大道致朱德、張國燾、任弼時電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

 朱、張、任同志: 

甲、蔣桂妥協。李宗仁為綏靖主任、五路軍總司令。白崇禧調南京。胡宗南編入第七路軍,第一師、第七十八師十八日全部到咸陽,四十三、九十七兩師隨后開來,爾后配置于靜 寧、會寧、定西、蘭州線,配合川軍及毛、王等軍向山岷州壓迫。

 乙、一方面軍已向海原、固原出動,一軍團派第一師出靜寧、隆德大道,策應四方面軍。 

丙、四方面軍宜在五夭至七天內以主力出至隆德、靜寧、會寧、定西大道,控制以界 石鋪為中心之有力基點(界石鋪比通渭大),遲則有被隔斷之虞。渭水以南留小部隊活動。 以上建議請考慮。 

毛、周、彭 十五日

    顯然因為敵情緊急,胡宗南已經有兩個師十八日全部可以到達咸陽,催促行動電文特別強調了更加具體的要求:“四方面軍宜在五夭至七天內以主力出至隆德、靜寧、會寧、定西大道,控制以界石鋪為中心之有力基點(界石鋪比通渭大),遲則有被隔斷之虞。”

    值得讀者注意的是:接到中共中央1936 年 9 月 14 日電文后,在1936 年 9 月 15 日20時(當天收到徐向前“出青馬敵后”的建議),張國燾竟然還冒以朱德、陳昌浩的名義給徐向前、周純全發出了下列電文。

  • 朱德、張國燾、陳昌浩為全軍行動進行各項準備致徐向前、 周純全電(簡略)(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1936 年 9 月 15 日20時)

    向、純:

    為急速準備不久行動,請即用大力進行下列事項:

    一、軍事:⒈研究與實習對騎兵之攻防、行進與夜戰。⒉實習工兵造皮筏子、架橋、爆 破。⒊演習敵前與一般渡河⒋教育冬季行軍與作戰。⒌偽裝秘密。

    夜行軍、夜戰。研究 西北及甘、青、寧一帶地形、敵情與敵我戰術。

    (后略)----------------------------------------------------

由該電文第6項中內容“研究 西北及甘、青、寧一帶地形、敵情與敵我戰術。”這一句知道:盡管已經收到中共中央1936 年 9 月 14 日電文,張國燾還是要徐向前、周純全做好違背中共中央指示精神,向西北及青海一帶行動退卻避戰的準備。就在 9 月 15 日次日9 月 16 日召開的西北局會議("岷州會議")上,陳昌浩與張國燾發生了激烈爭論,朱德、陳昌浩及多數與會者都是反對向西北及甘、青、寧一帶退卻避戰行動的(并且制定了與中共中央及中革軍委指示精神保持一致的“靜會戰役計劃”);由此可知,陳昌浩和與會者多數不可能同意發出電文第六項內容,張國燾一定是在朱德、陳昌浩不知情情況下,私自以朱德、陳昌浩的名義給徐向前、周純全發出該電文。這么密集的與中共中央指示相悖的電文來往,為什么在當事人回憶錄中沒有任何實質性討論?還應該注意:張國燾發出的這一電文是在收到徐向前建議“出青馬敵后”電文僅一小時。

1936 年 9 月 16 日至9 月 18日西北局會議期間,不斷變化的緊急軍情促使毛 澤東、周恩來、彭德懷于9 月 16 日又發出第二封催促四方面軍行動的電報(岷州會議第一天)。

  • 毛 澤東、周恩來、彭德懷關于紅四方面軍速占隆靜大道致朱德、張國燾等電(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

朱、張、任、賀: 

(甲)胡宗南部隊大部已到西安,現陸續向西運。胡本人到西安。 

(乙)四方面軍宜迅速占領隆、靜大道,否則將被截堵斷。(電文指出和強調不及時行動會產生的嚴重后果)

毛、周、彭      九月十六日二十時 

在“岷州會議期間”,朱德、陳昌浩和與會者多數與張國燾對中共中央指示表示出截然不同的態度,張國燾的極力阻撓、不經張國燾同意簽字、其他人都無法在此時向中共中央發報說明會議情況。軍情的進一步變化促使毛澤東、周恩來、彭德懷于9 月 17 日(岷州會議第二天)又發出第三封催促四方面軍行動的電報。

  • 毛澤東、周恩來、彭德懷關于紅四方面軍主力務須進占界石鋪地段致朱德、張國燾電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

    朱、張同志:

    甲、胡宗南以進占界石堡為目的,現界石堡東之高家集僅有騎兵一連,已派小部游擊掩護胡宗南到界石堡,我第一師已到界石堡,現在靜、會北端之單家集一帶。四方面軍主力務須在三天內進占界石鋪及以西地段,否則胡軍乘汽車將在二三日內控制界石鋪。

    乙、我野戰軍昨日在固原北消滅騎六師主力,現令其向南進展策應你們,機不可失,千祈留意。

    毛、周、彭     九月十七日十二時 

    第三封催促電報強調了軍情緊急的一個時間窗口(九月二十日)。“胡軍乘汽車將在二三日內控制界石鋪”——反映出中革軍委上層的急迫心情,也發出了措辭相當嚴厲的要求:“四方面軍主力務須在三天內進占界石鋪及以西地段” 

    毛、周、彭 九月十七日十二時電文發出后三個半小時,在十七日十五時半,毛澤東又給彭德懷、聶榮臻發出一封采取應急措施的電文,以備四方面軍行動遲緩造成意料之外的不測事件發生。

  • 毛澤東關于以紅一軍團一部先占界石鋪致彭德懷、聶榮臻電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

    彭并報聶:

    界石鋪既無敵,一師應以一個團附騎兵一部在明日確實占領之,并向東南游擊,以待四方面軍來接替。否則胡宗南先占該地大為不利。另派一部直達隆德、靜寧道上擾亂。

    毛         十七日十五時半

    該電文中:“界石鋪既無敵,一師應以一個團附騎兵一部在明日確實占領之,并向東南游擊,以待四方面軍來接替。否則胡宗南先占該地大為不利。”——反映毛澤東發出第三封催促電報后,對四方面軍行動遲緩仍存有極大擔憂。1936 年 9 月 19 日 18 時(張國燾已經連夜趕往漳縣),毛澤東及中共中央有關領導人收到并觀看了遵照中共中央指示行動的下面電文內容后,他們內心存在的上述焦慮和擔憂一度會有所平復。

  •  朱德、張國燾、陳昌浩關于紅四方面軍向定西、靜寧線開動會合紅一方面軍夾擊胡宗南部致張浩、毛澤東等電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

    林、毛、洛、周、博、彭、徐:

    決定四方面軍全部向定西、會寧、靜寧線活動,以會合一方面軍夾擊與迎擊胡部為目的,先頭師二十四、二十五日到界石鋪,大部月底到達。

    ㈡請大動員并選擇最快與適宜地點同你們會見,商決一切。

    ㈢二方面軍今可占兩當、徽縣,并組兩團之支隊即向鳳縣、寶雞進。

    ㈣收到此電后即復。

    朱、張、陳     十九日十八時            

    前面的分析已經知道,張國燾在十八日“岷州會議”結束后連夜趕往漳縣,十九日十八時這封電文一定是朱德和陳昌浩為落實“靜會戰役計劃”向中共中央發出。這時朱德、陳昌浩并不知道張國燾已經趕往漳縣,他們只是猜想,張國燾北進與中革軍委會合去了。1936 年 9 月 20 日 21 時,朱德關于北進會合致中革軍委電說明了本文分析的這一觀點。

  • 朱德關于北進會合致中革軍委電(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1936 年 9 月 20 日 21 時)

毛、周、彭:

甲、張于本日已北進,我明日率總部行動。

乙、每晚請通知敵情一次并切實聯絡。

丙、親譯密電悉,已釋疑慮,現迅速取得會合在會寧道上以便消滅胡敵。

丁、請大大動員擁護這一會合。

朱德率總部北進行動并與一方面軍會合的良好愿望,被隨后收到的“張國燾關于反對靜會戰役計劃令部隊停止待命致朱德電 ”而打破,毛澤東及中共中央有關領導人亦在接到“朱德關于少數人擬推翻西北局決定之靜會戰役計劃原案致中共中央領導人等電”后,他們的心情也會再度蒙上一層沉重陰影——四方面軍的少數高級將領在張國燾帶領下,又一次公開走上了與中共中央及中革軍委強勢對抗的道路。

1936 年 9 月 22 日 22 時(“岷州會議”決議發布第四天),在張國燾和少數高級指揮員操縱下發出的下面電文,進一步反映出形式繼續向極不利于三個方面軍會合、紅軍團結的方向發展。

  • 張國燾、徐向前、陳昌浩關于五軍任務致董振堂 、黃超等電 (簡略)(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1936 年 9 月 22 日 22 時)

    董、黃、羅、傅鐘、子昆:

    (甲)根據各方情況估計,在會寧地區與敵決戰,四面受敵,頗為不便。原率領與一 方面軍會合目的幾受到障礙,故從新決定,根據迅速轉移到寧夏和甘肅北部之戰略計劃, 迅速在循化附近渡河,先機占領永登、紅城子一帶地區,拒阻蘭州之敵北進,在靖遠、中衛地帶與一方面軍會合。(注:對比前面已經分析列出的徐向前回憶錄中提到的關鍵地名永登、紅城子一帶,可以看出徐向前提出的與中共中央一系列指示要求相悖的西退避戰建議完全被張國燾、周純全、李特等一批人采納,不是像他自己在回憶錄中所說的:“我的建議沒有被接受

    (乙)五軍即在原地圍岷州,四十五團在洮州,兩營即開到野狐橋、三十里鋪看護橋梁、 船支,分一連看守蓮花橋。紅大、保衛局即在原地進行工作,己到梅川、中寨集河左岸。軍委直屬各部即移到梅川、中寨集河左岸。(后略)

    ---------------------------------------------------------- 

電文中查“迅速在循化附近渡河”——循化縣遠在“西蘭大道”上之會寧、靜寧西部約三百多公里的青海省,永登縣更是遠在甘肅省蘭州市的西北面。在地圖上測量由會寧、靜寧到循化,再由循化到永登的大迂回西退避戰(第二方案)行動路線約為千里之遙。發布如此與中革軍委意圖相左而具體的命令,其內涵本質實際上就明確表示出這樣一個本意:張國燾和四方面軍的少數高級指揮員是不屑聽從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直接指揮的;盡管發布有“岷州會議”決議產生的“靜會戰役計劃”,他們少數人不滿意就可以不執行;并且公開發布欺騙不明真相全體四方面軍指戰員、另搞一套的計劃和第二方案。尤其值得讀者注意的是:該電文也是在“漳縣會議”沒有召開前就由少數人操縱發出的,該電文印證了一個事實——四方面軍極少數高級指揮員那時是極度地唯張國燾馬首是瞻,缺乏黨組織集體觀念。讀者還應該注意:電文落款中雖然有陳昌浩名字,但是,陳昌浩當時不可能同意 與靜會戰役計劃”相悖的該電文內容。

至此時間,通過前面的分析知道:四方面軍當時的最終行動決策權利掌握在張國燾、徐向前、陳昌浩、周純全、李特這些人手里,若徐向前、陳昌浩與朱德聯合擁護并按照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一系列指示及“岷州會議”發布的“靜會戰役計劃”要求行動,張國燾在極其孤立情況下,將不可能實現獨斷專行、置“岷州會議”決議如無物;但徐向前和周純全在漳縣會議前明確倒向了張國燾,西北局多數與會者通過的“岷州會議”決議所做出的“靜會戰役計劃”被迫無理強制終止。分析事情前后的發展進程與過程,徐向前和周純全這兩個人無論如何、都是張國燾當時與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進行非組織直接對抗行為的極為關鍵的人物。

多年以后,毛澤東主席在1938年10月14日六屆六中全會上指出:“鑒于張國燾嚴重地破壞紀律的行為,必須重申黨的紀律:個人服從組織;少數服從多數;下級服從上級;全黨服從中央。誰破壞了這些紀律,誰就破壞了黨的統一。經驗證明:有些破壞紀律的人,是由于他們不懂得什么是紀律;有些明知故犯的人,例如張國燾,則利用許多黨員的無知以售其奸。”

再看"漳縣會議"召開前,張國燾他們發出的這一句極其強硬的語氣:向、純、李三同志均照,堅決反對靜會戰役計劃,自主即速采取第二方案。——再結合他們不經中共中央允許、不遵守黨的紀律、強行采取一系列西退避戰行動的事實,毛澤東主席這一段論述無疑是對上述嚴重破壞黨的統一領導和黨的紀律之張國燾山頭主義路線及惡劣行為的精準結論。事過幾十年后,居然對他們嚴重破壞組織紀律的行為沒有什么令人信服的思考與反思。               

2、四方面軍西退避戰造成的不利形勢與二方面軍嚴重損失

張國燾等極少數人強烈抵制“靜會戰役計劃”,并采取非組織西退避戰的行動,其直接產生的一個巨大不良影響,就是造成一、二、四方面軍連為一體的戰線中部區域——通渭、武山、甘谷等控制區——出現巨大漏洞,一、二、四方面軍將被分割成互不銜接的三個部分——“西蘭大道”以北一方面軍、渭河以南二方面軍、撤離通渭地區西退避戰中的四方面軍。面對極少數人制造如此突然的變故,1936 年 9 月 25 日 14 時,毛澤東發給彭德懷的下面電文中,表示出對四方面軍少數人采取極端錯誤、公開對抗中革軍委統一戰略意圖的行為既無奈又無助的復雜心情。        

  • 毛澤東關于阻止胡宗南西進確保界石鋪致彭德懷并告聶榮 臻電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

    彭并告聶:

    四方面軍決心向西,從永靖渡河,謀占永登、涼州,其通渭部隊二十四日撤去。據云渡河后以一部向中衛策應一方面軍占寧夏。此事只好聽他自己做去。

    但目前阻止胡敵西進仍屬重要,十三團己否歸還第一師?如未,宜先派去加強之,界石鋪仍應確保于我手中,此外是否可用一軍團主力及八十一師占領固原、鎮原線,威脅平涼、 瓦亭,請酌復。

    二方面軍如何動作,我們正考慮與電商中。

    毛         二十五日十四時 

    電文中所說“從永靖渡河”即為從蓮花渡渡河,正是徐向前建議所提到的“永靖之蓮花渡有浮橋和渡船”,并建議“我軍出青馬敵后, 宜速集兵取或圍河州,搶蓮花渡,便爾后行動。”——該建議開始轉變成實際的西退避戰行動。“據云渡河后以一部向中衛策應一方面軍占寧夏。此事只好聽他自己做去”——中革軍委已經深深感到,今后不可能順利地對張國燾等極少數人進行直接指揮節制的無奈事實。讀者也可以體會到,中國革命內部在當時所面臨著一個要求獨立于中共中央之外極其危險地阻礙紅軍統一行動的分裂勢力。

    “其通渭部隊二十四日撤去。”——在軍事上主動放棄了被四方面軍有效孤立、從中間隔斷的、占據定西、隴西的敵毛炳文和占據天水之王均的最有利位置,給敵毛炳文和王均送達了一個非常直接而明確的利好信息——他們所面對的四方面軍現已無心戀戰,急于撤圍避戰而去。之前被分隔收縮兩地的敵毛炳文和王均一直感受到的強大軍事壓力頓時大大消減——截斷其糧道、軍需采購供應渠道、進行各種瓦解其心理的宣傳攻勢、襲擊其外出聯絡人員及車隊、佯攻消耗其現有物資和彈藥儲備等。西退避戰將會使敵方的求戰意念和信心大大增強,給了毛炳文、王均部敵軍快速補充消耗、占據有利地形和協同作戰的極好機會。另外“其通渭部隊二十四日撤去”,立即會使敵方感受到紅軍一定發生了相當程度地內部分裂,否則,怎么會將聯系一、二方面軍處于中間區域的通渭地區、如此重要的關鍵區域、不可思議地主動放棄呢?西退避戰撤離通渭的消息立即經毛炳文和王均電傳到蔣介石及胡宗南處,給蔣介石正在制定的“通渭會戰剿共計劃”制造和提供了極好條件。

    對于這一嚴重局面,“陳昌浩關于西路軍失敗的報告”中有這樣一段描述:“當時的情況,是敵人看透我們之無意抵抗,毛炳文部猛力追進,胡宗南部竭力向二方面軍截阻尾擊。以敵我力量與任務所在,必須而且可能集中四方面軍在會寧前或會寧附近予敵以打擊。這樣,不但五軍可以避免在華家嶺因掩護九軍所受之嚴重損失(損失人員千余、槍六百余支),三十一軍、四軍因急行收回所遭受之疲勞與驚人減員,以及爾后四軍、三十一軍在某地所受之損失等等,而且只有敵人在相當受到還擊之下,則一、二、四方面軍陣地,都可以免受當時之困難與壓迫,整個戰略計劃才有時機來從容布置與實現,而四方面軍主力亦不至撒手渡河。”

    陳昌浩這一段描述是實實在在地發生過的事情,對于不經中革軍委同意、沒有堅決對敵人進行必須的有力打擊、即斷然放棄四方面軍已經占據的關鍵區域及由此造成的損失,陳昌浩是心存內疚——雖然他是“岷州會議”決議的擁護者,他比當時那些強烈反對“岷州會議”決議、主張西退避戰的人責任相對要輕。那些強烈反對“岷州會議”決議、主張西退避戰的某些當事人在其回憶錄中卻沒有表示出任何通常應有的愧疚心情。陳昌浩所述:“以敵我力量與任務所在,必須而且可能集中四方面軍在會寧前或會寧附近予敵以打擊。”——實際就是指堅決執行“岷州會議”決議制定的“靜會戰役計劃”,在敵人主力、尤其是胡宗南部沒有與毛炳文、王均部集中到同一區域形成合力時,對毛炳文、王均先進行有效打擊,使胡宗南日后與他們無法形成有效增強的兵力與合力。更何況:毛、王部隊當時分散在渭河南北的隴西、定西、武山、甘谷、會寧、清水、秦安、莊浪、天水、西和、禮縣、成縣、康縣等廣大區域,極有利于我軍集中優勢兵力分別各個擊破消滅之。后面的分析可以看到這些有利條件和機會是如何被拖延、消磨喪失殆盡。

    毛澤東和中革軍委采取了哪些措施來應對這一及其嚴重的分裂危局呢?當時進至渭河南岸鳳縣、兩當、徽縣區域的二方面軍與中共中央或中革軍委聯系的電文仍不能相互直達對方,要經由張國燾操控的四方面軍電臺轉發到中革軍委和二方面軍,張國燾很容易從中拖延、操作作梗。當前面臨著西退避戰危局下,通過電報與二方面軍建立單獨直接通訊變得緊急而至關重要,以便二方面軍可以不經轉發及時獲得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之指令。彭德懷的下面電文反映了這一急迫問題。

  • 彭德懷關于與二方面軍建立單獨通訊關系致中央電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1936 年 9 月 25 日 23 時)

    毛、周、洛、博、王同志:(指譯)

    甲、國燾動搖北上方針,其主要原因對時局認識不清,怕胡宗南側擊,如果與我們會合了,他的政治、軍事領導破產。你們前次電告組織主席團指揮三個方面軍,張也(未)必愿 意,張請國際直接指揮,朱答也有些恐懼。

    乙、以中國代表團王明領導打電(報)給張國燾,三個方面軍會合的重要意義。

    丙、黨中央派得力同志,經過王以哲協助,掩護去二方面軍傳達中央路線,團結于國際與中央路線周圍,適當時機與我們靠攏,建立單獨通訊關系,此著很重要。

    丁、后略

    彭德懷提出盡快與二方面軍建立直接單獨通訊的方法和建議反映在:“中央派得力同志,經過王以哲(時任東北軍67軍軍長)協助,掩護去二方面軍傳達中央路線,團結于國際與中央路線周圍,適當時機與我們靠攏,建立單獨通訊關系,此著很重要。”——這段話揭示出這樣一個久已存在的事實:二、四方面軍會合后,張國燾一直把持與二方面軍聯系的電報密碼,拒不交給中共中央與中革軍委,阻撓二方面軍與中共中央或中革軍委發生直接電文通訊聯系,以便他從中進行對其個人有利的操控。關于用此極端低劣手段對二方面軍實行利于其非組織個人控制的情況,1960年11月9日,朱德總司令在“朱德談紅二方面軍北渡金沙江同紅四方面軍會合前后經過情況紀要”(中國工農紅軍第二方面軍戰史資料)中有這樣一段描述:此時期與二方面軍的關系。我有二局,組織二局主要做些情報工作,從搞情報中,同時也收到二方面軍的活動情況,沒有中央指示,與你們通報也是搞情報搞起來的,所以只告訴你們些情報。這時,因電報密碼由總部帶下來,被張國燾掌握了,二方面軍與中央失去了聯系。我們當時發什么電報都得經過他,不經過他不行,這是技術問題,我們只是從搞情報和了解敵人中,知道你們的一些行動。”——朱德總司令的這一段描述也充分反映了,張國燾其人控制隔斷中共中央與二方面軍直接電文聯系的一貫惡劣手法——從其擔任紅軍總政委時,將各軍團與中共中央直接聯系的電報密碼集中收繳始;這一惡劣手法在當前危險時局下,造成二方面軍不能直接與中共中央或中革軍委發生聯系,使中革軍委感到有立即解決的必要性和急迫性。讀者也會想到:張國燾與中共中央聯系的另一套電報密碼也沒有交給二方面軍,這樣才可以造成二方面軍不能與中共中央或中革軍委直達電文聯系;否則沒有必要、也不會有“黨中央派得力同志,經過王以哲協助,掩護去二方面軍傳達中央路線,團結于國際與中央路線周圍,適當時機與我們靠攏,建立單獨通訊關系,此著很重要。”這樣的一段電文論述。換言之:二方面軍與中共中央或中革軍委存在直達電文聯系,就用不著通過王以哲去進行不需要張國燾知道或由其介入的相關聯系事宜。讀者還可以想到:一方面軍與四方面軍會合,組成統一的指揮機構后,張國燾不交出密碼就不可能了,二方面軍與中共中央或中革軍委聯系就不需要經過他的轉發控制,這也是他們開始極力反對“靜會戰役計劃”的另一個非常重要的在川西延續下來的歷史原因。“如果與我們會合 了,他的政治、軍事領導破產。”——彭德懷上面這段電文說得很清楚,一旦與中共中央或一方面軍會合,組成了統一的軍事指揮機構,不僅張國燾對二方面軍以往的單獨電文控制不能延續,其對四方面軍的控制也不能由他和四方面軍少數人說了算;這也是他們采取西退避戰行動、不惜放棄渭河以北通渭、武山、甘谷地區和渭河以南西和、禮縣地區,不惜將這些地區的軍事控制權讓與敵對一方的一個重要原因。其這一嚴重錯誤是直接造成二方面軍處于四面受敵、孤立無援、陷于渭河以南危險境地的特別重要原因。其通渭部隊二十四日撤去。”時,一方面軍紅一師按中革軍委命令占據“西蘭大道”上界石鋪等地,二方面軍兵力分散在渭河以南成縣、徽縣、兩當、鳳縣、康縣地區,一、二方面軍最近距離之部隊達200公里以上,完全無法相互支援。敵方日后首先對兵力分散、缺失掩護、又不能及時收攏集中的二方面軍采取各個擊破攻擊,是造成二方面軍重大人員損失的極其重要原因。

    四方面軍突然撤離通渭地區,使我軍對渭河北部秦安、清水、莊浪、武山、甘谷等縣大面積失去控制和軍事影響力。1936 年 9 月 24 日后,四方面軍渭河以南部隊:“過渭之九十×師于二十四日開回,二十八號撤集西固洮河東岸。”(周子昆關于四方面軍由臨潭向樂都進致中革軍委電 )——直接造成二方面軍天水左側后翼、西和、禮縣、成縣、康縣側后翼失去策應掩護,處于四面受敵、孤立無援的危險形勢。

    為應對此形勢下急迫的危局,彭德懷給毛澤東發出下面電文,提出了他的建議與實施方案。

  •  彭德懷關于二方面軍渡渭河一軍團主力接迎四方面軍西進 致毛澤東電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1936 年 9 月 26 日 8 時半)

    毛:(親譯)

    甲、四方面軍既西進,二方面軍應乘胡敵未到平涼前,立刻北進渡渭河,經清水縣集中莊浪附近待機,適時通過隆德、靜寧間或會靜公路。

    乙、一軍團主力可出兩個師相機在瓦亭、靜寧線,接迎四方面軍西進。我一部出鎮原、 固原,不能阻止胡敵前進,并使六十軍守碉堡隊左右為難。 如何?望立復,以便部署。 

    電文中所提及的清水和莊浪縣是控制自古所具有之“關隴通道”(解放前舊稱“西秦大道”)——由西安至陜西隴縣、經隴縣固關、翻越關隴山脈(又稱關山)、到甘肅清水、秦安和天水之間——的關鍵位置。就在解放戰爭的1949年7月28日,我人民解放軍西北野戰軍對固守“關隴通道”東側、陜西隴縣固關之敵發起攻擊,消滅占據“關隴通道”內頑抗的國民黨青海敵軍馬繼援部后,追擊通過上百公里的“關隴通道”,隨后占領通道西側甘肅的清水和莊浪縣,繼而乘勝逼近并解放天水市后、向蘭州進軍。四方面軍西退避戰放棄通渭地區——即同時放棄距離通渭附近之清水和莊浪縣的軍事控制,失去了隨時進擊和堵截“關隴通道”西側的空間。1936年9月25日,胡宗南部第78師丁德隆部(見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附卷)在沒有受到任何阻礙情況下,避開我紅一師在“西蘭大道”上界石鋪、隆德、靜寧一線阻擊防線,乘機以三個團兵力(見后面電文)冒雨步行通過“關隴通道”,占據進入通道西側的清水縣——后續跟進三個團占據秦安;達到成功插入一、二方面軍中間區域通渭地區的戰役目的。二方面軍應乘胡敵未到平涼前,立刻北進渡渭河,經清水縣集中莊浪附近待機”——就是要再次先機占據并填補四方面軍放棄的該有利區域,并隨時對欲通過“關隴通道”之敵形成封鎖堵截,或適時通過隆德、靜寧間或會靜公路”與一方面軍會合接通聯系。其中經清水縣集中莊浪附近待機”——是因為莊浪位于葫蘆河上游有利的制高點位置,清水位于下游位置,可隨時對下游清水進行居高臨下的軍事行動。遺憾的是:彭德懷給毛澤東提出的建議與實施方案無法及時實現,原因是胡宗南丁德隆部已經搶先一步,充分利用四方面軍西退避戰、放棄控制堵截“關隴通道”西側的機會,迅速派遣三團人馬(后續趕來6團)繞行避開我一方面軍紅一師對“西蘭大道”上界石鋪、靜寧、隆德等地的封鎖,快速通過“關隴通道”、占據通道西側出口的清水縣城、成功實現與天水王均部的連接會合——同時也為后續通過“關隴通道”的胡宗南部守住通道西側出口。增強了敵方的兵力,形成了對一、二、四方面軍通渭地區實施中間突破,并直接隔斷一、二、方面軍的嚴重態勢。二方面軍“立刻北進渡渭河,經清水縣集中莊浪附近待機,適時通過隆德、靜寧間或會靜公路。”——這一渡渭河與一方面軍形成會合之建議計劃,已經突變出新的極其嚴峻局面,二方面軍將面臨著不可避免的更為嚴重的戰斗形勢和極大困難。

    1936 年 10 月 3 日 1 時,毛澤東、周恩來給二方面軍賀龍等發出的下面電文反映了這一突變的嚴峻局面。

  • 毛澤東、周恩來關于紅二方面軍宜乘胡敵尚未全部集中之時迅速轉移致賀龍等電 《紅軍長征·文獻》《毛澤東軍事文集》

    賀、任、關、劉:

    胡宗南第一師及七十八師,其三個團已到清水,余六團從扶風、歧山跟進。關麟征四團 向寶雞開,有配合王、川各部先向你們攻擊之勢。你們宜乘胡敵尚未全部集中之時迅速開始轉移為佳。轉移道路似宜走武山附近,并先以支隊附電臺從天水附近渡河,向胡敵前進,迫近胡敵,節節箝制,掩護主力轉移。如有可能、最好再用一支隊附電臺留在現地若干時,一面吸引敵人,一面候胡敵后續六團集中清水時,從清水以東渡河轉入華亭、隴縣一帶,在敵后活動。此兩支隊均以不少于一個師為適宜。仍望斟酌處理。

    毛、周         三號一時

    請看這一句電文:“你們宜乘胡敵尚未全部集中之時迅速開始轉移為佳。轉移道路似宜走武山附近,”    ——其中明確指出:“轉移道路似宜走武山附近”。因清水已經被通過“關隴通道”西側出口的胡宗南部三個團占據,主力部隊只有向西繞行于相對清水、天水較遠、較安全的武山縣附近渭河上游渡河。為阻止胡宗南占據清水的三個團和天水王均部向武山附近渭河正在渡河中的二方面軍主力部隊發動攻擊,必須先以支隊附電臺從天水附近渡河,向胡敵前進,迫近胡敵,節節箝制,掩護主力轉移。”——讀者應注意:清水、武山、甘谷及“關隴通道”西側區域原來均在四方面軍通渭部隊近距離控制之下,現因其西退避戰而遠離,導致二方面軍渡渭河完全失去掩護策應。敵方占據該區域后,必定要經過極其艱苦的戰斗和不可避免的重大人員傷亡,才能突破這一區域封鎖,達到與渭河以北一方面軍會合的目的。

    四方面軍西退避戰,使賀龍二方面軍所面對的嚴峻形勢,不僅僅是日后(1936年10月九日、10日)發生的轉移渡河問題,更嚴重的情況是:未等二方面軍北渡渭河,敵軍就向失去后方和側翼掩護的二方面軍發動了多路攻擊。1936 年 9 月 28 日辰時,賀龍給朱德、 張國燾、陳昌浩的下面電文可窺視其過程的嚴重性。

  • 賀龍等關于紅二方面軍在成縣地區戰斗及部隊狀況致朱德、 張國燾、陳昌浩電(簡略) 《紅軍長征·文獻》        讀者可以思考:該電文為什么不同時或直接發給中革軍委?

    朱、張、陳:

    (甲)二方面軍近[進]入現地區后,王敵以三十五旅及補充團克[共]三團,配合馬昆一 部由武都向成縣攻進。前、昨兩日與我三十二軍及四師一部在成縣西之大船壩、小川鎮線接 觸,本二十八日我們集中二、六軍各一部,擬于成縣以西擊滅該敵,爭取休整。

    (丙、丁略)---------------------------------------------------------------------------賀、任、關、劉             二十八日辰 

    敵人王均部由武都向成縣攻進,就是向二方面軍東進之后方及戰斗力相對較弱的后勤保障部隊發動攻擊——主力在九月十九日已經前出到兩當、徽縣,并組兩團之支隊向鳳縣、寶雞進。二方面軍的后方及后勤保障部隊原來由四方面軍占據西和、禮縣地區的部隊(九十一師、見后)給與策應掩護。四方面軍貿然撤離,使敵方獲得直接攻擊二方面軍后方及后勤保障部隊的極好機會。現在敵方有三團多數千人之眾到來,與兩當、鳳縣前方方向的敵人形成對二方面軍前后夾擊的攻擊形勢。“二十八日我們集中二、六軍各一部,擬于成縣以西擊滅該敵,爭取休整。”——二方面軍若能夠先消滅武都向成縣攻進的敵軍,就可以在短期內造成各個擊破來犯之敵的相對有利局面,同時達成保護和維持后方醫療及后勤保障部隊的安全。1936 年 10 月 1 日14 時 ,賀龍、任弼時發出的下面電文寫明了這一實施計劃未能達成的實際結果與原因情況。

  •  賀龍、任弼時等建議紅二方面軍北渡渭水致中央軍委及朱德、張國燾電 (中國工農紅軍第二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

    中央軍委和朱、張兩總:

    甲、我方面軍占領成、康、徽、兩四縣后,即以三十二軍及四師一部在小川子以西地帶, 擬消滅武成大道朱淮元一部,主力則分布于康縣擴紅籌資。及朱敵三個團及二[山]炮兩營集結攻成縣時,我們為便利休息補充時間起見,曾調集四師與六軍一部擬消滅該敵于成縣以西之拋沙。終因敵人唐淮源由天水增援,沈久成師先頭又達白水江,而朱敵得知我主力一部來到,又不急進,我則戰士體弱未復,對峙不利。敵[故]未加調兵力與敵決戰。只于二十七日 至二十九日戰斗,略給敵人以打擊,自動放棄了打成縣。

    乙、現在敵人已進到利害變換線下,我活動內幅狹小,地區貧苦,人口甚少,不利我擴紅、籌資糧與休整。我們建議在現地一星期后,我方面軍即出動,經天水、寶雞間北渡渭水至洋屯、清水、張家川、連[蓮]花鎮地域。這樣,一方面可策應一、四方面軍之會合, 同時我背靠一、四方面軍爭取休補,以便爾后估計西渡后好在敵之外翼活動。是否可行, 請示。

    賀、任、關、劉                 一日十四[時] 

    “終因敵人唐淮源由天水增援,沈久成師先頭又達白水江,而朱敵得知我主力一部來 到,又不急進,我則戰士體弱未復,對峙不利。敵[故]未加調兵力與敵決戰。只于二十七日 至二十九日戰斗,略給敵人以打擊,自動放棄了打成縣。“——電文中第一個意思是:有敵軍從天水方向增援加強武都向成縣攻進的朱淮元部,對成縣我軍形成了南北夾擊之勢。顯然,占據西和、禮縣及通渭地區的四方面軍部隊不撤離,敵人唐淮源(王均部第12師師長)是不敢從天水輕易離開來增援的,朱淮元部也是不敢貿然從武都向成縣攻進的;因為,西和、禮縣的四方面軍部隊(九十一師)處于側擊上述兩個方向來敵的有利位置,而通渭地區的四方面軍部隊也隨時可以向離缺了唐淮源十二師、兵力空虛的天水王均軍部發起攻擊。電文中第二個意思是:離成縣東南面50公里左右的白水江敵軍到來時,將對成縣我軍形成三面夾擊之危險局勢。”而朱敵得知我主力一部來到,又不急進“——說明已經不能在天水和白水江敵軍到來之前,消滅武都向成縣攻進的朱淮元部,因為朱淮元不急進,就不會進入預設的包圍圈陣地。被迫放棄成縣,是面對優勢之敵采取之避免僵持被動、避免受敵三面夾擊之嚴重危局、爭取主動的無奈之舉。可以看出:在上面分析的危險形勢中,四方面軍對二方面軍應該承擔的側翼及后方策應掩護責任全部放棄——皆因其占據西和、禮縣及通渭地區的部隊撤離所致。為避免受三面夾擊之危局,雖然主動放棄了成縣,多個方向匯集到成縣的敵軍已經在對孤立無援、無后方及側翼掩護的二方面軍逐漸形成合圍和尾擊之勢。對上面三個電文的分析可以看出:鑒于西退避戰給二方面軍側翼及后方造成的嚴重危機,在敵軍將一路尾隨二方面軍后方攻擊的情況下,二方面軍已經不可能繼續完成東進寶雞地區的戰略任務。中共中央十月三日電文指示,也明確表明了放棄這一戰略任務的態度。你們宜乘胡敵尚未全部集中之時迅速開始轉移為佳。轉移道路似宜走武山附近,并先以支隊附電臺從天水附近渡河,向胡敵前進,迫近胡敵,節節箝制,掩護主力轉移。——10 月 3 日 1 時這段電文明確二方面軍當前行動方向已經不是東面的鳳縣、寶雞,而是轉移到西面的武山附近北渡渭河。這一變化顯然是要突破將要面臨的敵重兵圍堵,發生這樣突然的重大形勢變化,原因就是四方面軍西退避戰造成二方面軍后方及側翼遭受多個方向強敵攻擊。

    對于二方面軍當時所面對的危險情況,在1961年6月5日,賀龍元帥講述“關于成、徽、兩、康戰役和三個方面軍會師”(中國工農紅軍第二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這一問題時,有下面一些極其深刻的回憶:

    出草地后,中央的電報指示(作戰計劃),他們(四方面軍)接到了,我們也接到了。這個戰役,我們是出關中壩子,不是漢中,對西安胡宗南有威脅。我們把四縣(成縣、徽縣、兩當、康縣)打下,張國燾卻不打,向西一跑,三個軍一過河,所有的敵人都加到我們的頭上,對付我們。湯祥峰叛變,四師上,沒有打贏,尹先炳被俘。張國燾整了我們一手,損失相當大。我們損失十七團。我們按照(統一的)戰役計劃動作,而一、四方面軍未動。四方面軍走了,我們才請示,十月四日向北走的。情況很緊急,我們過河也很倉促,在鹽關鎮六軍被側擊,晏福生負傷。我們行軍中受到敵人側擊,二軍團甩了個團,到海源又吃了點虧,我差點被炸彈炸死。敵人已圍攏來了。在東北軍作統一戰線工作的王克送信來。四師前衛收不攏來,我們走錯了路,在紅包子打了一仗。那時我們二軍團掉了二個連,部隊搞得稀爛,后勤都搞完了。“過渭河,狼狽極了,遭敵側擊,渭河上游下暴雨,我們徒涉,水越來越大,沖了點人去。張國燾違背中央軍委的指示,二方面軍幾乎遭到全軍覆沒。這是長征中最危險的一次。烏蒙山并不緊張,埋炮我都不準埋,到黔(西)、大(定)、畢(節)哪面都可以打,封鎖線我們一沖就破了。要說緊張,第一次是甘孜,張國燾要困死我們;二次就是成徽兩康戰役。我們原來估計四方面軍不會走的。那時,我們給中央發了電報,早(向北)走兩天就好了,不會這樣狼狽,六軍團也遭不到側擊。四方面軍一撤走,敵人就圍攏來了。急行軍,掉了幾千人。

    其中,湯祥峰是六軍團17師政委,戰斗中形勢極其嚴峻惡化的情況下,帶一部分人員投降東北軍何柱國部。湯祥峰在二方面軍長征經歷無數艱難困苦和戰斗歷程中沒有叛變,此次轉移行動中叛變投敵,可見四方面軍西退撤離,給二方面軍造成的極其不利局面有多嚴重。尹先炳是某連隊連長,被俘直到“西安事變”后被釋放返回延安。晏福生是六軍團16師政委(師長張輝不幸犧牲),在原西和縣鹽關鎮(現屬禮縣)被敵機炸斷手臂,獨自流落民間一月有余后返回通渭三十一軍蕭克部。張國燾整了我們一手,損失相當大。我們損失十七團。”——在康縣做后方擴紅籌資的二軍團六師17團,在毫無準備情況下被敵王均部突襲,無法與成縣方面的二方面軍主力會合,全部失去下落,師政治部主任劉型犧牲。“我們原來估計四方面軍不會走的。那時,我們給中央發了電報,早(向北)走兩天就好了,不會這樣狼狽,六軍團也遭不到側擊。”——未預料到四方面軍會不顧及兄弟部隊二方面軍的側后翼安全,甚至沒有想到兄弟部隊會斷然采取大規模令人漠然之撤離行動,當然就無法想到提前兩天或更早向北行動、脫離敵軍包圍的危險區域。接下來面對的嚴峻形勢就沒有預料到會出現如此不堪的情況:“三個軍(毛炳文、王均、胡宗南)一過河,所有的敵人都加到我們的頭上,對付我們。”——“過渭河,狼狽極了,遭敵側擊,渭河上游下暴雨,我們徒涉,水越來越大,沖了點人去。張國燾違背中央軍委的指示,二方面軍幾乎遭到全軍覆沒。這是長征中最危險的一次。”——“四方面軍一撤走,敵人就圍攏來了。急行軍,掉了幾千人。”——賀龍元帥的這段回憶實際是對張國燾為首的少數人隨意破壞“靜會戰役計劃”,錯誤地采取西退避戰行動,給二方面軍造成重大損失的控訴;也是對當年那些激烈戰斗中無畏犧牲傷亡的幾千英烈之追憶。幾千人嚴重損失,是西退避戰造成的極其嚴重惡果。

    3、四方面軍西退避戰的失敗與返回

    再看徐向前回憶錄中的這一段自我描述:我仔細考慮了這個方案,認為主要問題是在西蘭通道地區與敵決戰,我們沾不到便宜。據情報說,胡宗南的第一師、第十八師十八日即可抵咸陽,第四十三、四十七兩師隨后跟進,再加上王均第三軍和毛炳文師及川軍的兵力,敵優我劣的態勢相當明顯。而戰場選在西蘭公路附近,敵人運輸方便,調兵迅速,我軍南北夾擊不成,反會遭到敵人的左右夾擊。“——從這段話可以知道張國燾、徐向前、周純全他們反對“靜會戰役計劃”、采取西退避戰行動的真實想法。顯然,以徐向前以往在四方面軍的軍事才能表示出這樣一段與“岷州會議”決議內容完全不同的想法,張國燾、周純全、李特都將會深信不疑。這也是他們當時從局部和小團體利益出發,堅決反對“靜會戰役計劃”、西退避戰的思想基礎——盡管制定“岷州會議”決議的多數人中不乏身經百戰的總司令、陳昌浩、蕭克等,未能改變他們的想法。經過多次電報往來,中共中央領導人明確感知他們這種畏敵避戰的思想后,1936 年 9 月 26 日 12 時給他們發出下面的釋疑電文,希望他們能夠改變畏敵避戰的情緒和想法。

  • 中共中央領導人不同意四方面軍西進致朱德、張國燾電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紅軍長征·文獻》

    朱、張:

    確息:胡宗南部在咸陽未動,本月底其后續將到齊。四方面軍有充分把握控制隆、靜、會、 定大道,不會有嚴重戰斗。一方面軍可以主力南下策應,二方面軍亦可向北移動箝制之。背后糧食不成問題。若西進到甘西則將被限制于青海一角,爾后行動困難。

    英、洛、恩、博、稼、澤         廿六日十二時

    收到電文十個小時后的1936 年 9 月 26 日 22 時,在西退避戰的路途中,張國燾發出下列表示質疑的電文,進一步明確反映出他及少數高級將領畏敵避戰的情緒和想法。

  •  朱德、張國燾等為繼續西進致中共中央并二方面軍領導人電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    、《鞏固和發展陜甘蘇區的軍事斗爭⑴》(中國人民解放軍歷史資料叢書編審委員會)

    育、洛、澤、恩、博、稼并告賀、任、關、劉:

    ㈠胡宗南部入甘,不知兄等有何根據來估計在隆、靜、會、定道上不致有嚴重戰斗?㈡如四方面軍轉移到海源[原]和甘北赤區.敵是否能估計我軍以寧夏和甘西為戰略退 路?是否會設法阻礙? ㈢如四方面軍西渡,蘭州、涼州間約距五百六十里,敵決不可能限制我于青海[一]角。㈣現四方面軍已照西渡計劃行動,請注意敵有可能從固原、中寧間將一方面軍截為兩段,希妥為布置。 ㈤請參看二十時電,如兄等認為西渡計劃萬分不妥時,希即明令停止西渡并告今后方針。 時機急迫,萬祈監察(如西渡計劃仍應執行,則育英同志望于一月內在靖遠附近與我們會合)。

    朱、張、徐、陳      廿六日廿二時(雖然落款有朱德,朱德是不會同意電文內容的)

    “胡宗南部入甘,不知兄等有何根據來估計在隆、靜、會、定道上不致有嚴重戰斗?”——把張國燾這句電文與徐向前回憶錄中的下面表述對比我仔細考慮了這個方案,認為主要問題是在西蘭通道地區與敵決戰,我們沾不到便宜。”“再加上王均第三軍和毛炳文師及川軍的兵力,敵優我劣的態勢相當明顯。——讀者可以想到:徐向前把他的上述判斷告知張國燾,張國燾一定是相信徐向前的判斷,不會相信中共中央的判斷;因此才會有不知兄等有何根據來估計在隆、靜、會、定道上不致有嚴重戰斗?”這樣明確表示出畏敵避戰情緒的疑問。中共中央的判斷實際主要是出自毛澤東、彭德懷等身經百戰的軍事統帥和指揮員,張國燾和徐向前他們的判斷正確嗎?他們的判斷有什么問題呢?

    把前面電文中的這樣兩句話進行對比:“若西進到甘西則將被限制于青海一角,爾后行動困難。”“如四方面軍西渡,蘭州、涼州間約距五百六十里,敵決不可能限制我于青海[一]角。”——已經知道發生的事實是:四方面軍西退避戰遇大雪封山,無法按照發布的西退避戰指令實行,不得已召開“洮州會議”,張國燾欲退避青海的主張被包括徐向前在內的大多數高級將領否決。可見徐向前也是不想讓四方面軍退避到青海那樣極端不利于四方面軍發展的區域。徐向前提出的“ 建議我軍出青馬敵后, 宜速集兵取或圍河州,搶蓮花渡,便爾后行動。”這一實施計劃,在大雪封山這一無法回避的冷酷事實面前,遭到了徐向前本人都沒有預料到的行動失敗。中共中央善意的有正確預見和根據的事前警告被驗證。此過程為什么會產生這樣的結果呢?徐向前也是身經百戰的軍事指揮員,他的建議為什么沒有能夠順利實現呢?這個結果顯然不僅完全出乎張國燾意料之外,也完全出乎于贊成西退避戰的徐向前、周純全、李特的意料之外。這里要注意的問題是:徐向前在“洮州會議”上反對張國燾去青海的主張,不等于也反對他自己先前提議的“ 建議我軍出青馬敵后“。

    再回看徐向前發出電文建議中的這一段論述:“據二十三年度甘省建設月刊載,永靖之蓮花渡有浮橋和渡船,各縣人口河州二十七萬、靖遠六十一萬、古浪十三萬、民勤十三萬、永昌五萬五千、涼州二十萬。"——可以明確無誤地看出:徐向前僅僅根據“二十三年(一九三四年)度甘省建設月刊載”這樣單調粗淺的書面調查,沒有對氣候和其他不利因素做任何詳細調查,便提出“ 建議我軍出青馬敵后, 宜速集兵取或圍河州,搶蓮花渡,便爾后行動。”這樣一個重大的軍事行動;不能不讓人做出這樣的判斷:徐向前和張國燾等少數高級干部一開始就是不愿達成與一方面軍會合這一選項的,否則,怎么可能依據如此單調粗淺的調查就做出這么不負責任的建議和采取西退避戰的行動呢?尤其是對于徐向前這樣身經百戰的軍事指揮員,是不是顯得更有些輕浮或不可思議呢?一開始就極不情愿與一方面軍會合,盡管以后會合了,不情愿的心情也不會自然消失,因此,很快就會尋找或制造各種分開的理由和機會。文章后面的分析中可以看到這種情況。

    僅隔不到一天的1936 年 9 月 27日 18 時,毛澤東、 周恩來、彭德懷發出下面電文,再次對西退避戰行動給與了振聾發聵的嚴重警告與相關提醒。

  • 毛澤東、 周恩來、彭德懷關于中共中央明令紅四方面軍迅速北上致朱德、張國燾等電(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  

    朱、張、徐、陳:

    (甲)中央明令已下,請電令通渭部隊仍回占通渭,其余跟即北上。

    (乙)俟得復電,我二師即出莊浪、秦安,一師出瓦、隆、靜、界線策應。

    (丙)胡宗南之補充旅已由會寧退蘭州,會寧城僅留二個連,甚恐慌,有襲占該城可能。 胡之余部不敢走西蘭大道,向寶雞、天水進。我二方面軍足以箝制之。二師出莊浪后,胡 更不敢冒進。四方面軍現有充分時間進入隆、靜、會、定大道,敵無阻止可能。

    (丁)蘭、涼線雖有五六百里,但沿途人戶稀少,糧食不足,且中有大雪山。此為鄧發 親歷函告者。敵如先占要點,我將是絕大困難。

    (戊)請速決速復。

    毛、周、彭             九月二十七日十八時 

    請看電文中這段根據鄧發親歷者的誠心善意警示:“蘭、涼線雖有五六百里,但沿途人戶稀少,糧食不足,且中有大雪山。此為鄧發親歷函告者。敵如先占要點,我將是絕大困難。”——可謂是一語中的,依據鄧發過往的親臨實踐,恰如其分地指明了四方面軍西退避戰將不可避免地面臨大雪封山的困境。根據鄧發親歷者實踐做出的另一判斷:若西進到甘西則將被限制于青海一角,爾后行動困難。——這也是只靠粗淺書面調查做出輕率決定,撞南墻后必然得到之意料外的苦果。 胡之余部不敢走西蘭大道,向寶雞、天水進。”——這句話也確切實際地預測反映了胡宗南部將利用四方面軍西退避戰的機會,避開已經被紅一師先敵占據的“西蘭大道”(一師出瓦、隆、靜、界線策應),首先以三個團(后續六個團),迅速繞道通過陜西寶雞和甘肅天水之間的“關隴通道”西側,占據清水縣區域的事實。胡宗南之補充旅已由會寧退蘭州,會寧城僅留二個連,甚恐慌,有襲占該城可能。——已經占據重要城鎮會寧的胡宗南之補充旅,為什么會只留下兩個連薄弱兵力而退入蘭州呢?顯然,這是補充旅旅長鐘松在胡宗南授意下做出的行動——旅長鐘松是沒有膽量敢于直接違背胡宗南旨意,寧愿冒兩個連更容易被消滅而私自退出已經占據之會寧的;全部放棄會寧這樣重要的縣城,日后也將會受到來自國軍軍界更高層的指責。面臨一個旅被全殲的危險——甚恐慌,在將要面臨兩個方面軍強大軍事壓力下,只留下兩個連兵力裝裝固守的樣子,也是一種無奈而折中的軍事避險選擇。對這一句話分析所反映出的事實說明:而戰場選在西蘭公路附近,敵人運輸方便,調兵迅速,我軍南北夾擊不成,反會遭到敵人的左右夾擊。這一畏敵如虎的判斷實際是非常錯誤的。“西蘭大道”比“關隴通道”確實具有運輸方便,調兵迅速的明顯優點,但是,胡宗南懼怕受到“西蘭大道”北部一方面軍對其后勤運輸及主力部隊的側擊,仍然繞道選擇了重武器運輸和大部隊行動不便、不容易受到攻擊的“關隴通道”至清水縣——如上面電文所準確指出的胡之余部不敢走西蘭大道,向寶雞、天水進。”這一句正確的預測判斷。“二師出莊浪后,胡更不敢冒進。”四方面軍現有充分時間進入隆、靜、會、定大道,敵無阻止可能。”——該段話明確告知四方面軍的高級指揮員,我紅二師日后占據可側擊清水縣敵軍的莊浪縣關鍵區域后,即使胡宗南部三個團已經占據“關隴通道”西側的清水縣,也不敢在紅二師由莊浪縣威脅清水北部,胡宗南后續主力部隊還沒有全部通過“關隴通道”情況下,貿然放棄守衛“關隴通道”西側出口之清水陣地,主動向隆、靜、會、定大道發起攻擊行動。更為其忌憚的是:渭河以南的紅二方面軍隨時可以渡河配合紅二師的軍事行動。后來,正如陳昌浩所言的那樣:他們看透四方面軍避戰的心理,集中三個軍首先攻擊二方面軍西和、禮縣側翼、后方區域,達到首先解除渭河以南處于孤立處境紅二方面軍對天水和寶雞兩個方向的軍事威脅。

    西退避戰遇大雪封山,遭致未預料之失敗的情況下,在1936 年 9 月 27 日 20 時,依據“洮州會議”決議精神,發出了迅速糾正前期行動錯誤的一封電文如下:

  • 朱德、張國燾等為北上會合一方面軍致王宏坤、陳再道電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1936 年 9 月 27 日 20 時)

    宏坤、再道:

    (甲)西進計劃因今天受到地形、時間限制,決定仍向東進執行靜、會戰役計劃,向靜寧、定西大路進與一方面軍會合。

    (乙)如你們尚未變更原陣地時,仍固守原線;如已撤收時,宏坤部隊火速星夜開回渭源,再道仍火速開回去相機復原陣地。以后待命行動。

    朱、張、陳、徐 

    此電文實際是在黃河對岸大雪封山、無法實現少數人策劃之西退避戰行動的情況下,響應了兩個小時前中革軍委所發電文:“中央明令已下,請電令通渭部隊仍回占通渭,其余跟即北上。”的明確指令。電文中的這一句話:“西進計劃因今天受到地形、時間限制,決定仍向東進執行靜、會戰役計劃,向靜寧、定西大路進與一方面軍會合。”——明明白白是對徐向前之前對形勢所做下列錯誤判斷:我仔細考慮了這個方案,認為主要問題是在西蘭通道地區與敵決戰,我們沾不到便宜。據情報說,胡宗南的第一師、第十八師十八日即可抵咸陽,第四十三、四十七兩師隨后跟進,再加上王均第三軍和毛炳文師及川軍的兵力,敵優我劣的態勢相當明顯。而戰場選在西蘭公路附近,敵人運輸方便,調兵迅速,我軍南北夾擊不成,反會遭到敵人的左右夾擊。“的直接否定。也是對之前西退避戰或畏敵避戰錯誤行動的否定,不然,電文中就不會有決定仍向東進執行靜、會戰役計劃,向靜寧、定西大路進與一方面軍會合。”這樣一句與徐向前上述判斷完全不相容的論述。“洮州會議”不僅糾正了徐向前的這一錯誤想法,也糾正了張國燾及少數高級指揮員對抗中共中央西退避戰的行動錯誤。徐向前是否認識到這一點呢?在他的回憶錄中沒有明確的心悅誠服的論述。按照“洮州會議”決議精神擬訂:決定仍向東進執行靜、會戰役計劃,向靜寧、定西大路進與一方面軍會合。”——這樣一句話也是非常明確地對之前“向、純、李三同志均照,堅決反對靜會戰役計劃,自主即速采取第二方案。”的西退避戰方案之徹底否定。走了一段極大的彎路,又回到之前極端抗拒的“靜會戰役計劃”,不值得深刻反思嗎?極端害怕與一方面軍會合的張國燾他們此時對于東返顯然也是非常的無奈。

    1936 年 9 月 28 日 16 時,朱德等發給毛、周、彭和賀、任、關、劉的下面電文進一步宣布了少數人策劃之西退避戰錯誤行動的失敗。

  •  朱德、張國燾等關于紅四方面軍已遵照中共中央指示停止西渡轉向北進致毛澤東等電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

    毛、周、彭和賀、任、關、劉:

    甲、已遵照黨中央指示停止西渡轉向北進,先頭一師十月四日可到通渭,八號可到界石鋪。部[隊]出動情形,另行詳告。

    乙、一、二方面軍大概布置,請即決告。

    朱、張、徐、陳     廿八日十六時 

    四方面軍不期而遇大雪封山、停止西退避戰行動向東面通渭地區返回,西退避戰錯誤行動已經造成我軍軍事上極其不利的局面如何應對呢?1936年10月3日12時,中革軍委針對10月1日兩天前“朱德、張國燾關于九十三師行動致中共中央電”中所述:“蕭克、純全親率九十三師于十月四日可到通渭。”發出對九十三師行動予以新的不同指示和要求的電文:

  • 毛澤東、周恩來、彭德懷關于紅四方面軍行動部署致朱德等電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

    朱張,徐陳:

    甲、九十三師宜迅占莊浪,以后續部隊接占通渭。莊浪通渭兩處部隊均向秦安迫近,掩護四方面軍主力北進,并掩護二方面軍從天水以西向北轉移。五軍仍宜照原計劃向莊浪進, 以增厚東面兵力,因胡宗南已有六團進至秦安、清水,但其后續尚在扶風、岐山道上,估計 還要五天至七天才能在清水集中完畢。

    乙、會寧城已為我西路支隊占領,似此,靜寧定西兩城以外,以界石鋪、會寧城為中心 的大道已控制在我手中。兄處除以一部接替會寧、界石鋪大道外,宜迅將主力集結馬營、  通渭地區,主要注意天水、秦安方面。岷縣、臨潭部隊宜迅速北撤。

    丙、武山、甘谷方面宜布置相當兵力,掩護二方面軍轉移。

    丁、因兄處已部署占莊浪,二方面軍亦將北上,我二師暫停止于硝河城。

    毛 周 彭     三號十二時

    因胡宗南已有六團進至秦安、清水,但其后續尚在扶風、岐山道上,估計 還要五天至七天才能在清水集中完畢。——秦安、清水雖然進占各三團敵軍,仍然是陣地來不及完善的立足未穩之敵;敵人通過“關隴通道”的兵力新增加三團進入距離通渭約55公里的秦安,兩處敵軍已經達成拱衛天水和“關隴通道”西側出口的目的;若后續敵軍增兵到達清水,必將分兵搶占距離清水北面約50公里、可以直接威脅“西蘭大道”的莊浪。莊浪的另一個重要的軍事地位是:順著葫蘆河左岸、向上游前進約50多公里,可聯系接通已經占據靜寧、形勢處于不利情況的敵軍,使“西蘭大道”上靜寧敵軍兵力得到加強,先占據莊浪就阻斷了兩地敵軍形成聯系的可能。毛 周 彭三號十二時的電文指示:九十三師宜迅占莊浪,以后續部隊接占通渭。”——就是要蕭克和周純全所指揮的九十三師先頭部隊改變占據并停留通渭的命令,而是要繼續加速東進到電文要求的距離通渭約80公里的莊浪縣,不使敵軍搶先占領;這樣九十三師可以從北面居高臨下的地理位置,對進至秦安和清水立足未穩的胡宗南部六個團形成攻擊局勢;并阻止后續經“關隴通道”之敵軍增兵搶占莊浪的可能。五軍仍宜照原計劃向莊浪進, 以增厚東面兵力,“——此舉進一步加強對秦安、清水立足未穩敵軍的強大壓力和兵力優勢,與后續接占通渭的部隊對敵形成決戰態勢。浪通渭兩處部隊均向秦安迫近,掩護四方面軍主力北進,并掩護二方面軍從天水以西向北轉移。”——莊浪通渭兩處部隊均向秦安迫近,將直接對天水外圍形成攻擊決戰之勢,對王均軍部所在地天水施加極大壓力,阻止天水、秦安、清水敵軍對將要北渡渭河二方面軍側翼攻擊的可能;同時,必然吸引渭河以南王均部敵軍回防天水,達到減輕渭河以南敵軍對二方面軍的攻擊壓力。在胡宗南主力沒有全部經“關隴通道”到達聚集清水前,以堅決果斷的戰斗行動對處于弱勢的秦安敵軍三個團進行有效打擊,是遲滯或避免敵軍日后向通渭和北渡渭河之二方面軍進攻,避免我軍在華家嶺等地被動防守、招致重大損失的主動進攻步驟。以四方面軍的戰斗能力來說,消滅秦安敵軍三個團是一個大概率事件;在秦安敵軍被我軍迫近攻擊時,在運動中打擊消滅清水或天水來援敵軍將產生極好的機會。“宜迅將主力集結馬營、  通渭地區,主要注意天水、秦安方面。”——就是要達到渭河南北二、四方面軍相互呼應的效果,進一步達到或增強遏制該地區敵方正在逐漸加強的主動攻擊局面;通渭部隊、五軍和九十三師只有對天水外圍之秦安、清水之敵采取果斷而堅決主動的戰斗行動,才能改變先前敵方對四方面軍西退避戰以來的不利看法。遺憾的是:從四方面軍往來的電文和實際行動中,沒有看到任何關于通渭部隊、五軍與九十三師在秦安、清水、莊浪,向敵方主動發起相應規模戰斗行動的具體指令和記載。事實上日后敵軍有信心集中三個軍先于渭河以南對付二方面軍,隨后再集中渭河南北軍力,全力攻擊渭河以北及“西蘭大道”我軍,與此時沒有采取果斷而堅決主動的戰斗行動、消滅和削減敵軍的兵力直接相關。 陳昌浩關于西路軍失敗的報告”中,有下面一段描述可以分析和映證本文的這一判斷。

    當時四方面軍雖說向東開動,究竟國燾同志是否真實轉變了自己的錯誤觀點與真實放棄了自己的退卻計劃呢?真正說來是沒有的。第一,國燾同志對當時中央擬定之寧夏戰役計劃還是誤解為著重甘北與接通遠方,以掩飾其原來背棄抗日陣地向甘北退卻之立場,誤解必要時之按期渡河計劃為根本,不能在河右岸與敵作不得已之決戰,而助長其必須避戰之觀點。第二,在向東前進時,除了部分之后衛及側方掩蔽布置外,根本無如何準備擊敵之備戰布置,甚至全軍上下均抱向陜北蘇區開進,實現三大主力會合之太平氣象。第三,我們與四軍先到會寧時,只有令四軍接一部防務之布置,而絕無如何與在何地準備打擊進擊敵人之布置,即是事后必須在會寧與敵一戰,來掩護集中與從容之布置亦沒有。第四,我們同駐會寧幾天,主要是討論中央對時局及政治方面的電文,此外則忙于內部整頓與對新形勢新策略之教育工作,而對當時最嚴重之軍事環境、戰略方針、作戰計劃,可是沒有深深討論。”

    陳昌浩的這一段論述,真實反映出:當時四方面軍少數高級指揮員,在遇到大雪封山、無奈地向東、向通渭地區返回過程中的消極避戰情緒仍然沒有得到克服的實際情況。 毛 周 彭代表中革軍委發來的電文指示,張國燾他們是抱怎樣的執行態度呢?他們會如何與渭河南岸處于困難境地的二方面軍進行配合并施與援手呢?1936 年 10 月 3 日 17 時,收到毛 周 彭電文指示后已經五小時后,發出的下面電文可以分析出張國燾他們的消極反映及不以為然的冷漠態度:

  • 朱德、張國燾等關于目前行動方針致中央軍委并紅二方面軍 領導人電 《紅軍長征·文獻》(中國人民解放軍歷史資料叢書編審委員會)

    毛、周、彭并賀、任、關、劉: 

    甲、二、四方面軍長期行軍后,原氣尚未恢復,同時敵已恐確明我企圖。因此,目前整 個行動方針:首先爭取在靖遠附近于結冰前渡河,盡量避免決戰,萬不得已時,可作部分 的決戰。 

    乙、同意二方面軍渡渭水以北活動,但須留外翼箝敵。提議二方面軍在隴縣一帶,從胡 敵尾后路制之,便一、四方[面]軍從從容容渡河,爾后二方面軍即由隆、靜段北進,或在 海、靜、會地區活動,或一同渡河。

    丙、四方面軍于十號全集會寧、界石鋪一帶后,準備先遣一個軍速出靖遠搶渡;同時 一方[面]軍主力最好位固原、海原、同心城線,準備讓先遣軍渡河。 

    丁、我們造船力量,每日能造容五十人船二只,現有船釘約二萬個,每支船需三千余個, 請兄方趕造船釘,如能多集鐵木工,造船速度尚可增加。 

    朱、張、徐、陳         三號十七時 

    可以看出,此電文沒有對毛 周 彭10月3日12時電文所做出的指示表示出任何實質性的響應。顯然,毛 周 彭電文要求:九十三師宜迅占莊浪,以后續部隊接占通渭。”五軍仍宜照原計劃向莊浪進, 以增厚東面兵力,“——這一體現出御敵決戰需要迅速聚集兵力部署到莊浪的指示被三號十七時回電用:“因此,目前整 個行動方針:首先爭取在靖遠附近于結冰前渡河,盡量避免決戰,萬不得已時,可作部分的決戰。”這一句軟弱無力的話來搪塞。這一句話重點強調看重的是 :“首先爭取在靖遠附近于結冰前渡河,盡量避免決戰,萬不得已時,可作部分的決戰。”——從毛 周 彭10月3日12時電文表示出的心情,就是一個要求首先在秦安、天水附近積極主動對敵人進行部分決戰和堅決給予相應打擊的明確布置,絕不是“萬不得已時,可作部分的決戰。”。從陳昌浩前面的那一段描述來看,他們思想上和行動上的消極情緒,導致他們沒有考慮下達對敵人進行部分決戰和堅決給予相應打擊的任何具體命令。回看賀龍的這一段回憶:“過渭河,狼狽極了,遭敵側擊,渭河上游下暴雨,我們徒涉,水越來越大,沖了點人去。張國燾違背中央軍委的指示,二方面軍幾乎遭到全軍覆沒。“——對照陳昌浩關于西路軍失敗的報告”中所述:“在向東前進時,除了部分之后衛及側方掩蔽布置外,根本無如何準備擊敵之備戰布置,甚至全軍上下均抱向陜北蘇區開進,實現三大主力會合之太平氣象。”——讀者可以判斷出:四方面軍返回過程中,其高級指揮機構抱定不執行毛 周 彭10月3日12時電文指示的消極態度;賀龍回憶也沒有提到四方面軍進行過任何軍事策應的內容,否則二方面軍過渭河不會遭到敵方如此嚴重情況的威脅和側擊——來自秦安、天水方向的攻擊。朱德與張國燾、徐向前他們對毛 周 彭10月3日12時電文指示絕不會采取相同態度,他們各自的主張如何?讀者可以想到:他們之間一定發生過不同意見的討論和爭論,最后,張國燾他們掌握有實權的少數高級指揮員還是采取了對中共中央不給予任何實質性響應配合的消極態度。提議二方面軍在隴縣一帶,從胡敵尾后路制之,便一、四方[面]軍從從容容渡河,爾后二方面軍即由隆、靜段北進,或在 海、靜、會地區活動,或一同渡河。“——10月3日17時電文的這一句話,也是采取避而不談浪通渭兩處部隊均向秦安迫近,掩護四方面軍主力北進,并掩護二方面軍從天水以西向北轉移。”急迫行動的具體布置問題,采用提議二方面軍在隴縣一帶,從胡敵尾后路制之——隴縣遠在經”關隴通道“至甘肅秦安一百幾十公里以外的陜西省——這一風馬牛不相及的提議內容來告訴你:東返通渭地區的四方面軍還是由我張國燾等少數人說了算,盡管你有非常急迫的需要支援配合二方面軍的要求和心情,四方面軍不會輕易像你中共中央電文指揮的那樣去執行。雖然張國燾之前已經被迫取消了公開分裂黨的統一之偽中央,他們希望繼續獨立于中共中央指揮之外的這一心態卻一直沒有消失和改變——現在我們回你一個新的不同提議,看你們能怎么處理?

    再看10 月 3 日 17 時電文中這一段論述:”四方面軍于十號全集會寧、界石鋪一帶后,準備先遣一個軍速出靖遠搶渡;同時 一方[面]軍主力最好位固原、海原、同心城線,準備讓先遣軍渡河。“——這一段電文內容關心的是:四方面軍在遠離渭河邊兩百公里以上的靖遠縣渡黃河問題 ,顯然這不是中共中央領導人當前最緊迫急切關心的問題;收到10 月 3 日 12 時電文5個小時后,仍不直接響應回答毛 周 彭電文中極為關心地掩護二方面軍北渡渭河及與秦安敵軍迫近作戰的具體布置問題。電文中這一句:”四方面軍于十號全集會寧、界石鋪一帶后,準備先遣一個軍速出靖遠搶渡;”——實際是清楚地向中革軍委表示和告知了一個明確的不予理睬的態度:已決定四方面軍十號全部集中到會寧、界石鋪,當然就不會或沒有必要安排兵力和花時間去進行浪通渭兩處部隊均向秦安迫近,掩護四方面軍主力北進,并掩護二方面軍從天水以西向北轉移。”這一緊急軍事任務的布置和實現。雖然,中革軍委要求迅速執行這一緊急軍事任務,顯然完全不符合張國燾他們少數人的口味和想法,最終的結果也是沒有去執行這一需要進行堅決果斷局部決戰性質的行動。更值得注意的是:已有的長征歷史資料顯示,二方面軍北渡渭河的時間就在九、十號那兩天,而正是這兩天,電文中白紙黑字明確冷漠地表示:四方面軍全部集結于遠離渭河邊 的會寧、界石鋪一帶——這也印證了陳昌浩關于西路軍失敗的報告中所述:”甚至全軍上下均抱向陜北蘇區開進,實現三大主力會合之太平氣象。”。再看中革軍委電文中另一要求:武山、甘谷方面宜布置相當兵力,掩護二方面軍轉移。”——紅二方面軍在1936年10月9日和10月10日這兩天,就是在沒有兄弟部隊配合情況下于武山、甘谷間突破敵軍嚴密封鎖、遭受重大損失后北渡渭河的;按照”四方面軍于十號全集會寧、界石鋪一帶后,準備先遣一個軍速出靖遠搶渡;”這樣的設想和安排,二方面軍渡河時受到敵軍嚴重阻擊和攻擊,在武山、甘谷之間渡河時,沒有得到任何有效配合與支援,也就不足為奇了。

    查閱2016年9月19日蘭州新聞網"聲東擊西強渡渭河紅軍突破防線北上”一文中有這樣一段內容:“9月29日(1936年),紅四方面軍總部相繼到武山,九軍隨總部一起行動,五軍相繼而行。10月8日,紅四方面軍三十一軍九十一師在武山駐扎了四十多天后,奉命北上,經費家山,穿越榆盤去通渭。”該段內容明確表示出:二方面軍強渡渭河的前一天10月8日,四方面軍91師撤離渭河邊的武山去通渭。這就是10月9日和10月10日、二方面軍在武山、甘谷之間渡河時,沒有得到任何有效配合與支援的歷史事實。

    就在十號二方面軍北渡渭河的那一天,毛澤東、周恩來以中革軍委名義發出下面電文,再次迫切要求和希望四方面軍能夠采取主動進攻的戰斗行動,掩護二方面軍提前北進——中革軍委非常明白:若不能得到四方面軍就近和有效地配合支援,在秦安、隴西、天水方向敵軍占據武山和甘谷情況下,二方面軍不可避免要遭受重大損失。

    中革軍委關于部隊行動致二、四方面軍電(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1936 年 10 月 10 日) 

    朱,張、賀、任、關、劉:

    胡、毛、王三部準備向通渭進攻。    (在秦安、天水敵軍沒有受到任何實際有效阻擊的情況下,敵方向我重點部位主動進攻的氣焰和積極性與退避三舍、消極避戰的四方面軍決策者形成鮮明對照。)

    四方面軍通渭、莊浪部隊宜迫近秦安游擊,遲滯胡、王,馬營部隊遲滯毛敵,掩護二 方面軍提前北進。

    ㈢二方面軍速通過通渭進至界石鋪通渭之間休息,準備經界石鋪轉靖遠、靜寧、固原、 隆德之間。

    在10 月 10 日當日得到張國燾他們的電文回答是:“三十一軍對秦安,大大擴展游擊活動區, 四軍對定西,五軍對隴西, 擴紅籌費,遲滯胡、毛、王、關的進攻。”(朱德、張國燾等對目前軍事部署意見致中央及二方面軍電 )——五軍被布置到距離莊浪西面一百多公里的隴西方向,直接拒絕按照中央要求開至莊浪方向,增厚東面兵力;面對強敵這樣的布置極其軟弱無力,在二方面軍已經開始北渡渭河的緊急情況下,最終造成沒有時間達成“通渭、莊浪部隊宜迫近秦安游擊”關鍵性的主動壓迫攻擊態勢。這里要注意的是:“三十一軍對秦安,大大擴展游擊活動區”——在面對強敵集結進攻時,大大擴展游擊活動區是一種兵力分散的無力布置,為敵人各個擊破分散的我軍創造了條件。所謂通渭、莊浪部隊宜迫近秦安游擊”——就是要聚集集中兩地相當數量、強有力的兵力迫近壓迫已經集中的、準備向通渭進攻的胡、毛、王強敵,游擊尋找敵之弱點、對其關鍵位置進行打擊或阻擊,否則,不能達到遲滯敵軍進攻的目的。是中革軍委要求敢于堅決果斷對敵人進行局部決戰和給予有效打擊的非常明確之布置。“胡、毛、王三部準備向通渭進攻。”——實際就是在沒有受到任何有效阻擊情況下,胡宗南寶雞、岐山后續部隊已經從陜西隴縣進入并通過“關隴通道”、完成聚集清水、秦安的兵力部署,插出了我軍按照“靜會戰役計劃”預設的“靜會大道”防線,由我軍預設陣地后方重要位置開始向“西蘭大道”或“靜會大道”發起進攻。顯然,按照“靜會戰役計劃”我軍防線的前方重要陣地是“西蘭大道”上的會寧、靜寧之間的界石鋪、翟家所、太平店等地附近,后方是一、四方面軍南北配合夾擊之“靜會大道”兩側具有相當距離外的區域。由”靜會戰役計劃“中的這一句話:“九軍二十五、二十七兩師、軍直十九日由大草灘開通渭,約二十五、二十六日集界石鋪。“ ——按軍事規律可以看出九軍軍部設在后方的通渭,不可能設置在界石堡、翟家所等“西蘭大道”上預設的激烈戰斗區域;兩師的師部一般處于界石鋪和通渭間的適當位置。如徐向前回憶錄中所說:“而戰場選在西蘭公路附近,敵人運輸方便,調兵迅速,我軍南北夾擊不成,反會遭到敵人的左右夾擊。”——現在胡、毛、王三部由距離“西蘭大道”或“靜會大道”南面50公里以上的通渭開始發動進攻,卻是由南到北向“靜會大道”上的會寧、靜寧之間的界石鋪、翟家所、太平店等地發展進攻;而不是徐向前回憶錄所說的遭到敵人的左右夾擊”。實際就是“柿子撿軟的捏”,爾欲退避三舍、保存實力,我乘機通過無人阻擋、且運輸遠不如“西蘭大道”方便的“關隴通道”,向你的后方后勤部隊要害支持點通渭首先下手;而后來向華家嶺、界石鋪、太平店等地發展進攻,就是敵方插出了我軍防線,由我軍防線陣地后方防守兵力相對薄弱的重要部位通渭——根據當時戰場敵我雙方形勢,敵人已經可以明確預測到一、四方面軍將在會寧會合——開始有計劃向“西蘭大道”或“靜會大道”預設陣地后方區域或后勤供給部隊發起進攻。造成這一嚴重情況的重要原因就是:不敢以堅決果斷的戰斗行動執行四方面軍通渭、莊浪部隊宜迫近秦安游擊”,在分別給予秦安、清水敵方嚴重打擊后,達到阻止胡、毛、王三部向通渭匯聚靠攏和逼近的目的——在10月3日后的一段短暫時間內,錯誤放棄了主動向秦安、清水敵軍發起堅決進攻的機會,甚至存在將胡宗南后續部隊堵截在“關隴通道”內的可能。以后發生在華家嶺、界石堡等地的實際歷史戰斗情況,可以印證本文的這一觀點。這也正是陳昌浩關于西路軍失敗報告中所述:

    “當時的情況,是敵人看透我們之無意抵抗,毛炳文部猛力追進,胡宗南部竭力向二方面軍截阻尾擊。以敵我力量與任務所在,必須而且可能集中四方面軍在會寧前或會寧附近予敵以打擊。這樣,不但五軍可以避免在華家嶺因掩護九軍所受之嚴重損失(損失人員千余、槍六百余支),三十一軍、四軍因急行收回所遭受之疲勞與驚人減員,以及爾后四軍、三十一軍在某地所受之損失等等,而且只有敵人在相當受到還擊之下,則一、二、四方面軍陣地,都可以免受當時之困難與壓迫,整個戰略計劃才有時機來從容布置與實現,而四方面軍主力亦不至撒手渡河。”

    再看10 月 3 日 17 時電文中這一段論述:“提議二方面軍在隴縣一帶,從胡敵尾后路制之,便一、四方[面]軍從從容容渡河,爾后二方面軍即由隆、靜段北進,或在 海、靜、會地區活動,或一同渡河。”——清楚地表示了這樣的意思:四方面軍高級指揮員在明確知道中革軍委下達了掩護二方面軍從天水以西向北轉移。”的指示,電文中隴縣遠在“關隴通道”關山東側陜西省轄區內,按照他們新的提議,二方面軍就要改渡河位置在寶雞西部與清水縣交界的渭河南岸區域進行。兩地渡河位置相隔兩百公里以上,在將要遭受渭河以南優勢敵人攻擊的情況下,提出這樣的建議,就是要二方面軍回頭向東、孤軍向兩當、鳳縣遠離一、四方面軍的方向前進——渭河以南敵軍將會長途尾追其后進行攻擊,在渭河以南,二方面軍將處于更危險困難境地。這一延遲三大主力紅軍會師、分散抗日統一戰線力量的荒唐、危險想法,當然無法被中共中央所接受。這一提議充分反映出他們仍然堅持以我為中心、不與中共中央保持一致的錯誤行動指導思想。

    通過分析可以看出:毛 周 彭10月3日12時電文指示不僅不做出任何實質性的響應和具體布置,還明確表示了對電文指示不以為然、我行我素的冷漠態度。至此也可以看出:無論是前面西退避戰的行動,還是后面大雪封山被迫東返的過程,始終都無法感覺到:張國燾等少數掌握權利的高級指揮員堅決響應或服從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指示的主動性和積極團結行動,在需要配合一、二方面軍對敵采取堅決果敢戰斗行動時,張國燾畏敵避戰的錯誤思想及不予配合的行為仍然在繼續發酵。

    4、被破壞的大戰略行動

    在1961年6月5日,賀龍元帥講述到“關于成、徽、兩、康戰役和三個方面軍會師”的問題時,有下面一段論述:那時中央總是想把三個方面軍搞到一起,打一仗,大家擁護。四方面軍出草地時還有三萬多人,他們的三十軍能打仗,特別是八十八師有夜老虎之稱。這個戰役如成功,不是陜北的情況了。把毛炳文一打,我們出關中、甘肅問題解決了,就無后顧之慮了,對穩住東北軍、西北軍就好了。三原、耀縣都可以搞掉,陜南、隴東可以搞掉,胡宗南不敢來。”——賀龍元帥這一段論述中所說的“這個戰役如成功”,指的是一個什么樣的戰役呢?1936 年 8 月 30 日,中共中央領導人發給朱德、 張國燾、任弼時的下列電文,可以分析出該戰役初期開始醞釀的一些基本情況。

  • 中共中央領導人關于冬季前三個方面軍的行動方針致朱德、 張國燾、任弼時電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1936 年 8 月 30 日)

    朱、張、任同志:

    關于冬季以前一、二、四方面軍的行動方針,我們有下列的意見:

    甲、情況: ⒈日本向綏遠有急進勢; ⒉全國民眾抗日運動有更大發展; ⒊廣西與南京的斗爭尚未解決,估計蔣在西南問題解決后出兵到西北時,尚有兩個月左 右; ⒋成都囗日近萬民眾暴動,打死人二,打傷日人二,日本有借此火氣壓迫中國之勢; ⒌南京抗日、聯日兩派斗爭頗烈; ⒍胡宗南之鐘松旅,開始由鄭州向蘭州開。

    乙、我們的基本方針: ⒈迫蔣抗日造成各種條件使國民黨及蔣介石不能不與我們妥協,以達到兩黨兩國聯合反對日本的目的; ⒉緊密地聯合東北軍,并進行西北其他各部的聯合談判,造成西北局面; ⒊反對日本截斷中蘇關系的企圖,準備冬季打通蘇聯; ⒋發展甘南作為抗戰根據地之一,同時鞏固與發展陜南蘇區,使之成為另一戰略根據地, 與之陜北、甘北相呼應; ⒌迫使胡宗南部停止于甘肅以東。

    丙、九至十一月的具體部署: ⒈一方面軍主力占領海原、靖遠、固原及其以南地區,一部保衛定邊、鹽池、予旺、環 縣蘇區,一部保衛陜北蘇區,另一部保衛關中(涇水、環水、洛水之間); ⒉四方面軍占領臨潭、岷縣、漳縣、渭源、武山、通渭地區,盡可能取得岷、武、通三 城,但岷州如無辦法奪取,則用少數監視之; ⒊二方面軍速向陜甘交界出動,首先插出王均防線之后,占領鳳縣、寶雞、兩當、徽縣、 成縣、安康地區,再與王均對戰。

    丁、上述部署的利害: ⒈一方面軍主力出至海原、靖遠地帶,四方面軍出至武山、通渭地帶的結果,使得李忠三個師有所借口全部控制蘭州、定西地區,李仁、李毅之一部得由平涼向西延伸, 控制隆德、靜寧、會寧等城,一面使得毛炳文離開蘭州吸引之于隴西地區,相機給以打擊, 吸引寧夏“二馬”部隊向中衛及以西地區,并相機給以打擊,使定鹽予蘇區不受威脅。 二方面軍向東的結果,首先吸引鐘松旅于陜甘交界,使之無法西進。其次,相機給王均以打擊,其次把陜南蘇區與甘南聯系起來。 ⒊三個方面軍的行動中,以二方面軍向東行動最是重要,不但是冬季紅軍向西行動的必要步驟,而且在目前我們與蔣介石之間,不久能將囗囗的雙方負責人談判上也屬必要。此外, 在保護甲軍與李毅,不使受蔣介石可能的打擊,以及解決給養補充問題,都是必要的,以上意見,請您們考慮見復。

    育、洛、恩、博、澤

    我們的基本方針: ⒈迫蔣抗日造成各種條件使國民黨及蔣介石不能不與我們妥協,以達到兩黨兩國聯合反對日本的目的; ⒉緊密地聯合東北軍,并進行西北其他各部的聯合談判,造成西北局面;”——聯合東北軍和西北其他各部(主要是西北軍楊虎城部),逼迫蔣介石放棄內戰、造成一致抗日的西北局面是這一戰役的戰略目的。電文中李忠(化名)是東北軍51軍軍長于學忠。“一方面軍主力出至海原、靖遠地帶,四方面軍出至武山、通渭地帶的結果,使得李忠三個師有所借口全部控制蘭州、定西地區,”——這一重要軍事目的后來基本按設想實現。當“西安事變”發生時,于學忠在蘭州發動事變,拘捕蘭州的朱紹良等國民黨高級軍政要員,成功配合了“西安事變”。“使得毛炳文(國民黨37軍軍長)離開蘭州吸引之于隴西地區,”——在于學忠51軍控制蘭州、毛炳文37軍離開蘭州時,這一軍事目的也同時實現;否則,毛炳文37軍不離開蘭州,于學忠51軍就不能成功地發動配合“西安事變”之“蘭州事變”。“李仁、李毅之一部得由平涼向西延伸, 控制隆德、靜寧、會寧等城,”——在通渭、隴西、武山、甘谷等地,四方面軍對毛炳文部缺乏及時、果斷、有效地進攻打擊行動,往往采取避戰相峙的態勢,這一軍事目的基本沒有實現。從九月十八日發布的“靜會戰役計劃”可以看出:四方面軍各部當時才接受到向通渭、武山等區域開進的命令,之前沒有對該區域敵軍進行有效打擊。“岷州會議”制定的“靜會戰役計劃”實際是欲彌補這一不足。一、四方面軍配合完成靜會戰役計劃”后,將使蘭州到平涼,海源、靖遠到通渭、武山的大片聯通區域為紅軍和東北軍所控制,造成紅軍與東北軍日后聯合抗日的新局面。其中,李仁(化名)是東北軍67軍軍長王以哲,李毅(化名)是東北軍統帥張學良。

    “四方面軍占領臨潭、岷縣、漳縣、渭源、武山、通渭地區,盡可能取得岷、武、通三 城,但岷州如無辦法奪取,則用少數監視之;” ——1960年11月9日,朱德總司令在“朱德談紅二方面軍北渡金沙江同紅四方面軍會合前后經過情況紀要”中有關于以上內容的一段描述:“過草地到哈達鋪時,他仍想到岷洮去蹲下自己單獨搞,不想北上和中央紅軍會合。 但大家都不贊成,主張北上會師。連他下面的干部也主張會師。(可是他還有權力壓服人, 因此組織了岷洮西固戰役,打岷州損失了幾千人沒有打開,失敗了。打岷州根本不應該,是 錯誤的。)”。朱德總司令之所以說:“打岷州損失了幾千人沒有打開,失敗了。打岷州根本不應該,是 錯誤的。”——直接原因是因為:岷州城城池堅固,久攻不下,造成了四方面軍幾千人的巨大傷亡,違反了中共中央8月30日電文的警示——岷州如無辦法奪取,則用少數監視之”。其實,早在 1936 年 8 月 13 日,毛澤東、周恩來、彭德懷發出的下列電文中就向他們指出了攻打岷州的要點。

  • 毛澤東、周恩來、彭德懷關于攻占岷州部署致朱德、張國 燾、任弼時電(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 (1936 年 8 月 13 日)

    朱、張、任同志:

    如能攻占岷州城,則打馬、打毛、打王均十分有利,戰略上大占優勝。萬一攻不開,則 圍城打援。毛炳文現正以一部從隴西增援,是消滅他的好機會。朱總司令宜速派人去見王均、 曾萬鐘。彼等孤危,不難收效。城內魯大昌亦宜派人,允許放他向臨潭跑。如何,望酌。

    中革軍委電文指出的關鍵要點是消滅毛炳文由隴西增援岷州的部隊,岷州城內的魯大昌不是必須消滅的重點,因此,才有“允許放他向臨潭跑”——一方面最大限度減少紅軍戰士無謂傷亡,另一方面避免在岷州久攻不克、拖延浪費時間。實際情況是:1936年8月10日,四方面軍30軍開始強攻岷州,經七天激戰——僅二郎山一處反復拉鋸戰斗傷亡千名戰士,敵傷亡1500人。8月17日紅九軍接替30軍攻擊岷州城和二郎山,8月23日紅五軍加入戰斗,雖然給予敵人重大殺傷,我方亦損失幾千人,未能攻克城池堅固的岷州。 從地理位置看:毛炳文部占據控制了“靜會大道”或“西蘭大道”南部至渭河北部的重要區域(隴西、武山、甘谷、通渭、)——該區域北面可以直接攻擊“靜會大道”或“西蘭大道”,南面可以封鎖渭河,東面直接控制秦安、清水及陜西到甘肅的“關隴通道”西側。要達成中共中央已經制定的拒至胡宗南部停止在甘肅東部及發展甘南作為抗戰根據地之一的目的,重點打擊的目標是上述區域的毛炳文,不是岷州的魯大昌;在胡宗南部沒有會合毛炳文或集中到達寶雞之前,四方面軍就應該首先對占據該區域、在中央蘇區受過紅軍嚴重打擊、兵力尚不占優的毛炳文部給予及時有效地打擊,使其兵力和戰斗力被極大削弱。”岷州戰役“久攻不克,毛炳文部亦沒有給予及時有效地打擊,后來又發生西退避戰及大雪封山返回東部的時間延誤,至使胡宗南部無一傷亡、無阻攔地由陜西寶雞輕易通過“關隴通道”占領清水、秦安,在隴南該區域與毛炳文和王均達成會合優勢,造成對我軍防線的中間突破、敵方兵力大大增強的極其不利形勢。這不能不說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戰略錯誤。

    朱德總司令之所以說:“打岷州損失了幾千人沒有打開,失敗了。打岷州根本不應該,是錯誤的。”還可以從1936 年 8 月 12 日 10 時,彭德懷發給毛澤東的下面電文中看出其錯誤。

  • 彭德懷關于西方野戰軍配合紅二、四方面軍夾擊敵人致毛澤 東電 (1936 年 8 月 12 日 10 時)《鞏固和發展陜甘蘇區的軍事斗爭⑴》(中國人民解放軍歷史資料叢書編審委 員會)

    毛主席:

    甲、估計二、四方面軍十五號可全部到達西岷大道,休息一星期后約二十號以前開始北進,八月底九月初可到隆德、界石鋪之線。我野戰軍亦宜在八月底出動夾擊敵人,使三個方面軍會合后得以一部北進。

    乙、(略)

    彭德懷         八月十二日十時 

    電文中這一句:八月底九月初可到隆德、界石鋪之線。我野戰軍亦宜在八月底出動夾擊敵人”——反映出:彭德懷和中革軍委在八月十二日前,就盼望二、四方面軍能夠盡早到達“到隆德、界石鋪之線”(即“靜會大道”),以便在八月底出動夾擊敵。實際情況是:從“岷州戰役”久攻不克,到九月十八日——“岷州會議”決議——發生西退避戰——西退返回到九月底,一個多月時間內沒有達成執行中共中央盼望的行動和制定的夾擊敵人之“靜會戰役計劃”。大量的時間和人員傷亡被拖延、消耗在“岷州戰役”中。朱德總司令后來的回憶中說:“打岷州損失了幾千人沒有打開,失敗了。打岷州根本不應該,是錯誤的。”——這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1936年8 月 30 日,岷州戰役已經打成得不償失的相持局面時,中共中央領導人發給朱德、 張國燾、任弼時的電文強調岷州如無辦法奪取,則用少數監視之”——實際是用委婉的語氣告誡張國燾等,不要在岷州使用過多的人力物力資源并拖延浪費太多的時間。據杜義德的回憶:岷州久攻不下造成嚴重人員傷亡、形成得不償失的僵持局面,魯大昌派人送信給陳昌浩,要求并承諾互不攻擊,才停止對岷州的攻擊,方采取中共中央先前指示的少數部隊監視包圍岷州的明智行動。

    通過前面的分析可以看出:一開始就依據指示、不要執意強攻岷州,配合一方面軍、把打擊的重點放在毛炳文控制的區域(隴西、武山、甘谷、通渭等地);有足夠的時間對該區域進行區域赤化,占據地區所有軍事有利地形,在該區域發動群眾進行建立政權和根據地的工作;對“西蘭大道”兩側毛炳文占據區域,與一方面軍形成南北夾擊之勢,達到全面控制“靜會大道”或“西蘭大道”及“關隴通道”的局面,為實現拒止胡宗南部停止在甘肅東部及發展甘南作為抗戰根據地之一的目標建立堅實的軍事基礎。顯然,對毛炳文實行果斷有效打擊、使其兵力和軍力大大削弱情況下,即使日后胡宗南到來時,也是處于孤軍深入或孤掌難鳴的境地,正如賀龍所說:“胡宗南不敢來”。遺憾的是:一直拖到9月18日“岷州會議”結束后,四方面軍的兵力分散布置戰斗在洮州舊城、岷州、漳縣、隴西等地,根本沒有在甘南的通渭、武山、甘谷、秦安等地展開對毛炳文的有效打擊。在岷州等地損失幾千人情況下,已經拖延浪費了一個多月的寶貴時間。

    回到中共中央8 月 30 日電文的另一段話:方面軍速向陜甘交界出動,首先插出王均防線之后,占領鳳縣、寶雞、兩當、徽縣、 成縣、安康地區,再與王均對戰。”——二方面軍向東行動的最終目的區域是靠近西安的寶雞地區,西安是西北軍楊虎城占領控制的重要城市,同時也是西北國民黨高級軍政公署的駐地。控制寶雞周圍區域——一方面連接靠近楊虎城的西北軍,與西北軍形成軍事上的密切配合,增強西北軍聯合抗日的信心;另一方面,對日后到達寶雞、以寶雞作為戰役出發和后勤補給基地的胡宗南部形成直接軍事威脅;因寶雞距離西安僅一百幾十公里,顧慮到拱衛西安外圍的重要城市寶雞不能有失,胡部就不敢輕易離開城區周圍二方面軍活動頻繁的寶雞,貿然向“關隴通道”和“西蘭大道”方向開進。此舉即為中共中央8 月 30 日電文中所述:“二方面軍向東的結果,首先吸引鐘松旅于陜甘交界,使之無法西進。”——誠然,胡宗南部主力果真離開寶雞沿“西蘭大道”方向開進,進至寶雞周圍的二方面軍隨時可以對離開寶雞的胡宗南部進行側擊或尾擊、重點消滅其戰斗力薄弱的后勤補給車隊;得不到可靠有效補給的胡部主力,是沒有可能在“靜會大道”上的界石鋪、太平店、翟家所等地取得戰斗勝利的。胡部主力離開、寶雞兵力空虛時,寶雞周圍的二方面軍也隨時可以向寶雞發起攻擊或襲擾,西安周圍交通運輸和供給安全也將面臨嚴重的危險局面;駐守西安內的國民黨高級軍政公署必將立即感受到極大危機,從而對西北和陜西的政治局面產生重大影響。此即為8 月 30 日電文中所述:“三個方面軍的行動中,以二方面軍向東行動最是重要,不但是冬季紅軍向西行動的必要步驟,而且在目前我們與蔣介石之間,不久能將囗囗的雙方負責人談判上也屬必要。”——當二方面軍在寶雞周圍擴大活動區域,與固原方向南下或“西蘭大道”東進至華亭、隴縣地區的一、四方面軍形成配合,在更寬廣區域建立根據地和紅色政權,與占據平涼、慶陽區域的東北軍形成緊密聯系時,就可以實現中共中央與張學良早已秘密籌劃的,公開與東北軍和西北軍建立西北抗日聯合政府的目的;并由此造成逼蔣抗日的戰略新局面。遺憾的是:四方面軍在通渭地區和渭河以南采取大范圍西退避戰行動,造成二方面軍成縣后方部隊先被王均所部嚴重牽制尾擊,不能迅速按時東進至寶雞地區;使胡宗南部獲得機會和時間、乘虛由陜西隴縣進入并通過“關隴通道”、占據甘肅清水、秦安;進一步造成二方面軍后方及側翼失去掩護后、遭受三個軍敵人攻擊的嚴重局面,最終致使二方面軍向東行動的流產。中共中央聯合東北軍、西北軍造成西北局面、逼蔣抗日的這一大戰略行動未能按原計劃實現——幾經挫折,直到“山城堡戰役”勝利和“西安事變”后達成逼蔣抗日的這一大戰略行動。這也是1961年6月5日,賀龍元帥回憶講述“關于成、徽、兩、康戰役和三個方面軍會師”問題時,為什么會有下面這樣一段論述:把毛炳文一打,我們出關中、甘肅問題解決了,就無后顧之慮了,對穩住東北軍、西北軍就好了。三原、耀縣都可以搞掉,陜南、隴東可以搞掉,胡宗南不敢來。”——三原、耀縣都在西安北部附近,要占領這些地方,實際就是二方面軍按計劃東進至寶雞,在寶雞周圍擴大占領區域的結果。達成賀龍所述的這一結果時,西安和寶雞周圍均處于二方面軍和西北軍控制下,胡宗南部即使到達寶雞,也只能相持拒守在寶雞、不敢脫離其后勤供給地而貿然離開。這也是中共中央8月30日電文中所述:“迫使胡宗南部停止于甘肅以東。”——達成這一目標的重要保證條件是:四方面軍占領西和、禮縣的部隊要始終保障二方面軍成縣、康縣后方及天水側翼的安全,這樣二方面軍才能沒有后顧之憂地向鳳縣、寶雞方向攻擊前進;當二方面軍后方后勤供給地遭到敵方三個軍攻擊,遭受重大人員傷亡和軍力損失時,如賀龍所述:“部隊搞得稀爛,后勤都搞完了。”——就徹底喪失了實現中共中央制定的這一大戰略目標的軍力和能力。

    為了保障二方面軍成縣、康縣后方及側翼的安全,1936年9月4日,朱德、張國燾向陳昌浩、徐向前發出的下面電文可以幫助我們更深入地分析當時發生過的極其遺憾的事情。

  • 朱德、張國燾關于紅四方面軍行動部署致陳昌浩、徐向前電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1936 年 9 月 4 日 17 時)

    陳、徐:

    甲、二方面軍全部即經西和、禮縣附近分兩路出成、徽,有在成、徽、兩蘭、略陽地區 建立臨時根據地之任務。

    乙、一方面軍已向黑城鎮、李旺堡出動,企圖奪取海原、固原、靖遠地區。

    丙、四方面軍須以兩個軍于二方面軍通過武都、天水封鎖線后,即向鹽關鎮、西和、禮縣進擊消滅王均部,相機奪取禮縣、西和兩城,銜接二方面軍。

    丁、五軍須以一團到宕昌、荔川、哈達鋪接十八師任務。 戊、對上述布署兄等有何意見即告。 己、侯友成已調二方面軍任衛生部部長;陳春浦仍留五軍任原職。 庚、三十一軍武山附近部隊須稍集結,小部大活動。 

    注意到電文是發給徐向前和陳昌浩的,所以,該電文內容是朱德總司令提議經張國燾同意才發出的。為什么這樣說呢? 9 月 4 日電文發出時,正值“岷州戰役”久攻不克、遭受數千人重大人員傷亡之際;此時,要將多達兩個軍的兵力進擊渭河以南的西和與禮縣地區,四方面軍位于現地區的部隊要進行大范圍調動——尤其是岷州、漳縣、洮州附近的部隊——才有可能實現這一重大軍事調整行動。可以想到:因遭受數千人重大人員傷亡,張國燾這時也感受到軍事失利情況下的相應思想壓力——沒有按照8月13日中共中央電文要求:城內魯大昌亦宜派人,允許放他向臨潭(洮州)跑。”——執意強攻岷州并占據洮州舊城,造成重大損失。為了緩解思想上的壓力,在總司令的勸告和說服下,采納總司令一個富有想象力且能收到極好軍事政治效果之提議,發出了相當難得的與中共中央保持一致的下面一段重要行動電文:"四方面軍須以兩個軍于二方面軍通過武都、天水封鎖線后,即向鹽關鎮、西和、禮縣進擊消滅王均部,相機奪取禮縣、西和兩城,銜接二方面軍。”——以兩個軍的兵力進擊西和與禮縣是一著極好的軍事妙招,因為,二方面軍已經插出禮縣敵軍防線,在禮縣以東休息待機,到九月十日沒有離開禮縣以東(二方面軍重要領導人張子意長征日記記載);正好可以與四方面軍兩個軍配合形成夾擊禮縣、西和地區敵軍的絕對優勢。據張子意日記所述,禮縣城內當時僅有敵軍一個營,后加入增援部隊一個多旅,在一、四兩個方面軍夾擊下處于絕對的劣勢。更大的好處是:消滅禮縣敵軍后,可以在短時間內迅速擴大戰果,各個擊破、分別消滅分散固守在西和、成縣、武都的敵軍——在強大軍事壓力下,有重兵集結的武都敵軍(朱淮元——王均第三軍35旅旅長)有可能先行逃入四川境內,否則面臨全軍覆滅的危險。由此,四方面軍可以在渭河以南的隴南地區發動群眾、補充兵員、建立根據地,得到充足時間的休整和大量人員物資補充,為二方面軍東進寶雞地區,完成八月三十日中共中央電文所述任務:“發展甘南作為抗戰根據地之一,同時鞏固與發展陜南蘇區,使之成為另一戰略根據地, 與之陜北、甘北相呼應;”——打造出堅實基礎。此處提到的禮縣鹽關鎮,正是賀龍所述紅六軍團遭到側擊、損失極其嚴重的地方;如按照此電文占據禮縣鹽關鎮,就直接對天水來敵造成威脅,保證二方面軍天水側翼和后方的安全,當可避免日后遭受的嚴重損失。

    在一、四方面軍配合攻擊之下,西和、禮縣、成縣、康縣、武都敵軍被消滅或逃離后,不僅二方面軍的后方與側翼安全得到保障,天水王均軍部將直接孤立暴露在一、四方面軍渭河南北部隊的打擊范圍內——四方面軍不放棄通渭地區,隨時可以攻擊占據渭河北岸的清水、秦安,天水北面立即面臨被攻擊局面;與占據禮縣鹽關鎮的四方面軍部隊對天水形成南北夾擊形勢。胡宗南部若敢進入“關隴通道”,在清水面臨四方面軍對通道西側的堵截;在陜西隴縣,將遭受由固原、隆德南下到華亭、隴縣地區的一方面軍部隊對通道東側胡部后續補給增援部隊的打擊。四方面軍還可以迅速轉移一個軍以上兵力到渭河北面加強到通渭地區,用至少三個軍的兵力,配合一方面軍,對“西蘭大道”以南及渭河以北分散占據隆德、靜寧、莊浪、秦安、清水、武山等地的毛炳文部分別進行有效軍事打擊。在九月底胡宗南沒有到來前,有足夠時間,使毛炳文、王均部遭受打擊后的軍事實力被極大削減——此即,賀龍所言“胡宗南不敢來”的軍事斷言。在渭河南北的隴南地區都被四方面軍占領,毛炳文、王均受到嚴重打擊情況下,他們將徹底失去與胡宗南進行有效配合的軍事能力。朱德、張國燾9 月 4 日這個富有創意的電文后來為什么沒有被執行呢?由1936 年 9 月 4 日 24 時,與前一電文時隔僅七個小時,陳昌浩給朱德、張國燾回復的下面電文可以分析解答這個問題。

  • 陳昌浩給朱德、張國燾的復電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1936 年 9 月 4 日 24 時)

    朱、張并徐:

    (甲)四日十七時電一般同意,不過四方面軍不必以兩軍出西、禮,作用較小,弟意應首先集九、三十軍大部于現地區,以便四方面軍主力出通渭、靜寧、會寧,是否配合一方面軍夾擊該地區及增援蔣敵更有利。西、禮可以二七三團去策應,對狄道仍大威脅;現陣地仍須竭力固之。

    從此電文可以看出,陳昌浩與徐向前當時不在一地——從歷史資料知道:陳昌浩此時在岷州前線,徐向前在漳縣前線。四方面軍不必以兩軍出西、禮,作用較小,弟意應首先集九、三十軍大部于現地區,以便四方面軍主力出通渭、靜寧、會寧,是否配合一方面軍夾擊該地區及增援蔣敵更有利。”——這一段電文中第一個意思是:不贊成兩個軍出西和、禮縣,主張保持九、三十軍于現地區不動——這兩個軍當時是離西和、禮縣最近、最可能調動到渭河以南進擊西和、禮縣的部隊。第二個意思是:保持兩個軍在現地區不動,主要是為了與一方面軍配合夾擊靜會大道增援之蔣敵——已經知道發生的歷史事實是:直到九月二十日后,“靜會戰役計劃”被少數握有實權的高級指揮員破壞,發生四方面軍西退避戰遇大雪封山、及九月二十七日又向東返回,陳昌浩強調的"配合一方面軍夾擊該地區及增援蔣敵"這一點設想沒有能實現。這一設想若成為現實,意味著張國燾極為忌諱的一、四方面軍將實現會合。這樣的情況就致使九月四日到九月二十日期間,用兩個軍進擊西和、禮縣地區的時間和機遇被浪費和喪失。更重要的是:張國燾不反對用兩個軍進擊渭河南面西和、禮縣區域,因為這個行動方向不是張國燾極其忌諱的與一方面軍會合的方向,不會發生合兵一處成立統一指揮機構的事情。用半個月時間(兩個軍強大兵力十天足矣),兩個軍兵力配合二方面軍對渭河以南區域的王均部實施有效打擊后,即使后來發生西退避戰,也不會出現敵方三個軍圍攻夾擊二方面軍的嚴重情況;不會發生朱淮元三個團由武成大道進攻成縣的可能,因為,在西和、禮縣、成縣敵軍被消滅后,武都敵軍如不及時逃入四川境內,面對兩個方面軍夾擊的強大軍事壓力,不能避免被消滅的厄運;也不會發生唐淮源由天水增援成縣的情況,因為,面對兩個方面軍的強大軍事壓力,天水敵軍已是自顧不暇,是沒有膽量離開形勢危急之天水的。可知陳昌浩的這一段電文實際產生的結果是極其負面的——盡管他后來是贊成和擁護與一方面軍會合,在“岷州會議”上與張國燾發生了值得贊揚之激烈爭論。

    “西、禮可以二七三團去策應,對狄道仍大威脅;現陣地仍須竭力固之。”——陳昌浩的這一句電文中“狄道”即今甘肅省臨洮縣,時值四方面軍三十軍在漳縣附近與隴西、臨洮敵軍對峙,陳昌浩此意也是不同意三十軍離開漳縣到西和、禮縣。西、禮可以二七三團去策應——當時禮縣敵軍已經有一個多旅兵力(張子意日記),一個團去策應西河、禮縣無疑是一種敷衍了事的態度,對二方面軍的后方安全沒有實質性幫助;何況,渭河以南王均兵力遠不止一個多旅。從實際發生的情況看:陳昌浩的這一封電文是起了作用的,張國燾一定程度上采納了他的建議,兩個軍最終沒有調整到西和、禮縣方向。更重要的是:若張國燾不采納陳昌浩這一電文的提議,二方面軍的后方安全可以得到兩個軍相當一段時間的保障——由前面毛澤東發給彭德懷和聶榮臻電文知道,四方面軍通渭部隊九月二十四日撤去;即使發生九月二十四日后西和、禮縣地區的兩個軍大規模西撤,由九月四日到九月二十四日長達二十天期間內,二方面軍后方不會發生唐淮源、朱淮元來自天水和武都的攻擊;二方面軍一路東進,主力必將順利到達并控制寶雞周圍區域。之后胡宗南進到寶雞的部隊,是不敢置寶雞和西安的安危于不顧,貿然離開寶雞的。分析上面兩份電文產生負面影響的重大責任主要在陳昌浩。張國燾接受陳昌浩意見,最終沒有派兩個軍進擊西和、禮縣區域,失去了一次極好的軍事行動機會,造成二方面軍重大損失和東進失敗,此問題只應承擔次要責任。陳昌浩后來如果意識到這個問題,這有可能是西路軍失敗后,他不敢直接返回延安的一個重要原因之一。張國燾在此問題承擔次要責任,可以由1936 年 9 月 7 日 20 時,發出的下面一份電文印證。

  • 朱德、張國燾關于當前國內外敵情及紅軍行動意見致徐向 前、陳昌浩電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1936 年 9 月 7 日 20 時)

    徐、陳:

    甲、乙、(略)。

    丙、一方面軍主力已經車路溝向海寧進,因該方面馬鴻連部,我方提議一方面軍向固原、 靜寧、會寧進,他們尚未答復。

    丁、九十一師全部帶電臺,將來須(在)天水、加縣、鹽關鎮活動,目的在籍制王均部, 讓二方面軍得安然到達成、徽,稍得休息時間,使二方面軍對付王均、孫震不感困難。二、 (六)軍、三十二軍約于九日由哈達鋪出動萍鄉,須于十五日左右向永典、鹽關、關子一帶 活動。

    戊、浩速先來總部商爾后戰略方針。 (萬急)                 朱、張 

    該電文中雖然沒有堅持兩個軍進擊禮縣、西和,對陳昌浩提議做出了讓步,但是,仍然提出:九十一師全部帶電臺,將來須(在)天水、加縣、鹽關鎮活動,目的在籍制王均部, 讓二方面軍得安然到達成、徽,稍得休息時間,使二方面軍對付王均、孫震不感困難。”——總司令和張國燾電文中的這一安排,實際不贊成僅派二七三團去西和、禮縣區域,而是加強為一個師去西和、禮縣。對此,陳昌浩沒有提出反對的意見。另由周子昆致中革軍委電文:“過渭之九十×師于二十四日開回,二十八號撤集西固洮河東岸。”(周子昆關于四方面軍由臨潭向樂都進致中革軍委電 )——可以確定:九十一師一個師進入渭河以南西和、禮縣地區。該師雖然沒有與二方面軍進行過十分有效的戰斗配合,不可能對敵人形成兩個軍那樣強大的軍事壓力,更不能達成兩個軍迅速消滅渭河以南王均主力的效果;但是,只要該師不撤離西和、禮縣,武都的朱淮元和天水的唐淮源都不敢貿然進擊成縣我軍;因為,該師占據的西和、禮縣處于側擊武都和天水兩處來敵的有利位置。當九月二十四日,該師西退撤離后,即發生了武都朱淮源部和天水唐淮源部分別由南、北兩個方向進擊成縣我二方面軍后方的嚴重戰況。在二方面軍無法或沒有足夠兵力保證成縣、康縣后方安全,全軍兵力已經分散在成縣、康縣、兩當、徽縣、鳳縣廣大區域時,面臨著被優勢敵軍分別進擊、尾擊、各個擊破的威脅。這也是東進寶雞地區和聯絡陜南地區紅七十四師陳先瑞部戰略目標不能實現的重要原因。九十一師一個師進入渭河以南西和、禮縣地區,在一定程度上保證了二方面軍側翼與后方安全,但兵力相對較弱,不能像兩個軍那樣、具備及時控制攻擊武都敵軍的能力;后來發生武都敵軍突襲康縣我軍17團的嚴重事件,造成該團最終全部損失失去聯系,師政治部主任劉型犧牲,就是之前沒有實現派兩個軍的強大兵力及時攻擊消滅武都敵軍造成的遺憾。

    5、大戰略行動怎樣實現

    通過前面的分析,我們可以看到大戰略被破壞的關鍵要害是:張國燾與少數高級指揮員不想與一方面軍會合,會合后一旦形成統一的指揮機構,張國燾就不能實現對四方面軍和二方面軍的單獨控制。會合后的密碼、電文將統一交由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掌握,張國燾將失去分別對四方面軍和二方面軍個人控發電文的可能。因此,不惜造成幾千紅軍戰士的傷亡,用三個軍分別強攻圍困岷州達二十多天,拖延會合的時間。當“岷州會議”決議制定出與一方面軍會合為目的的“靜會戰役計劃”時,糾集少數掌握權力的人,采取公開反對的非組織西退避戰行動。同時放棄對二方面軍后方及側翼的保障和配合責任,造成二方面軍不應有的重大損失。下面將分析討論的是:若不發生上面這些不利情況,中共中央制定的大戰略會如何演變實現。1936 年 9 月 15 日,“岷州會議”召開的前一天或徐向前建議“出青馬敵后”的同一天,中革軍委發出的下面電文指出了實現大戰略的兩個重大軍事步驟。

  • 毛澤東、周恩來、彭德懷關于滯阻胡宗南部西進對三個方面的行動部署復朱德等電(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1936 年 9 月 15 日)

     朱、張、陳同志井任、賀、劉:

        戰略建議電發出后適接十三日二十時電,彼此意見大體一致,惟我們意見四方面軍宜迅以主力占領以界石鋪為中心之隆、靜、會、定段公路及其附近地區,不讓胡敵占領該線,此是最重要著。以一部附電臺東出華亭、隴縣區域縱橫游擊,成一遠出支隊,二方面軍之支 隊附電臺直出寶雞眉縣以東,我們己派一個師向靜寧線出動,如此當可滯阻胡宗南之行進, 而便于四方面軍之出到隴定大道并準備作戰,至一方面軍主力如南下作戰則定、鹽、預三城 必被馬敵奪去,于爾后向寧夏進攻不利,故在未給馬敵以相當嚴重打擊以前不宜離甘、寧邊 境,對東敵作戰宜以二、四方面軍為主力,一方面軍在必要時可以增至一個軍協助之,仍請 斟酌。 

        該電文中所述:“惟我們意見四方面軍宜迅以主力占領以界石鋪為中心之隆、靜、會、定段公路及其附近地區,不讓胡敵占領該線,此是最重要著。以一部附電臺東出華亭、隴縣區域縱橫游擊,成一遠出支隊,”——第一個重大軍事步驟就是:四方面軍宜迅以主力占領以界石鋪為中心之隆、靜、會、定段公路及其附近地區,不讓胡敵占領該線,此是最重要著。——此電文發出時,距8月10日四方面軍久攻岷州未克,已經拖延會合有一個多月。按彭德懷8月12日電文對四方面軍估計:八月底九月初可到隆德、界石鋪之線。我野戰軍亦宜在八月底出動夾擊敵人”——也已經被拖延十多天。宜迅以主力占領以界石鋪為中心之隆、靜、會、定段公路及其附近地區,不讓胡敵占領該線這一句電文反映出中革軍委的焦急心情。其中界石鋪為中心之隆、靜、會、定段公路上——界石鋪到會寧約50公里,是華家嶺山脈頂部海拔最高的一段路段,具有對通渭、秦安、天水等地直到渭河邊以及葫蘆河邊居高臨下的軍事地理制高優勢。界石鋪到葫蘆河東岸邊的靜寧縣約20公里由高到低地形,具有對葫蘆河邊靜寧縣居高臨下的軍事地理制高點優勢,可以預選設置多處高低搭配的防御陣地阻擊靜寧方向來敵。靜寧位于葫蘆河東岸六盤山西側最低谷位置,占據背靠依托葫蘆河的靜寧縣,可以作為界石鋪到葫蘆河西岸多處預設陣地的前出陣地——處于葫蘆河東西兩岸低谷處的前出陣地具有不易受敵機轟炸的優點。占據靜寧到隆德約40公里上坡路段兩側,是側擊由隆德居高臨下向靜寧攻擊前進之敵軍的良好地形——配合彌補占據葫蘆河兩岸低谷處靜寧之我軍的劣勢。我們己派一個師向靜寧線出動”——足以配合側擊隆德居高臨下向靜寧攻擊前進之敵軍。隆德與與東北軍控制的平涼地界交接,是六盤山西蘭大道上的一個制高點,其最重要的軍事意義是直接與占據平涼地區的東北軍相呼應,易于從東北軍獲得相應補給。從隆德到六盤山東麓的華亭、隴縣約100多公里,占有居高臨下的軍事優勢。隴縣到寶雞約70多公里,胡宗南部要由寶雞進入甘肅隴南地區,首先要通過或占據隴縣、華亭兩地。9 月 15 日電文:以一部附電臺東出華亭、隴縣區域縱橫游擊,成一遠出支隊,”——其中,附電臺于遠出支隊立即使寶雞胡宗南部感到:華亭、隴縣區域我軍兵力至少是師以上規模,當時我軍團級規模一般沒有電臺。游擊此區域的我軍不一定占據華亭、隴縣縣城(隆德也一樣),這樣可以靈活地根據情況、集中或分散開展對敵軍主力或后勤運輸部隊的戰斗行動;并通過攜帶的電臺,隨時將該區域的敵我情況告知上級指揮機構。當我軍以師、團規模主力對華亭、隴縣約100多公里山地沿西蘭大道向隆德前進的較大規模敵軍后勤部隊攻擊時,其戰斗在靜寧一線的主力部隊軍心和意志將受到極大打擊甚至發生動搖。縱橫游擊遠出支隊”的打擊重點將是敵軍主力尾部的輜重補給車隊,胡部若不能在主力進攻前消除對輜重補給車隊側擊襲擾的隱患,其主力攻擊靜寧到界石鋪將會付出重大損失并招致攻擊的徹底失敗。敵軍必須先用至少兩個師以上兵力,對西蘭大道兩側我軍遠出支隊進行清剿,保證其輜重補給車隊安全,以解除后顧之憂;否則,在后勤無法保障情況下,胡宗南部主力是不敢貿然深入西蘭大道,向隆德、靜寧、界石鋪等地攻擊前進的。此即歷代兵家所述: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同樣,在后勤供給無法保障情況下,胡宗南部主力是不敢由陜西隴縣貿然進入“關隴通道”東側入口的;否則,不僅會受到我軍遠出支隊的尾擊,還會受到甘肅通渭、清水方向四方面軍對“關隴通道”西側的堵擊。

       8 月 30 日電文中所述:二方面軍之支 隊附電臺直出寶雞眉縣以東”——第二個重大軍事步驟就是:配合處于寶雞外圍西北面50公里不到的華亭、隴縣遠出支隊,二方面軍遠出支 隊附電臺直出寶雞眉縣以東。眉縣與寶雞外圍接壤,眉縣縣城與寶雞距離約40公里,與西安、咸陽都只有幾十公里。二方面軍遠出支隊附電臺以師以上規模出現在這一區域,南北兩個遠出支隊的軍事活動會立即震動西安、寶雞、咸陽周圍國民黨各級黨政軍機構;出現這一局面,由咸陽開進寶雞的胡宗南部不僅負有守衛寶雞的責任,還負有保證西安和咸陽附近多個縣城政府安全的責任;胡宗南部是不敢離開寶雞地區的——這就是迫使胡宗南部停止于甘肅以東”“胡宗南不敢來”的大戰略布局。

     再看1936 年 9 月 14 日中共中央電文中這一句話:由陜北派出游擊支隊,經關中蘇區出至涇水以南活動,牽制胡宗南之側后。” ——涇水在西安外圍不遠處由西北流向西南注入渭河,涇水以南的禮泉、靈臺、扶風等縣與寶雞、咸陽、西安附近的華亭、隴縣、眉縣接壤,陜北游擊支隊出至涇水以南活動,實際就是配合華亭、隴縣遠出支隊和二方面軍直出寶雞眉縣以東的遠出支隊之行動。陜北游擊支隊與其他兩路遠出支隊的活動范圍將覆蓋寶雞、咸陽、西安周圍多達十幾個縣的區域,這些縣的國民黨各級黨政軍機構將處于極度恐慌的狀態。出現這種局面,胡宗南部既不敢西進,也不敢離開寶雞,此即前面中共中央9月26日電文中所述:"四方面軍有充分把握控制隆、靜、會、 定大道,不會有嚴重戰斗。”這一軍事部署的依據。

      再看賀龍所述的這一段話“這個戰役如成功,不是陜北的情況了。把毛炳文一打,我們出關中、甘肅問題解決了,就無后顧之慮了,對穩住東北軍、西北軍就好了。三原、耀縣都可以搞掉,陜南、隴東可以搞掉,胡宗南不敢來。”——第一個重大軍事步驟的要點就是按照“靜會戰役計劃”的步驟在“西蘭大道”兩側及大道附近重點消滅毛炳文部,按照“靜會戰役計劃”首先完成消滅會寧、靜寧、通渭敵軍及占據太平店、翟家所、界石鋪等要點;然后擴大戰果,占據武山、甘谷、秦安、清水、莊浪并消滅該區域敵軍,完全控制赤化渭河以北到“西蘭大道”之間的隴南區域。第二個重大軍事步驟就是前面所述的:二、四方面軍配合首先消滅西和、禮縣之敵,繼而擴大戰果、消滅武都、成縣、康縣之敵,困王均軍部于天水——達到完全控制赤化渭河以南到武都的隴南區域,為二方面軍主力及遠出支隊東進兩當、鳳縣,最終攻擊前進到寶雞、眉縣地區打下堅實的基礎。此即賀龍所述:甘肅問題解決了,就無后顧之慮了,對穩住東北軍、西北軍就好了。三原、耀縣都可以搞掉,陜南、隴東可以搞掉,胡宗南不敢來。”

      以上分析論述的兩個重大軍事步驟要達到的戰略目的就是:“1迫蔣抗日造成各種條件使國民黨及蔣介石不能不與我們妥協,以達到兩黨兩國聯合反對日本的目的; 2緊密地聯合東北軍,并進行西北其他各部的聯合談判,造成西北局面。”

  • 本文轉載需寫明出處:重慶大學退休教師張保平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房租都交不起了,誰還敢為國生娃?
  2. 大神長期違法違規濫種轉基因可以不被追究責任?
  3. 郭松民 | 評《決勝時刻》中毛澤東形象的塑造
  4. 發行了9億張的《毛主席去安源》及其背后的往事
  5. 另一種選擇: 周家莊萬民摁紅手印,誓走共同富裕道路!
  6. 這頭嗜血的惡狼,咬住香港的傷口不放!
  7. 戴錦華:與"革命"同時遭到放逐的,是階級、平等的觀念及其討論
  8. 水資源私有化有多可怕?這幾個國家就是例子
  9. 路風:沖破迷霧,揭開中國高鐵技術進步之源——駁斥所謂“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的流行說法
  10. 來自農村的呼喊:老百姓對新農合有怨言了!
  1. 雙石:我來為央視《數說中國》說幾句話……
  2. 曹征路:西路軍失敗的真相
  3. 張文茂:不要再招搖十八個手印的破旗了
  4. 另類革命家小傳丨成王敗寇——高崗
  5. 錢昌明:這是什么“共產主義”? ——評《一個披著資本主義外衣的真正共產主義國家》
  6. 丑牛:“三個緬懷”召喚著“革命情懷”
  7. 邋遢道人:怎樣用數據分析改革前后的經濟增長
  8. 郭松民 | 評《決勝時刻》中唐國強的表演
  9. 徐漢成:蔣介石的歷史判決書
  10. 是什么讓女工被迫與上級發生性關系?
  1. 老田 | 教科書一般的人生經歷:聶元梓的九十八年
  2. 董卿的“愛國”為何犯了眾怒?
  3. 李慎明:毛主席反和平演變戰略培養了當今哪些領導人
  4. 張若沖:也談田家英之死
  5. 這是要嚇死美國的節奏嗎?一周內中國發言人兩次引用毛主席話語懟美國
  6. 雙石:我來為央視《數說中國》說幾句話……
  7. 《平凡的世界》是路遙給我熬的一碗毒雞湯
  8. 郝貴生:抬頭望見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澤東
  9. 曹征路:西路軍失敗的真相
  10. 一個“洋奴”的丑陋嘴臉!
  1. 河南省焦作沁陽市多個農村村民自籌資金敬豎漢白玉毛主席塑像
  2. 香山革命紀念館三件文物的故事
  3. 張文茂:不要再招搖十八個手印的破旗了
  4. 雙石:我來為央視《數說中國》說幾句話……
  5. 來自農村的呼喊:老百姓對新農合有怨言了!
  6. 河南這個全國“典型村”的副支書很厲害!
德甲客场最新积分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