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時政 > 時代觀察

設置“人民節”讓共產黨在人民中永生

靳乃夫 · 2019-10-08 · 來源:烏有之鄉
收藏( 評論() 字體: / /
高高舉起這面旗幟,對敵人是一種震懾,對許許多多的優良作風是一種傳承,對人民是一種凝聚,當人民世世代代慶賀這個節日的時候,共產黨不就獲得了永生嗎?

設置“人民節”讓共產黨在人民中永生

(之一)

到今年九月,毛澤東去世已經有四十三個年頭了,可緬懷紀念的聲浪大有一浪高過一浪的趨勢,這可不是世界上所有去世的領袖人物都能享有的待遇。希望將毛澤東的生日設置為“人民節”的呼聲,四十多年也從未停息過。作為中國共產黨人,想沒想過這里的道理?覺沒覺得這對中國共產黨來說是一個不可多得的機遇?

高高舉起這面旗幟,對敵人是一種震懾,對許許多多的優良作風是一種傳承,對人民是一種凝聚,當人民世世代代慶賀這個節日的時候,共產黨不就獲得了永生嗎?

第一章、前車之鑒

中國共產黨內一些有危機感的人制作了一部大型紀錄片《蘇聯亡黨亡國二十年祭》,不知道多數中國共產黨黨員怎么看,我比較認真地看了多遍,許多細節做了記錄,很希望此舉能引起中國共產黨多數人的重視!就算杞人憂天吧!

19891126,戈爾巴喬夫撰文贊賞資產階級的議會民主和“三權分立”的政治體制。

199025,戈爾巴喬夫在蘇共中央全會上明確表示:蘇共的領導地位不應該依靠憲法強行合法化。

311,蘇共中央決定向蘇聯人大提出修改憲法第六條

三天后,非常人大會正式通過修改憲法第六條

——在蘇聯終于消除了蘇共一黨專政的局面,承認了多黨制

1991823,在俄羅斯最高蘇維埃會議上,葉利欽簽署總統令:

“停止俄羅斯共產黨的一切活動!”

1991823蘇共中央辦公大樓被查封。

第二天,戈爾巴喬夫辭去蘇共中央總書記的職務,同時宣布解散蘇共中央委員會。

這表明“實行多黨制”的西方民主是手段,是麻痹瓦解對手的策略,而不是目的,戈爾巴喬夫領導的蘇聯共產黨竭盡全力推行多黨制,而多黨制卻并不接受蘇聯共產黨。

當中國共產黨強調:國家、軍隊必須堅持中國共產黨的絕對領導時,中國共產黨內部是不是有些共產黨人感到有些羞澀,有些與西方民主格格不入呢?是否也有些中國共產黨人想在這里表現得更“慷慨大度”一些呢?

像我這樣的老百姓所要的是安定、富裕,誰來領導都行。只有覬覦其位的野心家覺得這是一套桎梏,讓他們失去了“民主”和“自由”。可當他們自由后,給他們自由的人卻又不能自由了,那當初努力給對方這個自由的蘇聯共產黨,是不是有些幼稚?

1991317,就是否保留“蘇聯”進行全民公決,1.47億人參與投票,人數占總人數的80%76.4%的人贊同保留“蘇聯”,可各個加盟共和國的領導贊成“蘇聯”解體。因為他們從來沒有考慮子民在世人面前是否有大國的自尊,所追求的只是自己的權力是否會受到約束。寧當弱小國家的老大,也不愿當強大國家的老二。

全民公決后僅僅一個多月戈爾巴喬夫就違背人民的意愿,撇開蘇共中央和最高蘇維埃,直接與俄羅斯聯邦、烏克蘭、白俄羅斯等九個加盟共和國的領導人在新奧加廖沃別墅開會。討論新聯盟條約草案,準備拋棄“社會主義”,將國名改為“蘇維埃主權共和國聯盟”。新條約是在半秘密狀態下形成的,最高蘇維埃的大多數人都不知道,815,戈爾巴喬夫公布了新聯盟條約的正式文本。

戈爾巴喬夫是真想實現議會制式的民主嗎?是真想尊重人民意愿嗎?那他怎么不顧76.4%的民眾意愿努力保留蘇聯?召開決定國家命運的會議卻不召集15個加盟共和國的全體領導?而只召集了9個加盟共和國的領導偷偷摸摸地開會?

他的理解沒錯,“議會制”也是手段,目的是實現自己的意愿,為達不可告人之目的,就必須采取不可告人之手段,西方“民主”歷來就是這么干的!葉利欽還曾下令炮轟不聽話的議會大廈

中國共產黨的議會要想有別于西方議會,就要在參會人員的確立上體現出人民性。如果在一個地方,只要有了相當的資產的老板(企業家),就毫無懸念地成為人大代表,那靠誰來表述打工仔的意愿?過去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代表,講究工、農、商、學、兵的人數比例,是有道理的,那才是人民性的體現,才是東、西方議會的本質區別。盡管普通民眾人微言輕,可國家政府卻要體現出對他們的尊重!讓最廣大的人民群眾有代表參會,有代表發聲!

在媒體已經相當發達的今天,丑態百出的西方議會很難隱瞞全部內幕,人民很容易看到西方議會的虛偽,我們的議會就特別要能體現出共產黨之議會是有別于西方之議會的!如果西方的議會是大財團說了算,我們的議會是“企業家”說了算,盡管你不讓老百姓發聲,可他們心中的不平是會淤積的,這似乎不是危險,可必定是隱患!

1988628,蘇共第十九次代表會議召開,全面拉開了政治改革的大幕,此次會議把“人道的,民主的社會主義確立為改革的“最終目標和理想”

1986年底,在高爾基城流放了六年的著名持不同政見者薩哈羅夫被戈爾巴喬夫召回到了莫斯科。重獲自由的薩哈羅夫積極從事反共反蘇的政治活動,并迅速成為所謂民主派的領頭羊。

19862月在戈爾巴喬夫雅科夫列夫積極策劃下蘇共27大正式提出“公開性”的問題。列寧當年用過“公開性”一詞,其原意是把黨和政府的工作對人民群眾公開,聽取群眾意見,改進黨和政府的工作。以便得到群眾的理解和支持。列寧同時強調“公開性”不是無限的,無原則的。而到了戈爾巴喬夫那里,“公開性”在“讓人民知道一切”不留“被遺忘的人物和空白點”等口號下,變成專門揭露黨和國家歷史上的陰暗面和消極現象甚至是歪曲與偽造歷史的工具。

一大批主張西化的編輯記者被啟用,一批過去被禁止的反社會主義的文學作品和電影紛紛解除了封印。

阿爾巴特街的迷墻——一面任何人都可以在上面涂抹發泄的墻,出現在上世紀80年代后期,當時的蘇聯就像這面墻一樣,任人涂抹,任人評說,是非顛倒,黑白混淆,正是戈爾巴喬夫倡導的“公開性”、指導思想多元化,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形成了否定蘇共和蘇聯歷史的逆流,沖擊著克里姆林宮的紅墻,使蘇聯意識形態領域一片混亂,進而從根本上動搖了蘇共的執政地位。

1987年形成了一場反思歷史重評歷史的運動。1988年后不斷升級,一浪高過一浪,形形色色的境內外反共反社會主義分子追隨赫魯曉夫“秘密報告”的論調,從批判斯大林和“斯大林主義“入手,進而攻擊和誹謗列寧和十月革命,再進而否定整個蘇聯和蘇聯共產黨,否定馬克思列寧主義指導地位。

無論是前蘇聯的布爾什維克還是現今中國的中國共產黨,歷史是他們豎起的豐碑,領袖是他們的靈魂,想詆毀他們必然拿他們的歷史和領袖開刀。在中國曾一度出現的所謂"撥亂反正",在一些仇視共產黨的文人筆下,共產黨的過去幾乎一無是處,難道不值得我們防備和慎思嗎?

20107月,俄羅斯第五頻道開播了一個名為“時代法庭“的電視辯論節目,其主題主要涉及蘇聯歷史上有爭議的問題,當辯論到“布爾什維克是挽救了俄國還是葬送了俄國”這一問題時,72%的電視觀眾和88%的互聯網網民認為布爾什維克挽救了俄國!……因上述兩個結論完全出乎被資本操縱的主辦方的預料,這場辯論沒有進行完畢,中途便強行終止。

這就是蘇聯人民的真實民意!

這就是那些打著“民主”旗號的政客的真實嘴臉!

對于蘇聯乃至世界人民,沒有列寧、斯大林領導的蘇聯共產黨,就不可能取得反法西斯戰爭的完全勝利,世界格局就會出現慘不忍睹的局面,就因為沒有發生,一般人便將其忽略了,政客們乘機將其虛無化了,好像沒有列寧、斯大林和蘇聯共產黨也一樣能輕輕松松地走到今天。

沒有列寧、斯大林強有力的領導,就不可能有蘇聯人民的和平建設。就不可能有前蘇聯工農業大發展,就不可能有蘇聯足以和世界頭號強國抗衡的國防!這些赫赫功績便是這個政黨的主流!是無可爭辯的事實!是這個政黨執政合法性無法撼動的根基。作為蘇共的總書記,非但不能強化對這個既成事實的認識,還主動涌起一場自我否定的逆流,不是自作孽嗎?

一個人民領袖,一個有著幾千萬黨員的政黨,做了這么多驚天動地的事業,不可能沒有一點問題和錯誤,這些問題既可以通過自我批評加以克服,也可以虛心聽取黨外人士的善意提醒與嚴肅批評,卻不能允許敵人究其一點不及其余地進行攻擊,更不能容許顛倒黑白!

戈爾巴喬夫將薩哈羅夫從流放地召回,還在他選舉落選時為他追加名額讓他當選,并不紳士,而是一種自掘墳墓的愚蠢的勾當。

中國共產黨并沒有很好地從蘇聯亡黨亡國的前車之鑒中吸取教訓,當一股敵對勢力掀起對毛澤東的惡毒攻擊的狂潮時,在中國共產黨內,聽之任之者有之,隨波逐流者有之,推波助瀾者有之,更有興風作浪的!

好些黨內外有識之士自覺主動地站出來為毛澤東鳴冤;為共產黨正名;對顛覆共產黨執政根基的《軟埋》之流進行批駁,為的不是他們自己!他們的不懈努力卻并不被理解。

在我們一座小小的山城,早先建什么“華夏藝林園”,為幾十個演員、歌唱家塑造了一個個數噸重的石雕像,整座山城卻沒有重塑一尊領袖或英雄模范的雕像。舊社會缺乏對戲子的尊重,是應該批判并改正的,他們在舞臺上給人們帶來了歡笑,人們也是喜歡他們的,可與那些用熱血和頭顱為我們換取今天的英雄比,誰更值得尊敬?更值得我們愛戴?更值得永遠紀念?人們捧腹大笑的時候,只看到眼前的明星,忘記了先烈,是可以理解的。可作為執政黨,難道也不明白革命先烈、英雄模范、科學家、工程師是應該擺在怎樣的地位嗎?當孩子們的理想不再是英雄模范,而成了“明星”的時候,人們批評當下是“戲子誤國”,難道能怪戲子嗎?難道能怪人民嗎?是誰糊里糊涂地將社會引到了這樣的局面?國慶七十周年的慶祝活動中,這個關系就擺得比過去好多了,得到了廣大人們權重的擁護和贊賞!

近期,我們這里改建了一座《百世大儒陸九淵》的主題公園,宣揚“宇宙即吾心,吾心即宇宙”的唯心主義觀點,走在公園的人們不禁要問,是陸九淵的唯心主義思想指導我們走到今天的嗎?

我絕不是說文化不能傳承,也不否定百家爭鳴,只是覺得,不能本末倒置,不能主次不分,不能自我淡出。在我們這里還有一星半點共產黨、毛主席的痕跡嗎?實實在在,是共產黨、毛主席帶領我們走到今天的呀!合理適度地對共產黨、毛主席進行紀念和宣傳,老百姓是能認可、接受、擁護的呀!為什么任由那些心懷叵測的人用那些早已屁臭了的唯心主義東西來掩埋自己呢?

在黨內,一些有遠見的政治家,他們頻頻到韶山,到井岡山,到延安,到西柏坡,都是在強化共產黨的歷史,在強調毛澤東思想的作用,強調毛澤東在中國共產黨的鼻祖地位!在維護這個政黨執政的合法性!

試想,在中國,只要將毛澤東否定了,共產黨還立得起來嗎?人民軍隊還立得起來嗎?人民共和國還立得起來嗎?八千萬黨員是一個龐大的軀體,毛澤東才是靈魂,蘇聯亡黨亡國是從否定列寧斯大林開始的,在中國,丟棄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之日,離亡黨亡國就不會太遠了!

1988313,《蘇維埃俄羅斯報》發表了列寧格勒工學院女教師尼娜.安德烈耶娃的一封讀者來信,批評蘇聯大地掀起否定斯大林和蘇聯歷史的逆流,他的信在黨內外引發了軒然大波,為了這件事,由戈爾巴喬夫主持,政治局連續召開了兩天的會議,他們要找出誰是此事的主謀。

一封捍衛蘇聯捍衛蘇聯人民利益的信,在政治局討論了兩天,而成千上萬的反蘇聯反人民的信,政治局一次也沒有討論過。會后戈爾巴喬夫和亞科夫列夫組織文章公開安德烈耶娃的來信,認為這是“反改革分子的宣言”。接著蘇聯各大報刊紛紛轉載并對來信大加討伐,對一名普通黨員反映問題的來信戈爾巴喬夫、雅科夫列夫等人,如此興師動眾,批判問責,他到底想干什么?

1991819,也就是新聯盟條約簽署的前一天,以副總統亞納耶夫為代表的蘇聯黨政軍最高領導人,為挽救蘇聯被瓦解的命運,同時阻止所謂民主派上臺,成立了“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并宣布在一些地區實行為期六個月的“緊急狀態”這就是震驚世界的“8.19事件。然而,“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僅僅堅持了三天就以失敗告終。

其實這些正是蘇共積極正義的力量,他們的努力或者被自己戕害了,或者被敵對勢力給屠殺了,這樣敵我不分,是非不明的政黨,焉能不亡!

關于前蘇聯解體的原因,說法很多,但歸納起來無外乎內部和外部兩個方面,這兩個方面又以內部為主,外因必須通過內因才能起作用。

偉人有一個說法:堡壘是最容易從內部攻破的。

老百姓也有一個說法:天作孽不可違,自作孽不可活。

葉利欽得到了外國的扶持不假,可如果戈爾巴喬夫不糊里糊涂地迎合西方論調,干那些親者痛仇者快的蠢事,至少還有76.4%的民眾是他的群眾基礎,蘇聯和蘇共亡得了嗎?

本文所有引用都源自紀錄片《蘇聯亡黨亡國二十年祭》。

關于蘇聯共產黨是蘇聯的領導核心的憲法條文

當俄羅斯聯邦最高蘇維埃與葉利欽爭權奪利,日趨白熱化的時候,199310月民選總統竟然用坦克和大炮,攻擊了議會大廈,即俄羅斯聯邦最高蘇維埃開始要求“一切權力歸蘇維埃”的時候,總統卻向那些提要求的人民開了炮!

                                       乃夫 2019.6.3.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是美國改變了對華戰略,不是中國主動封閉起來 ——三評《鄭永年:中國會再次封閉起來嗎?》
  2. 鄭永年先生對改革開放前后的歷史缺乏客觀公允的認識 ——二評《鄭永年:中國會再次封閉起來嗎?》
  3. 《方方日記》的文本、邏輯與問題
  4. 說好的八小時工作制呢?
  5. 【4月30日】健康觀察哨:武漢市核酸檢測88.9萬人次,結果……
  6. 趙磊:官宣不盡人意,“技不如人”或“道不如人”?
  7. 這絕以不是一場簡單的追責與索賠的法律戰,而是一場血淋淋的以屠殺中國為目的的大圍剿!
  8. 秋石:文學不是荒謬——評《人鳥低飛》兼致王小妮女士
  9. 方方們真的愛國嗎?
  10. 中國必須救美國?金刻羽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1. 無為李爺:八十年代其實一點都不美好
  2. 積極信號,奔走相告:方方隊友梁艷萍被調查,希望這僅僅是開始
  3. 為什么人民日報充滿憂傷?
  4. 大學教授們的“言論自由”
  5. 黃智賢回應方方: 不屑無良 ——寫給所有中國人
  6. 急需用實際行動向美國證明中國不是好惹的
  7. 談談湖北大學調查梁艷萍教授
  8. 左大培:讓外企撤出成為好事
  9. ?孫錫良:老孫微評(教育會否香港化?)
  10. 喪心病狂的投名狀—— 評《八十國聯軍索賠之可行性研究報告》
  1. “萬萬”沒想到:搬起石頭卻砸了自己的腳
  2. 怎樣的社會主義才是未來?——張維為理論批判
  3. 論“方方”的倒掉
  4. 張志坤:中國公知集團遭遇一場政治滑鐵盧
  5. 孫錫良:這個“國際玩笑”不夠大
  6. 老田| 后文革新貴自我塑造過程考察:以方方為例看“遍地文革余孽”哪兒來的
  7. 德國為什么拒絕中國的援助?
  8. 方方日記風波似乎掩護了什么......
  9. FF的“朋友圈”
  10. 孫錫良:誰能說清方方們的別墅陳案?
  1. 從韶山沖走出來的一代女杰
  2. 建議注射消毒液殺死新冠病毒?!一天后,特朗普又改口了……
  3. 無為李爺:八十年代其實一點都不美好
  4. 無為李爺:八十年代其實一點都不美好
  5. “熱度”極低的云南大旱
  6. 喪心病狂的投名狀—— 評《八十國聯軍索賠之可行性研究報告》
德甲客场最新积分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