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爭鳴 > 網友時評

孫錫良:諾獎與濫獎

孫錫良 · 2019-10-10 · 來源:孫錫良公眾號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對科研,不能濫獎,對論文,更不能濫獎,濫獎越久,諾獎越遠,創新也越渺茫。

  諾獎與濫獎

  諾貝爾獎開獎;事實上已經成為中國人精神分裂催化劑,尤以理化生獎的開獎刺激性最大。這與媒體對中國科研不斷曝出的驚天突破無法接軌,大家總是認為,經歷了四十多年的科技春天,中國人已經到了拿諾獎拿到手軟的時刻。

  本來,拿不到諾獎,也不會是塌天的大事,搞不了原創,那咱就做后創,后創創不了,至少也可以做跟蹤。現在的問題是什么呢?是把諾獎當吊頸繩,不吊死自己不罷休,對部分管理者而言,潑冷水已經不管用了。

  國民表現呢?比學者更失理智,不光是為得不到獎發泄情緒,還要把自己愚蠢的一面亮相給世界。化學獎一公布出來,發現其中有個日本人,中國網友的留言是從頭酸到腳,說日本人跟西方關系好,所以日本人得諾獎較多,說中國比日本的鋰電池做得好很多,憑什么是日本人拿諾獎?把無知當自信發展到這種地步,國人科學素養的外在形象會好?

  象往年一樣,為了安慰自己,網絡上還是有大量“愛國青年”不忘繼續以古代“四大發明”為自豪,仍然不忘袁隆平先生的雜交水稻。有網友講,如果袁隆平先生申請了雜交水稻專利,全世界都離不開中國,任何諾獎都比不上袁先生的水稻。

  如果不提日本人靠關系拿諾獎,我倒不想寫什么東西,一提到“關系學”,就撩發我寫點感想。什么感想?有關中國的科研。

  在國家面臨內外矛盾十分尖銳的困難形勢之下,黨和政府仍然對科教事業給予了高度重視,對科研工作者給予了莫大的關懷,科研經費逐年增長。這是中國創新的希望,也是中華民族的希望。

  然而,我又不得不講,教育科研領域存在的問題十分嚴重,尤其是科研獎勵機制存在重大弊病。每年的科技大會,獎勵人數之多、成果之多、領域之多,世所罕見,要說清楚大規模獎勵的合理性和不合理性,非三言兩語可達,也就先行放下,暫用一句話歸結為:發獎太濫了,去掉九成,剩下的可能才有些獎勵價值。

  針對網友嘲笑日本獲諾獎的關系學說,今天就談點中國學者以論文為載體的關系學說。

  大學,正流行創“雙一流”,其中有一個特別重要的指標是什么?是外國人搞的ESI。

  這個指標有多重要?往小點講,與錢有關。往大點講,事關名校的生死存亡。到目前為止,全國大概只有兩所學校不為這個指標下重金獎勵,其余所有學校都在為此血拼。

  血拼,拼什么?其中就有一個最重要的手段——拼關系。

  發論文,引用論文,為什么要靠關系?不是靠科研水平、靠論文質量嗎?

  不完全。對部分人而言,甚至可以說完全不是。

  為了不一棍子打死一船人,本人還是主觀地給個有價值論文占比指標:10%。

  其余的論文價值何在?一是為自己賺獎金,二是為自己賺職稱,三是為單位賺經費,四是為單位賺排名,五是為國家賺論文總數。

  發表論文,除了質量和技巧之外,圈子是很重要的,此處不展開。

  引用論文,按正常思維,你的論文有價值,有指導性,有創新性,人家一定會參考引用。但是,大家又要明白,不能這么簡單理解,高被引作者未必是高水平科學家,這其中存在相當大一部分人是高水平“關系學家”,或者是高水平“構圈學家”。至于造假,本文還不想提及。

  什么叫構圈學家?就是構建一個讓很多人能為自己服務且自己也能為很多人服務的引用圈子。這個圈子的任務是:相互幫助,相互成全,相互評獎,相互得名,相互得利。時間一久,這個圈子里的人就都成了行業內知名科學家。

  有些人善于構圈子,但更多人不善于構圈子,那他們怎么辦?

  有辦法,管理者會教你很多辦法。某某部經常派專家到高校做ESI指標提高的技巧講座。對待科學,不必全是科學的態度,可以耍小聰明,可以用設計出來的人工“技巧”提高指標。為了指標,可以不惜代價。

  幾乎所有的重點大學,只要有爭取進入ESI排名前百分之或前千分之一的高校,基本上都是壓任務,無論你用什么方式,只要能完成任務。這樣一來,大家只能發動同學,發動朋友,發動親戚,發動學生,發動退休人員。說得難聽點,祖宗十八代的關系,你都可以用上,一切為了ESI。

  血拼ESI,是新形勢下知識分子的致富手段之一,且是最重要手段之一,一旦你利用得好,你會富得很快。不知道“ESI引用創收模式”還要帶壞多少科研工作者。我只知道,重賞之下,必有屠夫。

  在所謂崇尚科學家的大環境下,很難說論文致富是讓人變壞,因為國人都希望科學家比明星更快致富。不過,我也知道一個國際結論:你絕對找不出來一位諾獎得主是“重賞之下,必有屠夫”的驅動結果。不是真正熱愛科學的人,無論你構建多大的圈,無論你賺了多少引用次數,永遠、絕對賺不回一個諾獎。

  “重賞之外,必有屠夫”的論文引用獎勵模式帶壞了多少祖國的未來?

  無法用具體數字概括,只能用“一代代”來表征,要壞,就是一代人或幾代人,不是幾個人。

  為了ESI,本科生,碩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只要能被動員的,幾乎都被動員了,神圣的學術研究在年輕接班人心中已經成為可笑的金礦。部分學生開玩笑講:“我們不是在寫論文,我們是在為導師挖礦,我們是在用實際行動泯滅自己的良心。”

  教育為了誰?科研為了誰?祖國的未來要靠誰?諾獎就靠這樣被污染的一代代?

  我可能講得比較重,或者說有點過,但必須講出來,如果不能及時糾正這個錯誤方向,我們都將成為民族罪人。科研界當前發生的一切丑惡現象,都會記錄在案,歷史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責任人。

  對科研,不能濫獎,對論文,更不能濫獎,濫獎越久,諾獎越遠,創新也越渺茫。

  回應:

  1、有朋友問我是不是改變了文風?答:沒有,國慶的那篇文章,我已經有澄清,看到好現象,我會點贊,但僅僅局限于慶祝活動,與發展過程的其它事項不構成一致性認同。資本和用人仍然是我的觀察主視角,其余都是觀察節點。

  2、有同學跟我提及NBA火箭隊總經理莫雷事件,認為中國人在小題大作。答:我不贊成這一說法,美國人對此事有較高的統一性,中國人也應該有自己的統一性,不管你站在體育角度還是政治角度,都得有中國立場。放在正常日子,也不是特別大的事情,但放在香港敏感時刻,美國人就是在挑戰底線,不反擊,咱就是懦夫。現在,我最擔心的不是美國人,而是同胞,價值判斷的資本化和美國化,很可能讓國家觀念出現股災效應。

  寫于2019年10月10日星期四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老田:中國革命的精神遺產到哪兒去了——從1970年代三撥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說起
  2. 為什么中國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3.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黨和國家!——建黨99周年的追思
  4. 將“中共”比作“公司”是嚴重的政治錯誤!
  5. 這一去,要叫天地變了顏色
  6. 是該過緊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7. 方方女士又打“極左”了,就問你慌不慌!
  8. 莫迪姿態強硬,印度國內有些人開始擔心了
  9. 美國對香港亮出“核選項”?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樣……
  10. 郝貴生:“共產主義的幽靈”究竟是什么?
  1.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
  2. 我敢預測:要不了多久會再次聽到這些話
  3. 特朗普掐住了反華“命門”?
  4. 又一個重要標志性事件,這屆網民太了不起了!
  5. 陳伯達之子:八大關于社會“主要矛盾”的論述是如何產生的?
  6. 張志坤:中美關系,請不要在捏造文辭上下功夫
  7. 老田:中國革命的精神遺產到哪兒去了——從1970年代三撥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說起
  8. 毀人一生的待遇,降低個退休待遇?
  9. 郭松民 | 勝利1962:中印邊界問題的歷史回顧(全文)
  10. 人民為什么討厭高曉松?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錢昌明:“不爭論”,是一顆奴隸主義毒瘤!
  3. 張志坤:如此嚴重的政治問題,究竟該誰負責!
  4. “地攤經濟”還未落地就要“收攤”?
  5.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
  6. 又一個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職
  7. 賀雪峰:我為什么說山東合村并居是大躍進
  8. 邋遢道人:6億人月入一千、地攤經濟及其他
  9. ?中印邊境沖突出現傷亡,中國周邊局勢急劇惡化!
  10. 俺看地攤經濟,就像一頭黔之驢
  1. 北京知青孫立哲:我與史鐵生一起做赤腳醫生
  2. 印共(毛)舉行五年來最大規模群眾集會
  3.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
  4. 鄭永年:中國切不可在世界上顯富擺富
  5. 從盼兒到怕兒: “只生一個女孩”為何盛行東北農村?
  6. 我敢預測:要不了多久會再次聽到這些話
德甲客场最新积分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