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美國學者認為:“法西斯主義不會自己消失”

阿米·古德曼 胡安·貢薩萊斯 · 2019-10-10 · 來源:環球視野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歷史的教訓是清楚的,沒有階級的覺悟勞動者和我們的社會的廣大群眾一起可能注定重新過社會陰暗漫長的黑夜。團結、一體化、覺悟和社會主義應當加強和深化,以便應對拉丁美洲新法西斯主義的表現。

  8月3日有在埃爾帕索的沃爾馬特商場發生大規模槍擊事件不久之前,作案者寫了一份很長的宣言,認為屠殺是對他認為在“德克薩斯存在一種拉美裔人入侵”的回答。此外,他還提到一種白人至上主義者的陰謀論,如“大型更替”,這被其他的屠殺的攻擊者引述過。為了更多地了解這個問題,我們采訪了喬治·齊卡里埃洛·馬赫,他是紐約大學西半球研究所的客座教授,他從墨西哥城接受我們的采訪。2017年12月他放棄了在德雷克塞爾大學的職務,因為在一年的時間里右派的白人至上主義者迫害他,對他進行死亡威脅。在他2016年發表自己的推特文章之后威脅他,右派說:

  【“對于圣誕節我唯一想要的事情是白人的屠殺”,】

  這是白人至上主義者的意識形態的戲作。根據這種意識形態,認為白人正在被有色人的社區和非白人移民取代。

  胡安·貢薩萊斯:我們繼續檢查8月3日在埃爾帕索的槍擊事件,我們強調的是種族主義的世界視角是由射手的陰謀論供養的。他在一份宣言中對特朗普總統的說辭在某些部分做出回應,認為“在德克薩斯是一場如拉美裔人的入侵”,這個青年在宣言中推動一種白人至上主義者的陰謀理論,被認為是“大型更替”,這被其他的大規模槍擊事件的作案者引用。

  阿米·古德曼:我們的下一個被邀請者在很長時間里揭露種族主義者,以便推動這些觀點,受到右派的白人至上主義者的敵視和死亡威脅。你對發生在埃爾帕索和代頓的兩起屠殺有何反應?在埃爾帕索的攻擊中有8名墨西哥公民被殺害。

  喬治·齊卡里埃洛·馬赫:沒有很多要補充的,當然這是在很長的時間里在美國正在發生的事情的一種延續。我認為不幸的是我們正在埃爾帕索的攻擊中看到的東西是仇恨、特朗普反對移民的說辭和恐怖的具體化。將移民隊伍非人性化已經完全陷入在法國制作的白人民族主義和白人至上主義的理論。比如這些理論的一個后果是在新西蘭克賴斯特徹奇發生的槍擊案。這些理論是世界妄想狂的視角的表現,在這個視角中那些在世界上最有權力的人們,白人自認為是一種“更替”的受害者,是一種謀殺的受害者,這樣我們看到這種事情的發生從歐洲到新西蘭,然后到美國,這種“更替”的思想不僅提供了白人至上主義的暴力,而且這種理論本身對于史蒂夫·班農和特朗普政府的其他成員是特別重要的。這樣對這些事情的發生我們不應當感到驚奇。令人遺憾的是我們正在看到的事情在埃爾帕索殘暴的行動,看到這些理論如何以清楚的方式啟發這種明顯的暴力行動,伴隨著其他日常的暴力行動:準警察的監視者們在邊界殺害移民,經邊界巡邏隊之手造成的死亡,移民家族的分離和邊界政治每天發生的暴力。

  胡安·貢薩萊斯:還有槍手所說的“拉美裔人入侵”的問題,特別是在德克薩斯,因為顯然那些熟悉德克薩斯歷史的人知道先前在德克薩斯有過一場武裝的入侵,從1820年到1830年期間盎格魯撒克遜人遷移到當時曾經是墨西哥的一部分的地方。對于現在流傳和在美國人中間造成恐懼正在發生一場“入侵”的思想,您的看法如何?

  喬治·齊卡里埃洛·馬赫:這絕對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如果你認為在盎格魯撒克遜入侵后繼續并呑引起一場戰爭,是德克薩斯搶奪墨西哥,之后繼續以武力奪取曾經是拉美的墨西哥人和德克薩斯人的土地和財產。這當然是德克薩斯歷史的情況。這種理論確實是荒謬的,實際上是對我們生活的世界的投資。埃爾帕索的槍手在他的宣言中說,“我不是在挑起這事。他們才是挑事者。我是受害者。我是正在被迫采取行動的人”。這種想法現在在許多白人至上主義者的演說中出現。這有助于解釋不僅是這種理論和統治的文化利用的方式得人心—你不必說你是統治者的種族,很簡單你可以說你正在受到攻擊,你是各種歧視的受害者,以便感受到白人的這種不滿—而且也使你相信這些應當行動的槍手:面對一場災難,一場必須打擊的生物的和遺傳的災難。這是隱藏在這個槍擊浪潮背后的事情的一部分。這就是在這個時候需要我們獲取和理解的事情。

  胡安·貢薩萊斯:在埃爾帕索槍擊中被危害的8個人都是墨西哥公民。在一次記者招待會上墨西哥外交部長馬塞羅·埃布拉德認定槍擊是針對在美國的墨西哥人的“恐怖主義行動”,他說,墨西哥政府將評估是否存在足夠的證據要求引渡槍手,以便讓他在墨西哥城面對罪行。關于在受害者中間在這次事件中墨西哥公民的存在有什么背景?墨西哥總統洛佩斯·奧布拉多爾說美國必須做出更大的努力以便控制武器不加區別的出售。應當重新提出這件事,因為它不僅影響美國人,也影響墨西哥人。您如何看待這一切?

  喬治·齊卡里埃洛·馬赫:明顯的是從很久以來盡管在美國存在這種思維,由于特朗普得到加強和加劇,暴力正在以某種方式通過邊界滲透到墨西哥北部,墨西哥人知道,實際上從很久以前通過邊界將美國生產的武器大規模運到墨西哥。促成最近幾十年墨西哥暴力的增加。這是絕對清楚的事實。我相信以某種方式看到洛佩斯·奧布拉多爾政府指出這個事件是一次反對墨西哥公民的攻擊,是一次為了種族主義的和部族的目的的攻擊,是一種沒有拐彎抹角地描述正發生的事件的方式,清楚地表明這不是簡單的另一起屠殺。不是簡單的另一個有精神健康問題的人或是某人在在玩暴力的視頻游戲。這是一次因為特別的原因針對人們的攻擊。同時,我認為我們應當小心不要在美國政府和墨西哥政府之間的爭奪中迷失,不要看不到事實上大多數被特朗普妖魔化的移民是中美洲人,這些移民因為自己的貧困,穿越墨西哥,這并不總是一個安全的地方,或是接受這些移民的地方。這樣看到墨西哥政府說此事是好事。我們還應當承認移民危機要更廣泛得多,是發生在地面上的事情。重要的是理解埃爾帕索的槍手將自己看作是邊界控制的一部分,他的目標是避免人們移民。他的目的是退回到他曾經感受到作為入侵者的浪潮的時代。準警察的團體在邊界上正在做同樣的事情。這是正在迫使移民穿越沙漠。這是一條走向死亡的道路。這說的是民主的政府采取的一項更加廣泛得多的政策,我們需要面對它。

  阿米·古德曼:同樣在槍擊之后,烏拉圭為本國想旅行前往美國的公民發布一個通知,提醒他們有可能成為仇恨的犯罪攻擊的目標。您能談談在特朗普總統對待白人至上主義者的方式和對待反對法西斯主義者的方式之間的區別嗎?兩周以前,特朗普在他的推特中說:

  【“正在考慮宣布激進左派有缺點的膽小鬼的“反法西斯行動”非法,他們正在用壘球棒只是打非戰斗的人士的頭,他們是重要的恐怖主義組織。這將使它更容易地做警察的工作”。】

  特朗普想把反“法西斯行動”列入恐怖主義組織的名單。

  喬治·齊卡里埃洛·馬赫:特朗普做的事情是令人吃驚的。“反法西斯行動”是一項分散注意力的戰術。“反法西斯行動”的死亡人數是零,但是中心和最重要的事情正是特朗普寵愛和鼓勵白人至上主義者,因為這些人代表著他激進的基層一個重要的部分。他不想與他們結仇,因此比如在夏洛茨威爾事件后,他說在雙方的團伙中都有好人。特朗普總是企圖發布隱蔽的信息,利用“反法西斯行動”的其他通信方式。史蒂夫·班農是與直接卷入推動白宮的政治建議的白人至上主義者和法西斯主義的組織直接的聯系人。這種聯系是眾所周知的和明顯的。

  特朗普撤走和分散資金,避免白人至上主義者的暴力被認為在美國是重要的事情,但是他經常試圖強調所謂黑人民族主調解者和反法西斯主義者的暴力,現實和我們應當理解的事情是“反法西斯行動”曾負責在街頭的組織。它搜集信息幫助削弱和制止許多白人民族主義者組織的進展。它強迫人們,比如理查德·斯賓塞承認不能在街頭組織活動。而這是“反法西斯行動”正在做的事情。特朗普對它一直在進行破壞。民主黨人和那些力求將“反法西斯行動”與法西斯主義相比較的人也是如此。我認為我們需要向對面邁出一步,支持反對法西斯主義的組織。當然,這不是要攻擊沒有做任何事情的無辜的人,而是接受法西斯主義不會自己消失的事實。這是多次對我們說過的事情。在這個時候我們正在看到的事情是這些白人至上主義者的組織將繼續進行攻擊。“驕傲的男孩”和“歐洲身份”的所有成員都是有能力的射手。他們公開宣布仇恨,是仇恨的一部分,經常參與行動,試圖使美國成為一個更加充滿仇恨的國家。這類暴力是所有這一切不可避免的結果。

  胡安·貢薩萊斯:特朗普總統剛建議加強驗證購買武器的背景,盡管他建議將任何控制武器的立法與一次移民的改革相結合,以某種方式將這兩件事聯系在一起。您對這項令人吃驚的講話的反應是什么?

  喬治·齊卡里埃洛·馬赫:這是令人吃驚的,因為他正在企圖做的事情是找出一個這次屠殺一個主要的原因,做到好像解決了問題。現實是正是特朗普卷入了這類反對移民的說辭,將人們帶到極限,如埃爾帕索的槍手,人們將這種理論解讀成“大型更替”,這也啟發了克賴斯特徹奇的槍手,他們通過因特網讀到這些理論,然后決定采取行動。不幸的是人們應當讀埃爾帕索槍手的宣言,因為可以看到他準確地使用了特朗普的理論本身。但是還有控制邊界的說辭,這已經推銷了幾十年了,不論是民主黨政府還是共和黨政府都是如此。這類說辭清楚地有助于發生這些事件。不僅福克斯新聞,美國有線電視新聞….. 塔克·切爾森,當然是一個使屠殺和白人更替神話永久存在的巨頭,但是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發表了一篇關于美國“白人消失”的文章。這種事情以消極的方式為妄想狂滲入美國白人社會民眾的思維提供便利,在一個經濟受到破壞和因為經濟的原因而遭受痛苦的環境中,這有助于人們動員起來,被這些白人至上主義者的組織激進化,這些組織利用因特網正在發展,鼓勵人們通過網絡平臺--似乎已經被削弱—參加這類攻擊。

  【作者:阿米·古德曼 胡安·貢薩萊斯,《環球視野》摘譯自2019年8月28日西班牙《起義報》網頁,魏文編譯。】

  相關閱讀:

  西媒:新法西斯主義在世界的推進造成破壞和死亡

  迭戈·奧利維拉·埃維亞

  在拉丁美洲國家恐怖主義的進展表明一種資本主義沒有顧忌的貪婪,對價值和文化的破壞表明在世界上的一次倒退。在中東的危機和伊斯蘭國的恐怖主義運動是破壞和死亡的現實的一部分,是美國沖突激化的一部分,在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的主持下,美國威脅將把伊斯蘭國的團伙轉移到歐洲,面對不可能控制歐洲的政府,這是企圖控制歐盟的政府。

  特朗普提出的購買(格陵蘭島)遭到丹麥和格陵蘭島當局的拒絕,因此美國總統取消了預計9月對哥本哈根的訪問。

  1985年格陵蘭離開歐洲共同體,與丹麥繼續屬于歐洲共同體不同。歐洲共同體后來在1992年通過擴大該組織的競爭力之后與歐洲聯盟聯合。由于丹麥格陵蘭保持與歐盟的某些關系。但是歐盟的法律大部分不對格陵蘭實施,除了貿易領域之外。

  特朗普總統的這些擴張主義的事實標志著一個政治的和經濟的暴力的時代,法西斯主義在歐洲的推進是企圖控制世界市場的戰略的一部分,這是白人絕對權力的模式的地緣政治的一部分。它在選舉中的實施是為了一個丑角的勝利,他有能力在參議院和眾議院侵犯具有非洲裔美國人出身的人們,反對穆斯林女眾議員,不允許她們出現在以色列,實施一種反民主的機制。這些事實表現出一個厭惡女人的總統的鬧劇。

  特朗普在中東使用暴力,曾企圖破壞在伊朗的伊斯蘭國,指控伊朗擁有原子武器,但是這類能源用于它的工業增長、技術的進步和面對帝國的統治進行自衛。美國企圖控制霍爾姆斯海峽決定伊朗的軍人扣押美國的商船,美國海軍陸戰隊演習的企圖是為了制造對這個國家的包圍,這是特朗普運動的風格。但是,美國海軍陸戰隊被阻止了,輪船被控制,同時伊朗的船可以向亞洲出售它的石油,避開美國軍事的和經濟的包圍的圖謀。

  美國和歐盟反對委內瑞拉全國制憲大會的國際立場擴大了暴力和一場戰爭的道路,攻擊委內瑞拉民主的合法性。它們自己力求不承認占多數的800多萬委內瑞拉人的行動(選舉馬杜羅總統),只是將賭注下在由美國中央情報局推動的戰爭的出路上,如同中情局的局長在與墨西哥和哥倫比亞政府會晤時所表明的那樣,那是為了制造一次武裝干涉。一個引人注目的事實表明在委內瑞拉出現了美國人在一輛在從馬拉凱兵營偷竊旅行車上,還發現中央情報局的小旗和橫幅,這表明誰在進行恐怖活動,此外留給恐怖分子一些軍事裝備,帶去在這個軍事單位偷盜的長武器。

  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的立場是想推翻在職的委內瑞拉元首,以便試圖創造一個權力的真空,如同在2002年的政變中對烏戈·查韋斯總統實施的那樣。但是,那次政變行動被玻利瓦爾國家武器力量挫敗了,查韋斯總統恢復了職務。美國的計劃是像當年綁架巴拿馬國家元首諾列加那樣綁架查韋斯總統。美國破壞了半個巴拿馬城,造成數千人死亡。這場說謊的運動稱委內瑞拉存在“人道主義的危機”,比如 8月8日發生的游行號召尋找食品,這是右派和企業家的一場鬧劇,比如波拉爾公司(生產啤酒)和其他的資本家進口商,他們利用一種在任何經濟的觀點都沒有現實基礎的投機的美元,即定居在邁阿密和哥倫比亞的人命名的 “今天的美元”。

  現在美國和歐盟尋求一種最大的干涉主義,企圖制造一個(委內瑞拉)全國制憲大會是一項暴亂者的計劃的神話,是為了向馬杜羅總統提供更大的權力,將這種召集的民眾的性質放到一邊。這是壟斷的資本主義媒的圈套和運動,企圖奪取委內瑞拉的石油、戰略性的礦產和水儲備。

  這是帝國主義繼續企圖積累世界的財富,如同在伊拉克、阿富汗和敘利亞所做的那樣,現在控制也門的油井。我們面對一場新自由主義的和干涉主義的模式的世界危機,對殺害數百萬人沒有補償,比如美國對一個已經被打敗和向蘇聯投降的國家日本投放原子彈那樣。我們經歷一種反人道主義和反對人類社會的整體的現實。

  【《環球視野》摘譯自2019年9月3日西班牙《起義報》網頁,魏文編譯】

  相關閱讀:

  拉丁美洲的新法西斯主義統治者正在失去民心

  拉丁美洲的右派總是缺乏想象,一次再次重復同樣的腳本,無疑有時成功了,特別是當它的行動得到美國帝國主義公開和直接的支持的時候,為了提供此事的證據請觀察我們的歷史,由保守派進行的政變,在幾十年的時間里確立的獨裁操縱和說謊的宣傳實現了它的托付,誘導沒有政治素養的群眾,但是這也是通常在這種規模中經常看到的事情,甚至是在左派內部,當右派的行動面對有組織的人民接受右派主持的社會計劃作為自己的計劃而得到加強的時候,結果對于右派來說是一場不可挽救的失敗。對此談談古巴人民英勇的表現就足夠了。由于帝國主義的全力侵略,古巴人民做到保持尊嚴,在與實力強大的資本主義國家的全面對抗中建設社會主義的基礎。

  對于新法西斯主義右派最近幾十年在委內瑞拉遭受的失敗符合前面的情況,委內瑞拉玻利瓦爾共和國和它的社會的政府求助于社會主義作為理想和目標 ,為此提出了觀念、思想、基層的和群眾的組織形式,經濟結構,在很大程度上彌補了人民歷史的法制,因為它意味著團結、有覺悟和擁護玻利瓦爾的理想的人民的力量,能夠阻止帝國主義的每次侵略。人民加強團結保衛主權和革命的進展,用更大的毅力讓查韋斯主義和他們現在的領導人的支持者們團結起來。他們英勇地保衛自己的祖國,對于拉丁美洲其他的人民來說是一個可信的榜樣,可能阻止侵略。沒有信任和傲慢的理由,這是一個為了徹底的解放而要求一項未來的計劃。委內瑞拉與古巴一起是拉丁美洲新法西斯主義者的“阿基萊斯之痛”。

  新法西斯主義者強奪計劃的解體,或更具體地說,缺乏一項真正的治理的計劃,現在向已經耗盡和分裂的委內瑞拉右派表明,他們被迫坐到談判桌前,開始不承認極端的部門,比如胡安·瓜伊多領導的部門。但是,另一方面,右派傾向于法西斯主義,表現得更加好戰,有威脅性,強烈要求實現他們的利益。這使其變成一個更加危險的右派。當他們的方式喪失和陷入絕望的時候,他們采取的措施對于民眾階層來說損害更大。比如我們可以引述要求啟動泛美互助條約本身的例子,那是一項可能導致對委內瑞拉進行軍事入侵的條約,政變分子在美洲國家組織的大會上提出了這項要求,這個態度也是非法性的表現,因為像瓜伊多這樣的政變分子不是委內瑞拉的官方代表,甚至在國內也是如此。

  瓜伊多與哥倫比亞的準軍事人員一起散發的圖像確認了通常的準則,政變 分子在在美國厚顏無恥的支持下,總是尋求召集國家最陰暗和保守的階層以便制造不穩定,政府的支持如哥倫比亞、巴西和智利政府的支持是拉丁美洲最陰暗的階層的聯合,它們勾結起來實施不穩定,以便對本地區造成不可彌補的損害。它們堅持對政府之間良好的關系設置障礙,哥倫比亞和智利指控委內瑞拉玻利瓦爾共和國,想簡單地打開走向戰爭、侵略和死亡的道路。對此還要加上新法西斯主義的統治者們失去民心,他們的人民將逐步覺醒,要求重新政治定向,讓這些反對 民眾的政府下臺,與此完全相反的是本地區進步的力量開始緩慢的重新適應,以便以更大的強勢回到公共的光芒。委內瑞拉總統尼科拉斯·馬杜羅在玻利瓦爾的祖國享有最多的民心,正是因為他的行動有利于他的人民。

  新法西斯主義是現實的,雅伊爾·波索納羅(巴西總統)支持獨裁的血腥和懷舊的感嘆絕對不是任何游戲,或是一個不理智的人的嘆息,而是在剝削者、寡頭階級和保守的政治家中間真正的和深刻的思想。墨西哥極端右派的態度甚至 要求暗殺,以及很多其他的日常的例子,對于深化勞動群眾和民眾階層保衛祖國、尊嚴和進步的政治計劃,應當成為“投石機”使用。歷史的教訓是清楚的,沒有階級的覺悟勞動者和我們的社會的廣大群眾一起可能注定重新過社會陰暗漫長的黑夜。團結、一體化、覺悟和社會主義應當加強和深化,以便應對拉丁美洲新法西斯主義的表現。

  【作者:克里斯托瓦爾·萊昂·坎波斯是“集體抉擇”的成員,《環球視野》摘譯 自2019年9月西班牙《起義報》網頁,魏文編譯。】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司馬南:論“八角婆現象 ”
  2. 對群眾,還是不要用外交辭令的好
  3. 孫錫良:先把自己活成人樣吧!
  4. 雙石:雙爺我就知道,武漢人對方大媽不會失聲
  5. 奉勸公知:收手吧!
  6. 能否變廢為寶?——也談方方武漢封城日記的影響
  7. 企圖讓清末賠款悲劇重演!美國欲通過議案洗劫中國巨額財富!
  8. “別了,司徒雷登”——特朗普撕掉了公知們的最后一塊遮羞布
  9. 元先生M國演講實錄:誰才是抗疫主力
  10. 抓住機會,果斷出擊
  1.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2. 武漢零號病人終于找到了!果然是參加軍運會的美國軍人
  3. 某些人不能太下賤
  4. 范景剛:打贏一場戰勝美帝霸權主義的人民戰爭
  5. 諸多信號表明,我國糧食價格即將全面上漲
  6. 美國公知致特朗普的一封公開信 真相讓人吃驚!
  7. 范景剛:學習毛澤東還是學習薩達姆?
  8. 憲之:“黑色眼睛”視野下的抗疫中國 ——方方們的公知話語邏輯
  9. 張志坤:中美已到結束斗爭而求團結的時候了嗎?
  10. 會不會有“里應外合”的可能?
  1. 郝貴生:從北大李玲教授的“兩個凡是”談起
  2. 女漢學家見證毛鄧的時代差異
  3. 出人意料的政治對決
  4. 郝貴生:從“遞哨人”艾芬醫生抗“疫”經歷談“權力”的本質
  5. 吳銘:關于前三十年若干問題對某網友的回復
  6.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7. 范景剛:這是為什么?
  8. 第一批和第二批衛健委專家組全部來自北京,說明什么?
  9. 一個被放棄的走社會主義道路的中國經濟總體設計構想
  10. 武漢疫情趨好,有關部門卻做出荒唐事!
  1. 灄水農夫:紙船明燭送瘟神,人民情懷耀今古——學習毛主席《送瘟神》詩二首
  2. 美國確診數超過中國全球第一!一線醫療人士爆實際死亡遠高于統計
  3.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4. 她代表的是一個階級:揭開“武漢女作家”的面紗
  5. 一場突如其來的裁員潮
  6. 如此引進美資究竟是為什么?
德甲客场最新积分榜