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雙石、高戈里:把“陰謀論”顛倒的西路軍史再顛倒過來

周軍  高戈里 · 2019-10-04 · 來源:紅色文化網
收藏( 評論( 字體: / /
鑒于西路軍史的學術之爭已經演變為意識形態斗爭,我們建議參照1983年中央解決西北黨史問題的辦法,通過召開西路軍史問題座談會等形式,讓分歧各方通過當面交換意見,厘清基本史實,明辨大是大非。

  ?把“陰謀論”顛倒的西路軍史再顛倒過來

  ——建議召開西路軍史分歧意見交流會

  周  軍  高戈里

  

01.jpg

  1937年3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關于張國燾同志錯誤的決議》明確指出:“西路軍向甘北前進與西路軍的嚴重失敗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沒有克服張國燾路線。”

  半個世紀后,上述歷史結論被某些人推翻,西路軍渡河西進乃至于“進退行止,都經中央軍委指示或批準”這一結論在史學界似乎成為主流。隨之,又衍生出“陰謀論”,并在客觀上與境內外敵對勢力顛覆中國革命史遙相呼應。

  鑒于對西路軍史的學術分歧已經演變成與歷史虛無主義的斗爭,我們提出以下意見:

  一、翻案結論顛覆西路軍渡河西進的關鍵史實,需要澄清

  1. 紅四方面軍主力西渡黃河,是先斬后奏迫使中央追認的。因為共產國際援助武器的交貨地點在北面的定遠營(今內蒙古巴彥浩特鎮),會師中的紅一、二、四方面軍則處于“南北兩敵之間,非擊破南敵無法向北”,所以中央在部署寧夏戰役時特別強調“集中三個方面軍全力選擇有利機會,給南敵以打擊”。然而,張國燾卻“畏敵過右”,屢屢對中央的兵力部署釜底抽薪,致使聚殲“南敵”之胡宗南先頭部隊的戰役計劃流產。在此期間,中央在獲悉紅三十軍已經在渡的情況下,批準其西渡黃河,但紅四方面軍總部卻在戰役第一階段尚未“擊破南敵”時,率方面軍總部直屬隊及紅九軍、紅五軍先后跟進渡河,迫使中央不得不追認既成事實。

  2. 紅四方面軍主力西進的核心意圖并非為了“獲取國際援助”。徐向前、陳昌浩率紅四方面軍主力西渡黃河后,于1936年11月2日致電中央,在共產國際交貨地點還在北方定遠營之時,提出“我方決先向大靖、古浪,平番、涼州行,而后帶(待)必要時,再轉來接主力過河”,將進軍方向左旋至通往新疆的西方。對此,徐向前在1982年8月14日接受訪談時承認:“過河后,中央決定打定遠營……我那時是積極主張西進的。”

  3. 翻案者向中央推卸責任的關鍵依據是后補的。徐、陳“11·2”電報的次日,共產國際致電中共中央,將交貨地點從北面的定遠營改在西面新疆的哈密,才補給了紅四方面軍主力“西進”的理由,也給幾十年后翻案者得以欺上瞞下的關鍵“依據”。

  4. 西路軍“沒有克服張國燾路線”。張國燾右傾機會主義包括“退卻路線﹑軍閥主義和反黨行為”三大內容,其中基于對中國革命形勢的悲觀估計,“主張向中國西部荒僻地區實行無限制的退卻”,是張國燾“右傾機會主義路線的實質”。也正因西路軍“沒有克服張國燾路線”,張國燾另立中央私刻的偽印才被帶過黃河,后來在青海西路軍萬人坑內出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中央中央政治局關于張國燾同志錯誤的決議(1937年3月31日)》,《鞏固和發展陜甘蘇區的軍事斗爭⑴》(中國人民解放軍歷史資料叢書編審委員會),解放軍出版社1999年版,第952~954頁。

  2《毛澤東、周恩來、彭德懷關于同意紅二方面軍北渡渭水致朱德等電(1936年10月2日14時)》,《紅軍長征·文獻》(中國人民解放軍歷史資料叢書編審委員會)第1167頁,解放軍出版社1996年版;《通莊靜會戰役計劃》(1935年9月28日),《紅軍長征·文獻》,中國人民解放軍歷史資料叢書編審委員會編,解放軍出版社1995年5月版,第1160~1163頁。

  3《徐向前、陳昌浩請示行動方針致中央軍委電(1936年11月2日)》,《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解放軍出版社1992年版,第858~859頁。

  4《徐向前關于紅四方面軍歷史上的幾個重要問題的講話(1982年8月14日)》,《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文獻卷(下)》,甘肅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229~244頁。

  5《共產國際執委會書記處致中共中央書記處電(1936年11月3日)》,轉引自楊奎松《蘇聯大規模援助中國紅軍的一次嘗試(1934~1937)》,《蘇聯、共產國際與中國革命的關系新探》,中共黨史出版社1995年版,第321頁。

  二、翻案風已演進至妖魔化人民領袖、顛覆中國革命史,需要反擊

  1.翻案的緣起。1983年2月,李先念送中央各領導傳閱的《關于西路軍歷史上幾個問題的說明》所附的52封電報,一位研究軍史的人向有關方面有選擇地呈送了52封電報,并在此基礎上做了違反史實、斷章取義、向中央推卸責任的曲解,進而誤導了一些相關同志。

  2.“陰謀論”的出爐。研究紅四方面軍史的某民間組織的一些負責人,公然以十分惡毒的語言辱罵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央領導同志。他們將西路軍失敗的責任推到中央和毛澤東身上,進而得出“陰謀論”的結論,認為毛澤東見死不救、借刀殺人,把西路軍往刀尖上送,以實現個人權力欲望。

  3. 境外敵對勢力大加利用。上述翻案“成果”如今已收入張戎夫婦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陰謀論”始作俑者還接受了張戎的采訪。該書廣告詞狂妄宣稱:“一本注定要改變歷史的書,摧毀中國制造之紅色神話,張戎新書透穿毛澤東魔障!”

  三、一些黨內的專家雖然反對妖魔化毛澤東,但依舊違背基本史實。

  例如有一位黨史專家說:“在新的《毛澤東選集》出版后,傳統觀點基本得到糾正,個別學者堅持傳統看法,但這不影響學界對西路軍的總體認識。”他繼續顛倒先形成既成事實、后有中央追認批準之軍令形成過程,進而維持先有中央命令后有紅四方面軍主力渡河西進的錯誤史學結論。

  又如另一位軍史專家在其作品中,僅僅把“朱德、張國燾聯名的命令”視為中革軍委的命令,這就無視了如下史實:(1)從組織上看,草地分裂前增選的中革軍委在張國燾另立中央后,不僅被張國燾“廢除”,中央也重組了軍事指揮系統;(2)從內容上看,朱張批準徐陳“11·2”電報西進請示不符合中央意圖,因為此時中央尚未同意共產國際將交貨地點西移;(3)從電文稱謂上看,1936年10月10日中央明確朱張與軍委關系后,張國燾再也不敢自稱中革軍委了,并在10月14日致電時首次稱呼中央方面為“軍委”;(4)鑒于張國燾有封鎖朱德、“陰謀強奸式”署他人名字等種種劣跡,此間署名“朱張”的電報并不一定代表朱德。

  上述這些結論,都是在繼續向中央推卸責任,這在客觀上就為“陰謀論”的滋長預留了暗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中國共產黨在民族戰爭中的地位》﹐《毛澤東選集》四卷合訂本﹐人民出版社1966年版﹐第496頁。

  7《中央中央政治局關于張國燾同志錯誤的決議(1937年3月31日)》,《鞏固和發展陜甘蘇區的軍事斗爭⑴》(中國人民解放軍歷史資料叢書編審委員會),解放軍出版社1999年版,第952~954頁。

  8 黃河故人:《三枚“中央”大印何以出土于青海西路軍萬人坑》,察網http://www.cwzg.cn/history/201909/51222.html

  9 石仲泉:《西路軍血戰河西的歷史反思》,《軍事歷史研究》2016年第5期。

  10《毛澤東傳1893—1949》,中央文獻出版社1996年版,第371頁。

  11《中共中央書記處關于三個方面軍會合后的統一作戰指揮決定致朱德、張國燾并各方面軍領導人電(1936年10月10日20時)》,《鞏固和發展陜甘蘇區的軍事斗爭⑴》,解放軍出版社1999年版,第777頁。

  12《朱德、張國燾關于完全同意十月份作戰綱領和軍事、政治、外交指示致黨中央及軍委電(1936年10月14日)》,《紅軍長征·文獻》(中國人民解放軍歷史資料叢書編審委員會),解放軍出版社1996年版,第1186頁。

  13 傅鐘:《西北局的光榮使命》,《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解放軍出版社1992年版,第763~784頁。

  14 齊德平:《關于一封電報的考證》,《黨的文獻》2002年第3期,第92頁。

  值得注意的是,曾宣揚“西路軍政治責任和軍事責任是以毛澤東為首的黨中央負全責”,并自稱“首開呼召憲政之先河之人”的蔡小心,在網上宣揚說,那位軍史專家專家書中“西路軍篇章是總指揮親自修補的”,“總指揮親自為西路軍定調正名”,“接下來就是修黨史”,為繼續顛覆西路軍史,傳播“陰謀論”大造輿論,完全無視習近平總書記2019年8月20日參觀西路軍紀念館時的重要講話精神與1937年《中央政治局關于張國燾同志錯誤的決議》的科學結論。

  

  四、建議召開西路軍史分歧意見交流會

  從上世紀90年代到本世紀初,中央檔案館田逢祿、耿仲琳、潘合定、齊德平、田仲群等老同志多次批評翻案者“閹割檔案”。在遭到封殺后,他們不得已自費編印《蘭臺稿存》,以留給后世。

  2010年,民間軍史研究者周軍(筆名雙石)撰寫《拂去歷史的塵埃——西路軍問題再考辯》,中央檔案館耿仲琳在耄耋之年看到此書后感慨道:“我可以瞑目了。”

  2016年,國防大學戰役學教研部二室主任馬秀山教授撰寫《西路豐碑——寧夏戰役與西路軍作戰研究》一書,在這前后還撰寫《〈徐向前回憶錄〉關于西路軍歷史回顧的若干硬傷》、《×××先生〈××〉中關于西路軍部分的硬傷》等論文。

  2016年,某軍史雜志刊登某專家否定中央政治局歷史決議的文章后,雙石寫了反駁文章《×××〈西路軍血戰河西的歷史反思〉評析》。

  令人十分遺憾的是,這些尊重歷史事實、維護中央政治局歷史決議的研究成果,均不能出版或發表。這是極不公平的,

  鑒于西路軍史的學術之爭已經演變為意識形態斗爭,我們建議參照1983年中央解決西北黨史問題的辦法,通過召開西路軍史問題座談會等形式,讓分歧各方通過當面交換意見,厘清基本史實,明辨大是大非。

  (作者均系長期從事軍史研究的民間學者)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此次大典:關于毛主席的七處重大變化,透露大信號!
  2. 那一百面旗幟,昭示著這次閱兵式的良苦用心!
  3. 師偉 | 毛主席在國慶節
  4. “友誼勛章”獲得者伊莎白:毛澤東是“社會學界的牛頓”
  5. 鶴齡:之大慶時,新華社又提起 “十年內亂”很不妥
  6. 在香港,知識越多越反動?
  7. 從資產階級法權說起
  8. 師偉:空虛無神的《攀登者》
  9. 張志坤:中國精神力量的空前迸發
  10. 從電影《攀登者》看集體主義和個人主義
  1. 王岐山講話令人嘆服!更值得深思!
  2. 瞻仰毛澤東同志遺容:國魂回歸,毛澤東思想回歸!
  3. 令人欣慰和激動的消息,國慶節的前一天咱們的總指揮瞻仰了毛主席紀念堂!
  4. 此次大典:關于毛主席的七處重大變化,透露大信號!
  5. 攀登者:少了一個毛主席雕像,多了一個喇嘛
  6. 毛澤東!托起新中國的人民領袖
  7. 岳青山:毛澤東永遠活在世界人民的心中 ——建國70周年緬懷開國領袖毛澤東
  8. 諾獎得主屠呦呦提問:你覺得什么時候最幸福?網友們的回答亮了!
  9. 重大題材的重大BUG
  10. 有一種鄉愁叫毛澤東時代
  1. 王岐山講話令人嘆服!更值得深思!
  2. 雙石:我來為央視《數說中國》說幾句話……
  3. 董卿的“愛國”為何犯了眾怒?
  4. 瞻仰毛澤東同志遺容:國魂回歸,毛澤東思想回歸!
  5. 令人欣慰和激動的消息,國慶節的前一天咱們的總指揮瞻仰了毛主席紀念堂!
  6. 曹征路:西路軍失敗的真相
  7. 這是要嚇死美國的節奏嗎?一周內中國發言人兩次引用毛主席話語懟美國
  8. 郝貴生:抬頭望見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澤東
  9. 錢昌明:這是什么“共產主義”? ——評《一個披著資本主義外衣的真正共產主義國家》
  10. 邋遢道人:怎樣用數據分析改革前后的經濟增長
  1. 毛岸英:“我做毛澤東的兒子合格嗎?”
  2. 此次大典:關于毛主席的七處重大變化,透露大信號!
  3. 此次大典:關于毛主席的七處重大變化,透露大信號!
  4. 此次大典:關于毛主席的七處重大變化,透露大信號!
  5. 8旬老人摔倒1小時沒人理,風險社會人人自危如何是好?
  6. 8旬老人摔倒1小時沒人理,風險社會人人自危如何是好?
德甲客场最新积分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